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對全人族來說,方運這個提案甚至比之前閣老入選條件更加震撼,影響也更大。

    法殿名義上是血芒殿下轄的分殿,但誰都知道法殿實則是人族在血芒界的試驗田,一旦血芒法殿有效,聖院必然會在聖元大陸成立法殿。

    如果血芒法殿真的按照方運所說的方式選拔成員,那聖院法殿也會如此。

    讓各階層都參與立法,在場的每個人都不曾想過,至於讓女人參與立法,更是天方夜譚,景國皇太后雖然在這裡,但她只是國君的影子,不能以太后的身份坐在這裡。

    許多人甚至懷疑,之前的閣老人選,甚至可能是虛晃一槍,方運的真正目的是法殿人選。

    顏寧山也不管大量示意之人,苦著臉道:「方虛聖對法殿還有何等見解,一併說出來吧。」

    方運淡然道:「比如,強行給予平民三成的席位,再比如,法殿代表只能連任兩屆,一屆五年。由於法殿代表位高權重,其九族三代之內禁止入選法殿,以防形成暗中的世襲。」

    許多人用複雜的目光看著方運,完全不明白為什麼方運的目光竟然如此長遠,一眼看透法殿可能出現的問題,然後用嚴苛的手段預防。

    顏寧山聽著方運的話,突然明白眾聖為何要把血芒界之事下放到眾議殿,因為整件事太複雜了,稍有不慎就可能影響兩界甚至留下污點,眾聖都不想處理,再加上一個方運,又複雜百倍。

    顏寧山輕咳一聲,道:「法殿人員入選條件……再議!」

    一些人伸手揉了揉太陽穴,誰都沒想到,本次眾議竟然會複雜到這種程度,連堂堂亞聖世家的家主都覺得是燙手山芋。

    許多大儒一副頭疼的模樣,有更多人示意顏寧山,包括一些不曾發話的家主。

    顏寧山卻不給那些人任何機會,道:「下面,一項一項表決,是否給予法殿在血芒界的立法權。此議案不涉及人選問題,只涉及法殿的權力……」

    接下來,顏寧山學聰明了,只選擇爭議不大的議案表決,若是有人提出爭議很大的議案,他只說兩個字。

    「再議!」

    一項又一項議案進行表決,有的通過,有的被否決。

    太陽落山,顏寧山掃視全場。

    「諸位,今日眾議即將結束,老夫有話要講。血芒界之異變,方虛聖身在其中,並且建立兩界通道,與血芒意志關係匪淺,又與血芒界眾多大學士交好。依老夫之見,方虛聖理當在血芒殿任職,只有他,才可以擔任兩界特使,讓兩界交流更加通暢,最大限度避免意外。所以,老夫提議,由方虛聖擔任血芒殿首席閣老,併兼任法殿掌院。諸位可隨意討論。」

    顏寧山話音剛落,眾議殿一片喧嘩。

    翁實道:「我反對方運擔任血芒殿首席閣老!閣老之位必須由大儒擔任!」

    「方運乃是虛聖,地位在大儒之上,自然可擔任閣老,這點毫無疑問!」

    「虛聖並非文位,只是封號而已,自然不得擔任閣老!不過,方虛聖倒是法殿掌院的最好人選。」

    「法殿掌院理當由血芒殿九位閣老決定,就不要在眾議殿討論。」

    「說來說去,又繞了回去,是否只能由大儒擔任閣老?」

    「我支持至少是大儒才能擔任血芒閣老,虛聖高於大儒,所以方虛聖可擔任。」

    眾人開始了爭執。

    好在眾議殿內力量無法外放,否則的話,這些大儒僅僅爭吵引動的天地元氣,就能夷平方圓數十里。

    眾人又爭了半個時辰,還是沒有結果。

    顏寧山命令眾人收聲,然後道:「血芒殿首席閣老的地位過於重要,那麼老夫更改議案,提議方虛聖擔任血芒殿次席閣老,任期十年,待血芒界度過十年,再由眾議殿決定方虛聖去留。」

    許多人恍然大悟,顏寧山本來就是想讓方運擔任血芒殿閣老,但又怕反對之人過多,乾脆假意讓方運擔任首席閣老,接著後退一步,這樣許多人的態度也會軟化。

    一些人很不滿意方運擔任血芒殿閣老,但也不得不承認,兩界人族的確需要一個紐帶,目前除了方運,沒有任何別的人選,除非讓半聖親自上陣,但那是不可能的事。

    於是,眾人開始對方運是否能擔任血芒殿次席閣老議案進行表決,最後高達九成的人贊同,通過這項議案。

    方運輕輕搖頭,沒想到血芒殿還未正式成立,自己就成了閣老。

    隨後,顏寧山提議方運暫代法殿掌院,主持法殿,這一次反對的人較多,但提案依舊獲得八成一的支持率,通過議案。

    表決完,顏寧山宣布今日眾議結束,明日再議,這次方運也不管別人,搶先與陳銘鼎離開聖院,進入陳家別院。

    半刻鐘后,方運坐上陳家的馬車,前往孔家酒樓。

    孔家酒樓乃是聖院第一大酒樓,佔據整整一條街,數不清達官貴人進進出出,門前車水馬龍,人聲鼎沸。

    夜幕下,整條街掛滿了大紅燈籠,猶如白晝。

    馬車停在孔家酒樓相對安靜的後街,方運一下馬車,酒樓的護院就認了出來,滿面激動。

    「請……請……您請……」護院連完整的話都說不出來,得見虛聖,那可是天大的榮耀,是可以炫耀一輩子的事。

    方運笑了笑,賞了護院二兩碎銀,推門進入早就定好的小院。

    木門吱嘎一聲打開,就見院子中擺著三張大圓桌,圓桌之上鋪著大紅的喜慶桌布,近三十人分別圍坐在三張圓桌邊,本來有說有笑,現在突然扭頭看向後門。

    「方運!」眾人驚喜叫道,齊齊起身。

    這裡沒有人稱呼方虛聖。

    方運臉上露出開心的笑容,猶如普通少年人一樣,掃視一張張熟悉的面孔。

    顏域空、李繁銘、華玉青、韓守律、賈經安、孫乃勇……

    方運彷彿又回到了當年,沒有絲毫虛聖的架子,手持紙扇輕輕扇動,邊走邊笑道:「聖墟的時候,你們賭我在三年內能否進入大儒獵殺榜前二十,輸的一方請吃蛟龍宴。李繁銘,如果我沒記錯,你家的大兔子都比你聰明,它賭我能進入,而你賭我進不去。現在未到三年,賭局已定,今天的蛟龍宴,合當你們出錢。」

    李繁銘大聲道:「聽到沒?我就說方運必然惦記著這事,肯定捨不得請咱們吃蛟龍宴!」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