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方運道:「血芒不僅屬於我,也屬於血芒人族,無論何人,都不得進行毀滅性開採。從今日開始,我會陸續標註各個有神物的區域,分為甲乙丙丁四等區域。其中甲等與乙等區域蘊藏重要神物,由血芒殿統一處置。比如聖血玉和龍紋米,所在的區域都位列甲等。至於丙等,神物品質低或過於零散,由血芒殿頒發開採許可,授予一些家族,或者獎勵給有功之人。」

    聽到這裡,這些大學士頓時雙眼放光,甲等乙等神物地區統一分配是好事,保證了公平和公正,而丙等區域說好聽的是獎賞賞賜,說難聽的就是分贓,哪怕方運是血芒之主,也要給予眾人一些好處,不能吃獨食。

    「至於丁等,神物極為分散,設為開放區域,任何人都可前往尋找。」方運道。

    少數大學士陷入深思,最後的丁等區域,看似平平,實則異常重要,因為這給了底層民眾上升的渠道!

    甲乙兩等區域出產的神物,明顯會由聖廟統一調配,哪怕分配到個人手裡,最後也會間接用於對抗妖蠻,不能對抗妖蠻的人,得不到這些神物。很顯然,這些神物屬於上層,方運必然會是其中之一。

    丙等區域會分配給血芒古地或未來從聖元大陸遷來的家族或勢力,而這些家族或勢力要麼靠搏殺妖蠻來換,要麼用財富來交換,有的賺,會讓自身的力量更進一步。這是給予中層的甜頭。

    至於丁等,對底層民眾來說,是希望!是一條確確實實存在的上升道路。

    尤其在血芒界初成之時,兼顧各階層利益最為重要,可以貪婪,可以欺瞞,但唯獨不能切斷那條上升的道路。

    任何妄圖徹底掌控或切斷上升渠道的人,都是自尋死路。

    雲照塵道:「您貴為血芒之主,其中一部分區域應該劃分給您,成為方家萬世不易的屬地。哪怕是聖院也有類似的規定,無論誰能開拓一座古地,都會根據功勞得到相應的封地。」

    姚絡問:「方虛聖,這血芒界,最後的陸地會有多大?」

    方運思索片刻,道:「原本血芒古地相當於聖元大陸一個較大的州,現在的血芒界,最終會形成大約二十州之地。除了陸地,還會有面積多出一倍的海洋。」

    眾人面露喜色,血芒界太大了,他們這些大學士只要跟著發運,每人都會是一州的州牧,而在此之前,他們不過只是一城之主而已!

    一州有百城!

    方運突然轉身望向血芒界的東方,背負雙手,遙望徐徐升高的太陽。

    那些大學士不知道方運要做什麼,全都畢恭畢敬等待。

    片刻之後,方運緩緩道:「本聖,盡取東方!」

    雷音滾滾,瞬間傳遍整座血芒古地,每個人的魂魄中都彷彿被烙印上冥冥偉力,本能地知曉,從此以後整座血芒界的東方,都屬於方運一人。

    而且,這種力量會通過血脈不斷延續,他們的子孫後代也會知曉,那裡是方運的土地。

    與此同時,就見前方兩座山峰拔地而起,發出轟隆隆的聲音,從高空看去,呈標準的倒「八」字形。

    兩座山峰在不斷延長,竟然形成兩條連綿不絕的山脈,倒八字越來越大,最後猶如兩條山嶽之龍直達古地盡頭,隨著盡頭擴張而延長。

    兩座山脈連同古地的邊緣,圍成了一片扇形區域。

    恰好是血芒界的四分之一。

    方運身後的大學士又敬畏又羨慕,暗道好一個「盡取東方」,哪怕是半聖降臨,也不敢說這種話!

    眾人望著方運的背影,生出嚮往之心。

    大丈夫當如此!

    有朝一日,可言盡取一方!

    雲照塵讚歎道:「若後人作血芒史,方虛聖此言必當載於史書。」

    「以後,兩山之間,就姓方了。」

    方運背對眾人,遠眺東方,道:「人族無法在水下生活,我又是文星龍爵,這血芒的海域,將由我來安置水族。」

    「理當如此!」眾人齊聲道。

    這些大學士的語氣更加恭敬,無論何時何地,水族永遠是強大的力量。方運又是血芒之主又是文星龍爵,水族必然死心塌地,甚至很可能全都成為方運的私人力量!

    人族明文規定各文位私兵數量,但是,龍族可沒規定文星龍爵的私兵!

    遠古時期,最弱的星龍爵也至少統攝一界的水族。

    一旦水族在血芒古地繁衍,用不了多少年,方家的實際力量將直逼亞聖世家!

    一些大學士心中暗驚,甚至懷疑方運早就算計好一切。

    雲照塵道:「方虛聖,您既然還要在血芒古地……不,該改稱血芒界了。您既然還要在血芒界逗留一個多月,不如就草擬一個血芒殿和血芒國的章程,讓我們以後順著執行即可。我聽說了您在寧安縣的事迹,神乎其神,用來治理國家必然再恰當不過。」

    「我為何要多逗留一個月?」方運轉過身問雲照塵。

    雲照塵道:「您跟龍族有約定,或是在血芒古地留足三個月,或找到斬龍刀碎片。」

    方運道:「是啊,我已經找到斬龍刀碎片了。」

    「難道您真要把斬龍刀碎片給龍族?還不如多留一個月。」雲照塵道。

    方運道:「我與龍族的約定是『找到斬龍刀碎片』,可沒說『把斬龍刀碎片給龍族』。更何況,我本就是龍族。」

    「您這麼說倒也不算錯。」雲照塵笑道。

    眾人心道方運這是要獨吞斬龍刀碎片。

    方運卻懶得解釋,因為斬龍刀碎片已經被自己的文宮蟠龍吞下,而且文宮蟠龍陷入沉睡,無論怎麼叫都叫不醒,根本拿不出斬龍刀碎片。

    斬龍刀碎片雖強,但這東西對人族並無大用,而且斬龍刀與祖帝熊犴對抗多年,本來力量所剩無幾,最後又斬殺妖皇,力量徹底耗盡,對方運來說是雞肋,不如交給東海龍宮。

    現在拿不出來,先放一放再說。

    雲照塵臉上的笑容突然消散,道:「既然您不想逗留,理應馬上回聖元大陸,所有人都以為您聖隕,宗雷兩家恐怕已經對您的人下手。」

    姚絡忙道:「我之前聽他們說過,說什麼柳山要將您的力量連根拔起,而且準備逼景國文相辭官,同時趁李文鷹不在,接管江州。」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