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夜宴結束,眾人散盡,只有河水東流,去而無回。

    在陳家別院吃過早飯,方運再次前往聖院,開始第二天的眾議。

    一些大儒或家主見到方運,已經不像前一天那般熱情,反而一個頭兩個大。

    方運昨天提的兩個議案,都出了大岔子,眾聖否決,顏寧山再議,不知道今天又會出什麼事件。

    未等進入眾議殿,方運就收到陳銘鼎的暗中傳音。

    「老夫剛得到消息,翁實與雜家人昨日竟然連夜遊說各方,堅持血芒殿閣老必須由大儒擔任,如果不出意外,今天贊同的依舊超過七成,絕不允許血芒大學士染指閣老。」

    「您怎麼看?」方運傳音問。

    陳銘鼎輕嘆一聲,道:「若非因為你,老夫必然贊同,此事……我看不如緩緩,等您地位再高一些,等血芒界出了大儒,可重定閣老入選條件。」

    「我做不到。」

    方運的回答異常堅定。

    血芒殿閣老之爭,為了血芒界,為了血芒人,也為了自己。

    「罷了……」陳銘鼎不再勸說。

    「方虛聖,昨日蛟龍宴吃的如何?」翁實站在眾議殿門前,微笑望著方運。

    眾多人停下腳步,望向方運。

    方運繼續向前走,微笑道:「不錯,孔家的菜果然好吃,等有機會,我在血芒界養一些蛟龍,有空就吃,強身健體,或許多年後,人人都吃得起蛟龍,人人都力大無比,遠勝妖蠻。」

    「方虛聖當血芒界是自家開的?」翁實道。

    衛皇安看了一眼方運,差點想要替方運回答「是的」。

    「翁大儒今日紅光滿面,莫非昨日做了什麼好事?」方運問。

    「看來方虛聖已經知曉,明人不說暗話,為了您的文名著想,我看今日您還是贊同提案為好,否則,當您看到九成贊同,唯獨您幾個人孤零零地否決,傳出去對您文名不好。」翁實微笑道。

    「沒關係,眾聖為了避免我文名有損,會繼續否決。你們敢贊同幾次,眾聖就敢否決幾次!」方運面帶微笑,但聲音里似是有兵器交鳴。

    「既然如此,那咱們便看看今日表決結果!老夫不信眾聖次次站在你一邊!」

    「我信。」方運道。

    「哼!」翁實一甩長袖,轉身邁入眾議殿。

    眾人陸續進入眾議殿,部分人已經離開聖院,在各地利用聖廟把神念投入到眾議殿中,照常參與。

    方運坐於首席,眼帘低垂,如老者垂釣,紋絲不動。

    本次眾議主持者顏寧山看了方運一眼,環視所有人,緩緩道:「昨日眾聖否決,欽定再議,那今日的第一項表決,依舊是『血芒殿閣老只有大儒才能擔任』這個議案。老夫話不多言,經過一夜,諸位必然考量更深。表決開始。」

    光化竹牌,落在每個列席之人面前。

    幾乎沒人猶豫,很快便做出決定,數息后,所有的竹牌飛到高台之上,背對眾人。

    所有人望著密密麻麻整齊排列的青色竹牌,靜靜等待。

    一息、兩息……十息、二十息……

    足足過了三十息,出現了與昨日相似的一幕,高台突然湧現無量金光,逼得眾人閉目,等睜開眼,青色的竹牌全部化為細粉,徐徐灑落。

    但是,和昨天不同的是,上空浮現兩個金色大字。

    再議!

    聖筆親書,半聖欽定。

    兩字堂皇,官威十足,甚至力壓十國君王。

    眾人明明早有準備,可臉上依舊浮現出震驚之色。

    昨日雖有否決,但半聖並未親書,是顏寧山根據眾議殿的規矩判斷出來,這一次半聖親書,相當於半聖親自發話,任誰都看得出來半聖們的不滿。

    兩個金色大字,就是一份極為嚴厲的警告。

    半聖在警告誰?警告贊同的,還是警告不贊同的?

    宗家等雜家家主與大儒最為吃驚,慶國大儒和慶君也一般無二。

    方運盯著金光大字仔細一看,認出兩字出自誰人之手。

    現任東聖宗莫居。

    震驚過後,許多人驚詫莫名,懷疑是宗莫居否決,但轉念一想,東聖統管聖元大陸一切事務,這種時候只能由東聖出面書寫,哪怕他反對,也不能違背眾聖決議。

    顏寧山無奈道:「東聖親筆否決,結果不用多說,此議案明日再議。」

    方運緩緩道:「我說過,只要贊同提案的人超過七成,眾聖必然會否決。你們明日若都反對這提案,眾聖必定不會否決。眾聖目光長遠,自然明白我的苦心,血芒界需要血芒人閣老,人族也需要血芒人閣老。」

    一時間眾議殿竟然無人說話,雖然無人知道真正的表決結果,但都能猜到。

    顏寧山面無表情,問:「翁實,你有話便講。」

    翁實愕然,道:「半海先生,我未示意您啊?」

    「哦,入眾議殿前你所言我還記得,老夫以為這種時候你會有話對方虛聖說。」

    翁實一聽,啞巴吃黃連有苦難言,看來顏寧山對兩次眾聖表決不滿,不是對結果不滿,而是因他主持的眾議連續出現兩次眾聖否決而不高興,翁實又在開始大放厥詞,等於撞到槍頭上。

    顏寧山輕嘆一聲,道:「閣老入選條件,明日三議!事到如此,諸位理當體諒眾聖苦心,明日萬萬不可再逼眾聖否決!」

    眾議殿的溫度好似驟然降低,顏寧山終於感到了壓力,不想讓眾聖再度否決。

    若是出現眾聖三次否決,這件事就會一發不可收拾,一旦泄露出去,人族必然會以為眾聖與十國世家有了裂痕,人心惶惶,對人族大為不利。

    再一再二,不能再三再四!

    顏寧山把話說的如此明白,眾人焉能不知,一些大儒和家主輕輕一嘆,明日只能反對議案支持方運。

    但是,還有一些大儒和家主面色陰沉,並不准備妥協!

    「哦?翁實,你現在想說了?請講。」顏寧山道。

    翁實深吸一口氣,緩緩道:「若眾聖降下聖諭,命令血芒殿閣老可由血芒大學士擔任,我等絕不反對。但眾聖既然把表決權下放到眾議殿,即使眾聖不滿,老朽也要堅持自身,絕不改弦更張!老朽再次聲明,血芒閣老之位,萬萬不可允許血芒大學士擔當,稍有不慎,人族萬劫不復!」

    「翁實,少用你的鼠目寸光衡量本聖之遠見,人族的前途,輪不到你這張臭嘴來詛咒!若是人族在血芒古地安如磐石,你會詛咒你全家萬劫不復?」方運厲聲呵斥。

    「你……」翁實無言以對。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