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方運腳踏平步青雲,陳家眾人站在飛頁空舟之上,徐徐降落在京城的北門外。

    他們在飛行的過程中有說有笑,但是到了城門外,反而收斂笑容,一起看向前方。

    北門外不僅有陳家的馬車,還有整整兩百餘京城衙役站在門口,刑部右侍郎殷覽一臉冷意,快步迎上來,向方運等人一拱手,道:「方虛聖,得罪了。刑部剛得到消息,有人親眼看到您殺死人族進士計知白,按照《大景律》,請您隨我們去刑部衙門走一趟!」

    殷覽乃是景國翰林,更是柳山的黨羽,頗有文名。

    而在門口,還有守門的士兵和來往的行人,這些人看著方運發獃,其中不少人腰間系著白色的布腰帶,在為方運戴孝,到現在還想不通方運怎麼活了。

    讓眾人驚訝的一幕發生了,方運竟然旁若無人從殷覽身邊走過,一邊走一邊道:「想抓我?讓柳山親自來。」

    完全被無視的殷覽臉上閃過一抹羞憤,沒想到方運竟然如此瞧不起自己。

    殷覽一咬牙,跟上方運的腳步,道:「濟王殿下,法不阿貴,繩不撓曲。您哪怕貴為濟王,在景國殺人,我刑部依舊要將您繩之以法!」

    「我殺了他最心愛的學生,他都不敢親自來抓我么?整天只知道鬼鬼祟祟、蠅營狗苟,把景國交給這種人,我怎能放心?待我從聖院學成歸來,定要朝廷為之一清!」方運答非所問,向陳家的馬車走去。

    「來人,拿下濟王!」殷覽大喝一聲。

    兩百衙役看著方運,神態糾結,無一人敢邁步。

    「大膽!連本官的話都不聽了嗎?趙捕頭,你職責所在,為何不來拿人?」殷覽怒視一個身穿九品官服的魁梧中年人。

    那趙捕頭還在發愣,剎那后醒悟過來,委屈地看著殷覽道:「殷大人,來之前,您可沒說來抓活著的方虛聖啊?再說了,我們既管不到王爺頭上,也管不到虛聖身上。大人,您另請高明吧。」

    「放肆!京城乃天子腳下,無分高下,只要有罪之人,京城衙門皆可捉拿!你不想當這個捕頭了嗎?」殷覽陰狠地看著趙捕頭。

    趙捕頭看了一眼正在上馬車的方運,又看了看侍郎殷覽,一咬牙,道:「不當了!」趙捕頭說完當眾脫下官服,然後把文寶腰牌扔到衣服上,轉身進城。

    十餘個衙役竟然也脫下皂隸服,跟著趙捕頭遠去。

    「你給本官等著!」殷覽差點把鼻子氣歪,身為堂堂翰林,一國侍郎,哪裡受過區區童生捕頭的氣。

    不遠處一個路人小聲嘀咕:「方虛聖都走遠了,叫什麼叫。」

    殷覽扭頭看去,眾人呼啦啦散開,然後快步向城裡趕,一邊小跑一邊興奮地議論。

    「那真是方虛聖?」

    「錯不了,連刑部侍郎都說他是,那一定是。」

    「可方虛聖不算是死了嗎?」

    「虛聖不是一般人,死了能復活啊!」

    「說的也是!俺得把這個消息告訴俺娘,俺娘每次說起方虛聖就抹淚,現在方虛聖活過來了,她一定高興!」

    眾人快步走著,快樂笑著。

    陳家的馬車沒有前往陳聖世家,而是停在「若盧獄」門外。

    京城的監獄分四等,最上等的便是若盧獄,關押高官或文位較高的讀書人。

    第二等是上林獄,關押小官吏或秀才童生。

    第三等則是京獄,關押著普通百姓。

    第四等是虎囚獄,專門關押一些窮凶極惡的歹徒。

    方運去年入獄,住的便是環境最為惡劣的虎囚獄。不過由於方運住過,再加上查明那裡有蒙冤之人,現在虎囚獄已經被封閉,不再讓囚犯住那般惡劣的監獄。

    方運曾多次出現在景國學宮上空的光幕上,若盧獄門口的獄卒一眼認了出來,然後獃獃地看著方運,又驚又喜,同時又帶著懷疑之色。

    這些獄卒只是懷疑方運的生死,卻沒有懷疑騙子,因為京城人都認得那幾輛馬車上陳聖世家的標記,沒有哪個騙子蠢到打著半聖世家的旗號來若盧獄招搖撞騙。

    「您是……」

    「是我。」方運輕輕點了一下頭。

    「您……您不是聖隕了嗎?」為首的獄卒說話磕磕絆絆,隨後看了一眼方運身後的人,都身穿文位服,最差是進士,最高是大學士。

    「那是誤傳。」方運走到門口停下。

    獄卒小心翼翼問:「請問方虛聖,您來若盧獄有何貴幹?」

    「帶人走。」方運一臉風輕雲淡。

    獄卒露出一副果然如此的表情,隨後苦笑道:「虛聖大人,那些人畢竟刺殺左相大人,不能帶走啊。」

    「刺殺柳山有什麼錯?柳山不該死嗎?」方運反問。

    一眾獄卒瞠目結舌,方運身後的陳家人也哭笑不得,全天下也只有方運能說出這種話,也只有他敢。

    陳靖羨慕地看著方運,心中暗道,這就是有底氣和沒底氣的區別,陳聖即將隕落,陳家人生怕事後遭到更強大的世家打壓,最近越發低調,平時哪怕與左相黨有矛盾,一般也不會過於深究,只有在涉及方運等少數事情的時候,陳家才會強硬一些。

    「這……」獄卒張口結舌,竟然無言以對,臉上浮現怪異的表情,像是在說,就算方虛聖說的有道理也不能承認。

    方運道:「本聖以虛聖之身,進若盧獄,可否?」

    「可可可……」獄卒們急忙做出請的姿勢,哪敢阻攔,這種時候,與其阻攔不成得罪方運,最後再得罪左相,不如乾脆放行,只得罪左相一人。

    方運帶領陳家人邁步進入若盧獄。

    若盧獄的前庭和普通監獄不同,道路兩側有假山流水,花壇亭台,儼然是一處風景優美的園林。

    若盧獄被分割成眾多大院,每個大院都有二十間大小不一的房屋,每個囚犯都住在獨立的房間,而且他們可以隨時在大院中活動,若是離開大院才需要司獄允許。

    「帶我去關押義士們的地方。」方運道。

    「小的給您帶路,就在甲字型大小玄院之中。」

    方運易皺眉頭,道:「我知道甲字型大小的院子都很大,但也不可能住得下三百餘人。」

    那獄卒苦著臉道:「這是上官的吩咐,連司獄大人也沒有辦法,只能安排他們住在那裡。」

    方運點點頭,陰著臉,什麼都沒有說。

    方運聽說過若盧獄,甲字院都是關押王公大臣的地方,至少是翰林或有封侯爵位之人才可能被關押在那裡,哪怕很大,可三百餘人住在裡面必然也非常擁擠。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