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眾人默然,把大儒罵得跟孫子似的,這種情況可不常見。

    半聖不至於開口罵,同為大儒也不好罵,唯獨方運這個身份罵起來毫無問題。

    偏偏方運罵的理由沒錯,翁實只能受著。

    「眾議殿中注意措辭。眾議繼續。」顏寧山道。

    接下來,有關血芒界的議案一項一項出現,重要的會引發討論甚至爭論,不重要的即刻表決,或通過,或被否決。

    因為眾聖兩次否決,許多人有些心不在焉,對於一些可通過可不通過的議案,都會通過。

    不知不覺,許多有益於血芒人的議案被通過。

    午休之後,眾人回到眾議殿繼續。

    臨近傍晚,一場表決之後,翁實得到顏寧山的同意后,開始發言。

    「方虛聖,老朽有一事不明,聽說您所成立的『寧安商會』將把持兩界的一切交易?」

    方運道:「此乃謠傳。聖院與血芒界的交易,由聖院與血芒殿協商,寧安商會不會插手分毫。有些非常貴重的神物關係人族安定與否,理當全部交給聖院,並由聖院分配,寧安商會豈能插手?」

    「如此說來,聖院之外兩界的所有交易,都由寧安商會決定?」翁實道。

    方運微笑道:「也不能這麼說,兩界交易,能者居之。我寧安商會可以涉足兩界交易,其他人也可以涉足,至於能不能成功,於我寧安商會無關。更何況,寧安商會不是我一人之商會,甚至不是寧安城一地之商會,只要有足夠的資格,各世家、各國甚至對兩界有功之人,都可加入。」

    「哦,需要何等資格?」翁實道。

    衛皇安暗中給方運使眼色,翁實明顯是在套話,然後想方設法攻擊。

    方運卻滿不在乎,微笑道:「首要條件就是,得血芒意志認同。至於別的,以後會有細則,但都會嚴格遵守聖院律法,絕不會惡意競爭。」

    衛皇安本來害怕方運中圈套,可聽到這裡放心了。

    「方虛聖,既然您在眾議殿說出,以後可不要反悔!」翁實道。

    「絕不反悔!」方運語氣無比誠懇。

    翁實一拱手,道:「老夫本來想提出議案限制寧安商會,畢竟此商會專司兩界交易,既然寧安商會不會阻撓其他商會進入血芒界,又允許他人加入,老夫便放棄提案。」

    「繼續下一項議案!」顏寧山道。

    月落日升,一天慢慢過去。

    眾議第三日。

    方運一大早進了眾議殿,發現眾議殿的氣氛明顯不對,一些家主、國君與大儒都面色沉靜,至於旁聽的大學士大都面有憂色。

    方運目光掠過所有大儒。

    人族第一大儒衣知世在聖塔閉關修習,沒有參與眾議。

    李文鷹在荒城古地歷練,也沒有參與。

    除此之外,還有少數大儒也不在場。不過,方運發現今天多了一位大儒。

    不言大儒孔祥熙。

    這位孔家大儒背景神秘,只知道是孔家人,常年坐鎮孔聖古地,很少出現在世人面前,方運在景國大儒檔案中見過此人,而且景國竟然沒有他在翰林之後的畫像。

    這位大儒雖然很少現世,但名氣卻一點不小,因為他修鍊的是「不言劍」,自成進士之後,一句話也沒說過,唇槍舌劍也從來沒用過,甚至連開鋒詩都沒有寫過。

    據說在他唇槍舌劍練成的時候,孔家大儒親自為他施加一首藏鋒詩。

    從那開始,他的唇槍舌劍一直在積蓄力量,力量在不斷增加,若時間無限,那他必能孕育出斬滅諸天萬聖一擊!

    孔祥熙年近百歲,成進士八十年,一旦用出唇槍舌劍,必然石破天驚。

    甚至有人猜測,孔祥熙其實是孔家培養的秘密精銳之一。

    在孔家,有一些專門修鍊不言劍的讀書人,一生也不說話,一旦外放唇槍舌劍,便是一生最輝煌的剎那。

    當年兩界山大戰,人族一時不慎,眾聖被阻,十頭大妖王率領近百妖王偷襲得手,眼看就要攻上城牆大開殺戒,二十位蒼老的翰林突然出現,各自書寫開鋒詩。

    開鋒詩成,舌劍縱橫,浩蕩如江河。

    二十翰林劍,光耀三千里,斬盡百妖王。

    在無數人族與妖蠻的注視下,二十位翰林面帶微笑,身體化為劍光,徐徐消散。

    孔祥熙覺察到方運的目光,輕輕點頭,方運立刻微笑點頭回禮。

    不多時,眾人到齊。

    顏寧山的氣色也與平時不一樣,面色明顯比前兩日更沉重。

    「今日三議,諸事大抵確定,只餘一些繁瑣議案和……閣老入選條件。此乃人族歷史上前所未有,人族有三議之議案,卻無被眾聖兩次否決之議案。這第三議,關係重大,望諸位慎之又慎!」

    在昨夜,方運就收到消息,雜家等一些人在全力運作,推動眾人支持這條議案通過。

    「話不多說,請表決!」

    顏寧山話音剛落,青色竹牌落在眾人面前。

    這一次,只有不到半數之人立即下筆,更多人手持毛筆,猶豫不決。

    旁聽的大學士們唉聲嘆氣,自己遇到這種情況也會猶豫不決。

    為了眾聖,為了避免三次眾聖否決,該不該違背自己內心?

    自己能否相信方運所說一切?

    該如何選擇?

    許多人的餘光發現,一位大儒突然閉上眼,隨手把竹牌向上一拋。

    哐當一聲,竹牌落在桌面上,那大儒睜眼一看,自言自語:「正面,那就寫上『可』,天命註定,非我之過,。」

    許多人哭笑不得,能把大儒逼成這樣,實在太不容易了。

    不過,許多大儒受到啟發,竟然利用各種手段決定,不多時,所有竹牌飛到高台之上,整齊排列。

    眾人屏住呼吸,靜靜地等待,這次三議可比前兩次重要百倍,一旦眾聖再否決,必生禍端。

    一息、兩息……

    眾人本來準備等個三四十息,可所有竹牌突然發光。

    白光,五成三。

    紅光,二成五。

    綠光,二成二。

    棄權者達到恐怖的百分之二十二。

    顏寧山好像怕這個結果再被眾聖否定似的,快速道:「議案竹牌不足七成贊同,此議案不通過!根據之前約定,血芒古地大學士可擔任血芒殿閣老!此議案終結,除非聖裁,否則永不重議!」

    許多人鬆了口氣,哪怕一些人明顯不喜歡這個結果,可還是如釋重負的樣子。

    方運展開手中的扇子,面帶微笑,輕輕扇動。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