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方運緊鄰的右手邊,坐著當今顏子世家的家主,顏寧山。

    按照慣例,每次聖院眾議,由六大亞聖世家的家主輪流主持,主持之人坐在最高位。

    現如今方運坐在首席,顏寧山只能屈居次席。

    顏寧山右邊,則是其餘五大亞聖世家的家主。

    方運與六大亞聖世家家主對面,則坐著十國的國君。

    其餘九國國君都身穿黃袍,頭戴帝冠,正襟危坐,唯有景國的小國君與一個蒙面女人坐在一起,小國君一雙黑溜溜的小眼睛不斷打量四周,每當看到方運,都露出純真的笑容。

    除此之外,坐著亞聖世家家主與人族大儒,這些人面前的桌案上都有水果與茶水。

    這些人的席位之外,有一條明顯的道路隔開,道路之外,是人族各地的大學士,他們同樣坐在矮桌案之前,只不過他們面前的桌案上空無一物。

    這些大學士只有旁聽之權,若沒有顏寧山邀請,一句話也不得說,一旦開口,必然會被趕出眾議殿,從此以後除非成大儒,否則永遠不得旁聽。

    所有非家主的大學士中,有一人是例外,面前的桌案上擺著瓜果與茶水。

    血芒界第一大學士衛皇安。

    短短几日,他已經由新晉大學士成長為格物大學士,天賦之高令人咂舌。

    孔家家主沒有在列,因為孔家家主有半聖之位。

    大殿正門一關,顏寧山便扭頭看向方運,微笑道:「方虛聖,您地位最高,不如您主持本次聖院眾議。」

    一些人輕輕點頭,顯然方運有這個資格。

    方運微笑著看著顏寧山,此人面相和善,下巴上留著稀疏的山羊鬍,一對眼睛很小,但目光中卻充滿智慧,彷彿洞見一切人情世故。

    「在下才疏學淺,對眾議並不了解,難以主持眾議。此次眾議,理當由半海先生主持。」方運道。

    顏寧山把自己的書房命名為「半海廬」,因此世稱他為半海先生。

    顏寧山微微一笑,正要開口,方運卻繼續道:「不過,在眾議前,小生想做一件事,還望半海先生應允。」

    「眾議並未正式開始,方虛聖請自便。」顏寧山毫不猶豫同意。

    「謝過半海先生。」方運說著,從吞海貝中拿出一個黑布包裹。

    在場的大儒無不目光銳利,哪怕吞海貝只露出一角,也被他們看到。

    方運提著黑色包裹,隨手拋向谷國的谷聖世家家主。

    谷聖世家家主谷俱悟面色一沉,伸手接過黑色包裹,卻不動手打開,看向方運,目光冷淡。

    谷國的翁聖世家與谷聖世家都與宗家關係密切,兩家都曾針對過方運,已經算是不共戴天的仇敵。

    方運道:「谷家主最好看一看。」

    「哼!」谷俱悟輕哼一聲,打開黑色布袋,低頭一看,面色劇變,然後立刻紮緊袋口,把黑色袋子收入飲江貝中。

    谷俱悟稍稍低著頭,盯著桌案,一動不動,再也不敢去看方運。

    整座眾議殿的所有人都好奇地看著谷俱悟,想知道裡面到底是什麼東西讓堂堂世家家主如此不安。

    方運微笑道:「這只是第一個,後面的我會陸續送到。半海先生,您請。」

    顏寧山輕輕點頭。

    方運看了一眼谷俱悟,嘴角浮起一閃即逝的笑意。

    那個黑色布袋中,裝的正是學海三傻之一谷垣的頭顱。谷垣易容進入血芒古地,刺殺方運,無論谷家如何狡辯,既然被方運得到人頭,那就是人贓並獲,哪怕半聖世家也會付出慘重的代價。

    當時方運還不是虛聖,因為凶君蒙霖堂被鎮獄邪龍控制要殺方運,逼得蒙聖世家家主自殺,現在方運地位更高,刺殺方運的罪名更加嚴重。

    眾議殿十分空曠,氣氛異常凝重。

    顏寧山輕咳一聲,環視眾人,緩緩道:「承蒙眾聖信任,老夫主持此次眾議,若有疏漏之處,還望見諒。事關重大,長話短說,本次眾議的議題便是血芒界,換言之,聖院理當如何治理血芒界。」

    此言一出,衛皇安神色暗淡,顏寧山這話太過露骨了,根本就不討論血芒界歸屬的問題,直接討論如何治理,這也表明了人族眾聖的態度。

    顏寧山稍作停頓,繼續道:「諸位可自如暢談胸中謀划,獻策獻計,助聖院一臂之力。誰有看法,可示意老夫,由老夫選擇。至於在場的大學士,除卻衛皇安,暫時不能參與眾議。」

    聽到這話,一些大學士露出遺憾之色,隨後目光更加堅定。

    眾議殿中出現短暫的沉默。

    雖然這不是最激烈的聖道經議,但事關兩界,每一句話都無比重要,沒人會魯莽地立刻開口。

    足足過了百息,才有一位大儒示意顏寧山。

    「雷廷真,你有何要說?」顏寧山點出這位雷家大儒的名字,這也是眾議的規矩,直呼姓名。

    所有人的目光集中在雷廷真的臉上,方運也看過去,那是一位白髮蒼蒼的老人,面容蒼老,但雙目極亮,極為有精神。

    「半海先生,諸位文友。血芒界乃是眾所周知的叛徒古地,此地之人篡改孔聖經典,胡亂註釋,與法家為敵,與聖院為敵,不堪造就!老朽以為,治血芒界有三策。上策,諸家齊出手,以最快的速度一統血芒,以雷霆手段彰顯聖院與眾聖天威,再剛柔並濟,拉攏與打壓兼施,明為懷柔,暗中強硬;中策,純以懷柔手段,逐漸獲取血芒民心,使其歸化人族,逐漸融合;下策,便是讓血芒自治,放棄一切權柄,將血芒界地位等同一國。」

    顏寧山輕輕點頭,道:「雷廷真所說三策,頗為有見地,雖然過於空泛,但卻指出三種方向,乃是良策。翁實,請講。」

    大儒翁實一拱手,道:「老夫看法與雷廷真相近,血芒界成化外之地多年,而我人族又正值風雨飄搖之際,當斷不斷,必受其亂。老夫看無須分什麼上中下策,聖院直接沖入血芒界,由百家派遣人員治理,恩威兼施,軟硬並用,對臣服之人加以重用,對負隅頑抗之輩斬草除根。其餘手段,是禍非福。時機稍縱即逝,若不能儘快掌控血芒界,讓其成為我人族後備之界,一旦兩界山告破,人族將被族滅!」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