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方運愣了片刻,隨後一條條奇特的信息進入腦海。

    方運本能地知曉,血芒古地因為第一首傳世戰詩《大漠夜馬》的力量額外獲得文曲星的照耀,激發了血芒古地冥冥中的威力,並形成了真正的血芒意志,從而由古地向一界轉化。

    在這個轉化的過程中,方運又連續作出《月刃行天》與《破樓蘭》,再加上解決一直鎮壓血芒意志的斬龍刀碎片與祖帝頭顱,獲得血芒意志的完全認可,即將成為傳說中的血芒之主。

    隨後,方運先遭到祖帝熊犴遺留力量的攻擊,又遭到妖皇的攻擊,被誤以為是死亡,實際是被血芒意志重塑真身。

    太陽代表一界的光明,蘊含哺育一界生命的能力,於是血芒意志把方運送入血芒太陽之中,成為傳說中的大日帝君,也就是真正的血芒之主。

    方運瞬間知曉新身體的妙處,只要在血芒古地,自己的身體就萬劫不滅,而且,身為血芒之主,可以對整個血芒界進行一定程度的控制。

    現在,方運就是血芒界的主人,一言出,萬法隨。

    只要血芒界存在,而且壽命未盡,哪怕是聖人祖神也只能封印方運,無法將其徹底殺死。

    不過,一旦離開血芒界,血芒之主的力量就不會那麼強大,但是,方運的身體被血芒之力重新塑造,獲得了意想不到的成長。

    身體、文宮、文星龍爵、才氣、文膽、文心等等一切力量都已經發生變化,有的已經變化完成,比如上品奮筆疾書文心,有的還在持續變化,沒有結束。

    上品奮筆疾書終於晉陞「聖品」!

    聖品奮筆疾書的基礎力量沒有變化,但文心燈火有了兩層火焰,等於額外多出一顆只有眾聖才能獲得的文心!

    方運哪怕離濁世清蓮不知多少億里,依舊能清晰地看到,宗甘洺的唇槍舌劍架在雲照塵的脖子上,而且舌劍已經刺破雲照塵的皮膚,即將切斷他的喉嚨。

    雲照塵閉目等死,滿面平靜。

    宗甘洺臉上露出毫不掩飾的得意之色,殺死雲照塵足以震懾所有的血芒大學士,讓此次血芒古地之行更加順利。

    眾多血芒大學士心生絕望,宗甘洺的行為讓他們遍體生寒,這就是世家的力量,這就是宗家的態度。

    順我者昌,逆我者亡。

    在這種時候,方運已經無心觀察自己身體的變化,自然而然地伸出手,隔著不知道多少億里,伸指點向雲照塵。

    「汝,舉世無敵!」

    隔著億萬里,方運看到宗甘洺的舌劍被沛莫能御的強大力量反彈,同時聽到舌劍發出裂開的聲音。

    咔嚓……

    宗甘洺的君王古劍之上遍布裂痕,剎那之後,劍尖掉落。

    「唔……」宗甘洺身體一晃,忙伸手捂著嘴,大量的鮮血自口中流出,隨後,他的耳朵、雙眼和鼻子一起開始流血。

    七竅流血。

    「宗兄!」多個聖元大陸的讀書人衝到宗甘洺身邊。

    其餘人看著雲照塵。

    雲照塵被宗甘洺舌劍切割的傷口完全癒合,不留一絲痕迹,除此之外,沒有任何變化,既沒有強大的力量氣息,也沒有驚人的身體異變。

    可為什麼堂堂大學士的唇槍舌劍落在上面會被反傷?

    「怎麼回事?」

    所有大學士都目瞪口呆。

    雲照塵也不清楚發生了什麼,伸手撫摸自己的脖子,沒有摸到一絲傷口,然後去看宗甘洺。

    宗甘洺被兩個大學士扶住,雙目中一片茫然,唇槍舌劍只是開裂還有可能恢復,可現在唇槍舌劍斷開,癒合的可能性微乎其微,最嚴重的是,會影響到自身的文膽,很難晉陞大儒。

    宗甘洺呆了好一會兒,看向雲照塵,雙目噴射無盡的怒火,用盡全身力氣吼叫:「你到底用了何等妖術?」

    雲照塵本能地搖搖頭,真不清楚發生了什麼。

    「來人,殺了他!快,我要看著他死在我面前!我要看著他死!」宗甘洺徹底失去理智,明明可以輕易殺死的人,卻讓自己舌劍斷裂,聖道受阻,無法容忍。

    一旁的柴棱道:「這件事有古怪,我用普通兵器!」柴棱說著,從含湖貝中拿出一把極為鋒利的匕首,全力揮動,切向雲照塵的頸部。

    在匕首的刀刃碰觸雲照塵頸部的同時,柴棱感到手部傳來巨大的阻力,隨後匕首發出清脆的響聲,崩成碎片四濺。

    柴棱手握匕首的柄,呆立在平步青雲上,哪怕用匕首切割妖皇,只要妖皇不發力,匕首也只會被震飛而不會碎裂。

    「聖體?怎麼可能是聖體!」宗甘洺難以置信喊叫著,又驚又怕,嘴角又有鮮血流出。

    譚禾木喃喃自語:「看樣子不會錯了,傳說半聖刀兵加身,不傷分毫而刀兵俱裂。難道雲照塵是隱藏的半聖?」

    這話一出口,所有大學士為之駭然,聖元大陸的一些大學士甚至雙腿發軟。

    大學士和半聖之間的差距,遠遠大於普通人和大學士之間的差距。

    攻擊半聖,那是真正的褻瀆人族,全族都會被誅殺。

    宗甘洺是半聖世家之人,懲罰會減輕,一旦被認定為攻擊半聖,整個宗家除了嫡系血脈的長子,所有人都會被誅殺!

    一些大學士正在猶豫要不要下跪。

    雲照塵無奈道:「我不明白髮生了何事,但我知道,我不是半聖,不清楚為什麼有這種力量。」

    突然,陽光熾烈,所有人都眯上眼睛,望向地平線之上的旭日。

    太陽剛剛升起,通紅渾圓,碩大無朋,如同天地間的主宰,本來就很明亮,現在更是足以灼傷人的眼睛。

    隨後,所有人等愣住了,因為太陽的中心浮現一個人影。

    那人身穿白衣墨梅翰林服,衣袂飄蕩,洒脫自如,年約十六七歲,可雙目深邃無盡,如同蘊含一角星空。

    這少年,行於太陽之中,傳播無盡光輝,彷彿是此方天地的父親,萬般皆誕生於他之手。

    如父如君,如神如聖。

    所有大學士本能地感到敬畏,想要跪拜。

    「這不是方運嗎……」雲照塵喃喃自語。

    所有大學士一愣,那人的形象太過高大光輝,誰都沒有向方運聯想,可仔細一回憶,那人的確就是方運!

    眾人眨了一下眼睛,結果方運已經從太陽中消失。

    「應該是幻覺吧……」雲照塵揉了揉自己的眼睛。

    「絕對是錯覺!」宗甘洺兇狠地道。

    陽光收斂,變得和普通的晨光一樣柔和。

    眾人鬆了口氣,突然看到,天空突然飛來一顆流星。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