🏡
PTT小說網
x
    劉育低著頭,沉默片刻,抬頭看著計知白,緩緩道:「老夫並非完人,這普天之下,完人少之又少,老夫只是凡人,所以有私心,甚至方虛聖與諸位半聖也做過錯事。情、理、禮、法,四者相通相連,但又會矛盾衝突,老夫愚笨,做不到遊刃有餘。你們既然認為證據確鑿,那就請公正處罰,老夫絕無怨言。但,讓老夫出賣方虛聖,老夫做不到!」

    計知白面帶微笑,道:「劉老先生,您可要想清楚了,為了一個死人讓自己身敗名裂、一家人陷入困境,值得嗎?」

    劉育堅定地回答:「莫說我一人身敗名裂,哪怕千萬人身敗名裂,只要保方虛聖一世英明就值得;莫說一家人陷入困境,哪怕是萬家身陷囹圄,若為方運,一切都值得。計知白,老夫勸你一句,得饒人處且饒人,人死為大,更何況是一代虛聖,功德無量。你若繼續一意孤行,萬民不容,天地不容!」

    計知白露出猙獰之色,伸手指著自己的額頭,道:「他功德無量,難道我計知白就活該倒霉碎文膽?他人死為大,難道我計知白就註定聖道盡毀?他流芳百世,難道我計知白就要遺臭萬年?」

    劉育輕嘆一聲,誠懇地道:「老夫可否說句實話?」

    「說吧。」計知白面色緩和。

    「實話實說,這些事不怨方虛聖,都是你自找的,的確活該。」劉育無比誠懇,如同認真回答問題的小蒙童。

    「放肆!」費昌大怒,猛地一拍驚堂木。

    啪……

    計知白眼中閃過一抹恨意,但隨後壓下,道:「那麼,方運既然死了,一切也是他自找的,我報復他,也是他活該!」

    劉育輕聲一笑,道:「你們當我人族無人嗎?當我人族讀書人都是窩囊廢嗎?一旦劍眉公回返,必然會重懲你們!」

    計知白哂笑道:「李文鷹?他的確堪稱同輩文戰無雙,但那又怎樣?他敵得過宗家還是雷家?他難道敢抗拒東聖閣的命令?更何況,他若敢大開殺戒,宗聖一個字就能讓他身死道消!」

    「你如此下作,難道就不想想民怨?」劉育的雙眼閃爍著睿智的光芒,他的文位或許不高,但長年累月的人生閱歷卻讓他智慧大增。

    計知白既然一愣,沒有立刻反駁。

    那費昌眼中閃過驚色,不知如何回答。

    劉育緩緩道:「連我這個老童生都知道,你所遭遇一切,未必不是民怨所致!」

    計知白沉默半晌,道:「未成大儒,未碰觸聖道邊緣,民怨並無太大影響。更何況,一旦成為大儒,便可殺妖滅蠻來消除民怨,或者請半聖出手解決。」

    「攻擊方虛聖所積累的民怨,殺妖滅蠻可消除不了。半聖雖不染民怨,但終究不是聖人,那些民怨,終究會作用在他的世家。哪個半聖會讓世家承受那般恐怖的民怨?除卻孔聖有定世之功,孔家不染民怨,連六大亞聖世家都竭力避免被民怨拖累。當年荀家與方虛聖結怨,荀家之所以妥協,甚至不惜流放長房子弟,怕的就是承載十國民怨!」

    「你以為你是大儒半聖?我計知白做事,用得著你嘮叨?」計知白冷冷地看著劉育。

    劉育嘆息一聲,道:「老夫說過,只要懲罰公正,老夫絕無怨言。但是,老夫不忍方虛聖為人族為景國創下的偌大家業,因為你們的私慾而毀壞。這寧安縣,不僅是方虛聖一人的心血,也是人族未來的方向,一旦劇變,那便是人族罪人!更何況,蠻族隨時都會打到這裡,這種時候由方虛聖的敵人掌管寧安縣,任何人都能看到寧安縣的結局!」

    費昌一愣,看了計知白一眼,隱隱有所悟。

    寧安縣在人族的地位如日中天,天天都有十國各地的讀書人前往這裡,只為堅守寧安,對蠻族迎頭痛擊。

    甚至可以說,寧安縣已經成為景國的精神屏障,一旦寧安縣被破,景國所有人必然會遭到毀滅性的精神打擊,鬥志會降到低谷,士氣全無。

    下一步,就是玉陽關,偏偏負責玉陽關的大學士童巒早就投靠柳山,玉陽關堅守與否只在柳山一念間。

    一旦玉陽關失守,蠻族就可長驅直入,抵達京城。

    到那時,陳觀海必然會與狼戮進行生死之戰,陳觀海重傷在身,必敗無疑。

    之後,慶國與武國就可聯手出擊,驅趕蠻族,瓜分景國。

    到那時,寧安縣已經化為焦土。

    到那時,方運遺留在人族最珍貴的痕迹就會消失。

    到那時,那些驚心動魄的事件會逐漸淡出人族的視線。

    到那時,人族只記得那些詩詞文章,只記得那些功績,卻未必清楚有個叫方運的人在寧安縣做過什麼。

    「一縣之利,怎比得上人族之利?若為人族,不要說區區寧安城,哪怕整個景國都可捨棄!你們這些井底之蛙,怎知我雜家聖道壯偉!劉育,我給你最後一次機會,你到底招是不招?」計知白大聲道。

    「劉育有錯,方運無罪,我招無可招。請判決吧!」劉育道。

    計知白道:「劉育,你看看這些文書,你敢說你清白無辜?你敢說你一塵不染?你不敢說!但是,你這種污穢之人竟敢理直氣壯維護方運,還自以為正直,竟然瞧不起我等,令人作嘔!」

    劉育道:「計大人,衣服同樣是臟,沾染灰塵和掉進茅坑裡,並不一樣。這些文書中都是事實,但卻無一事是謀害他人、強奪寧安巨額資產,老夫自知小節有虧。老夫並未出賣人族有功之臣,並未栽贓人族虛聖,這,便是大節不失。誰若能如聖人那般,做到小節無虧,他自然可以瞧不起老夫。老夫大節不失,就是瞧不起你們這些人族敗類、景國叛逆!」

    「來人,把劉育押進大牢!劉育,我給你三天的時間考慮!三天一過,你若依舊死不悔改,那我只能做出讓你後悔一生之事!」

    「老夫臨走前就用方虛聖的一首詩回答你。朔風吹度秦時關,鐵衣映雪夜更寒。生吞六國建功業,死卧北疆鎮河山!你們永遠不懂為何方虛聖可以作出《詠秦民》,更不知道為何他可以被萬民景仰,而你們卻被萬民唾罵!」

    計知白淡然一笑,不屑道:「可惜他死了,我還活著!」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