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翰林殿屹立於聖院西側,是一座高大的石制建築,高達十餘丈。

    翰林殿通體灰白,十分樸素。

    因為即將過年,通往正門的階梯上僅僅站立著兩位進士,門前沒有翰林進出,看來就算有人在翰林殿里修習,也不超過百位。

    那兩個進士見到方運,先是一愣,隨後目光中閃過一抹怒意,沉著臉,抬頭挺胸,從高處俯視方運。

    直到方運拾級而上,兩個進士才恭恭敬敬彎腰九十度作揖。

    「學生見過方虛聖。」兩個進士大聲喊叫,中氣十足,但卻不像正常問候。

    方運輕嗯一聲,已然明白。

    聖院許多聖地都需要有人看守,一般都由東聖閣閣老委任,而且報酬豐厚,能接觸到人族最優秀的讀書人,向來是最受歡迎的職位。

    聽口音這兩人是慶國豐州人士,而宗家也在豐州。

    方運邁步向前,左面的進士恭恭敬敬道:「方虛聖,在下未曾在翰林殿的名單上見過您,您這是第一次闖翰林殿吧?」

    「的確。」方運也不看兩人,繼續向上走。

    「那預祝方虛聖馬到成功,一日連破七殿!」那進士道。

    方運話也不說,繼續邁步向前,從兩人中間穿過。

    兩個進士相視一眼,右面的進士突然輕笑道:「方虛聖成翰林不足半年,哪可能連破七殿,我看啊,頂多也就闖過一殿,能不能闖過第二殿都不確定,說闖過第七殿,實在有拍馬之嫌疑。」

    左面的進士淡然搖頭,道:「這可說不好,我看啊,方虛聖絕對不會像那些凡夫俗子一般,必然會一口氣連衝到七殿。」

    「我絕不相信,他做不到!他要是做到,我把自己的鞋子吃掉!」

    「那咱們就看看,最後到底誰說的對。」

    方運只是笑了笑,完全不在乎兩人一唱一和地激將,甚至都懶得去嘲笑。

    翰林殿的經歷非同小可,寧可多次失敗,也不能一口氣衝上七殿。許多古地的翰林往往是達到翰林巔峰后才初次闖翰林殿,哪怕有人能一口氣闖過,也會少則分七次、多則分近百次,即使耗盡文墨或軍功也在所不惜,一定要把基礎打牢。

    方運步入翰林殿正門。

    在兩腳站在翰林殿的一剎那,方運感到無形的力量壓在自己身上。

    隨後,方運發覺自身的體力在消散,甚至肌肉、血脈和骨骼中的力量也在消散,那龍珠、文星龍爵、血芒之主等等賦予他的所有力量,在兩息后無影無蹤!

    聽力、視力、嗅覺、反應能力等等所有能力全部降低!

    方運低頭看了看自己的雙手,用力握拳,感到自己身體的力量連正常的十分之一都沒有,完完全全就是一個普通新晉翰林的身體。

    隨後,方運只覺頭腦微涼,一股無形的力量降臨,封鎖文宮蟠龍!

    接著,那力量滲入文宮之中,文宮的力量流失,削弱到新晉翰林層次。

    文宮穹頂的文宮星辰、文曲星碎片等等所有力量,被黑影遮住,失去與方運的聯繫。

    文膽輕輕一動,力量迅速下降,由三境固若精金,降到二境堅如磐石,再降到一境韌如草木,最後竟然跌破一境。

    五道才氣煙柱,一道接一道消散,最後只留一道才氣煙柱,並且還在慢慢消散,最後才氣只剩一寸高。

    才氣還在繼續變弱,方運的才氣原本才氣如流,凝實稠密,可現在迅速變成霧狀,退化為最普通的才氣。

    在才氣削弱的過程中,一條由黑色文字組成的聖文憑空浮現,如同一條黑色綢帶纏住真龍古劍,將其封印。隨後,一把普普通通的白色翰林古劍出現在方運的文宮中。

    文心,全部被封印!

    法家法典、兵家兵法、醫家醫書和史家的史冊,也全都被封印。

    方運感受到前所未有的虛弱,同時生出一種強烈的危機感。

    不過,方運知道這就是翰林殿,壓制一切力量,所有人都站在同一起跑線上!

    無論是寒門還是富戶,無論是望族還是世家,無論是天才還是凡士,只要成為進士巔峰后,便有機會進入翰林第一殿,通過戰鬥獲得感悟,獲得成長,從而晉陞翰林。

    晉陞翰林后,要不斷闖翰林殿,只有闖過第七殿,才能獲得足夠的積累,才有機會衝擊大學士。

    翰林殿原本不是這個樣子,但眾聖為了讓人族戰勝妖蠻,不得不改變翰林殿,學習妖族的妖侯平原,讓七座翰林殿成為戰鬥之地,考驗人族,也能增強人族。

    在妖蠻大軍壓境的現在,高文位讀書人若沒有強大的戰鬥能力,便毫無用處!

    翰林殿是最明亮的鏡子!

    一個威嚴的聲音憑空響起。

    「你可做好準備?」

    方運道:「不曾,我的真實力量與現在差距太大,我至少要熟悉一刻鐘的時間。」

    「一刻鐘后,第一殿正式開啟。」

    方運立刻開始活動起來,行走、小跑、甩臂、踢腿等等,悲哀地發現,自己現在的身體強度也就相當於普通妖民而已,而原本的身體單憑力量,都可以輕易打死不用妖力的妖帥。

    身體變弱,書寫速度、反應能力、移動速度等等將全部受限,若是不能快速適應,一旦陷入戰鬥中,會在第一時間陣亡。

    方運在適應身體的時候,口吐唇槍舌劍,然後悲哀地發現,新唇槍舌劍和真龍古劍比,簡直就像隨時能崩潰的脆餅,而且飛行速度竟然達不到一鳴!

    稍微有點天賦的翰林,才氣古劍必然一鳴,從而形成才氣劍音的力量,可這把劍做不到。

    方運苦笑著控劍,越發頭疼,如果說之前操控真龍古劍如同左手摸右手,熟悉得不能再熟悉,那現在和這把唇槍舌劍的關係就像是第一次摸戀人的手,完全把持不住。

    隨後,方運停下運動,神念一動,面前出現普通的筆墨紙硯,於是書寫最基本的戰詩《石中箭》,寫到一半,方運就無奈了。

    不能使用奮筆疾書文心也就罷了,沒有傳世寶光,沒有原作寶光,沒有書法二境和筆墨等等帶來的所有附加力量!

    「真狠啊!」

    方運甚至感覺,自己在舉人的時候,都有機會幹掉現在這副身體。

    方運心裡想著,無奈地熟悉新的身體,新的力量。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