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方運與農殿之人分開,召見血芒界所有大學士,把眾議經過詳細說明一番。

    「我已儘力。」

    最後,方運說出四個字。

    血芒大學士們長長一嘆,全都感謝方運。

    在聖院絕對的力量下,方運能為血芒界爭取到政務獨立和四位閣老的席位,已經是極致。

    除了方運,任何人都做不到。

    隨後,方運發布血芒之主聖諭,命令血芒大學士儘快組建血芒國,為將來打基礎。並明說,在過年後,會派遣部分聖院讀書人前來,改變血芒界的禮法、教化、風俗等各方面,讓眾人務必配合。

    做完一切,方運又去了一趟長樂街雲家,雲家上下如同迎接半聖一般莊重,方運反倒失去興趣,與雲菏等一些熟人聊了一刻鐘,便起身飛到高空,準備離開。

    在準備離開之時,方運扭頭望向青揚城的方向。

    青揚城少了一位大學士連平潮,多了一個瘋子。

    「早知今日,何必當初。」

    方運消失在原地,只余他的聲音徐徐回蕩,慢慢消散。

    回到聖院,方運繼續讀書學習。

    大年三十和初一,方運都陪著楊玉環和家人,初一當天去了一趟孔城的孔廟,和所有人一樣排隊祭拜孔聖,足足排了兩個時辰才輪到。

    大年初一的孔城非常熱鬧,方運沒有喬裝,與家人一同在孔城遊玩,路上的人都行禮問候,很少一直跟隨堵路。

    走到一處驛站前,道路擁堵,方運停止腳步,抬頭一看,驛站門口裡裡外外圍了許多人,不知在看什麼,似是有爭吵聲。

    方運沒有動用特權,拉著楊玉環的手正要轉身從側面的小巷離開,就聽前面有人大喊:「方虛聖就在那裡,你們為何阻路?快快散去!」

    方運看了一眼那人,應該是孔城官府的人喬裝,避免出現意外。不過,這裡可是孔城,除卻聖院,孔城的聖廟最強,甚至有孔子意志存在,妖蠻逆種絕無任何機會出手。

    「有虛聖在?真的假的?」

    前方圍觀堵路的人齊齊轉頭,望向方運。

    「方虛聖過年好!」

    「學生給方虛聖拜年了!」

    有的家長領著孩子,讓孩子給方運磕頭。

    方運點頭示意方大牛,就見方大牛帶領方家的下人給磕頭的孩子發紅包,動作熟練。

    一路上,方運已經發了數千個紅包,一路走一路買紅包。身為虛聖,在大過年看到孩子磕頭不可能不給紅包。

    前方正發著紅包,就聽驛站門口有人大聲喊:「正好,方虛聖來了!那就讓方虛聖評評理,憑什麼當兵的可以插隊買馬車票!來,你不是牛氣么,你有本事在方虛聖面前再說一遍!說啊!」

    眾人分開,就見一個壯漢揪著一個青年士兵的衣領,那壯漢正氣凜然,青年士兵滿面恐慌。

    「我錯了!我再也不插隊了!」青年士兵慌忙求饒。

    「現在認錯,晚了!」那壯漢一仰下巴,趾高氣揚。

    青年士兵望著方運,露出哀求之色。

    那壯漢得理不饒人,大聲道:「方虛聖,您給評評理!」

    方運收起扇子,微笑道:「大過年的,何至於為這點小事爭執?我本想說此事算了,不過,這位士兵小哥,士兵有專屬驛站口買票,你為何要插隊去其他地方。」

    青年士兵苦笑道:「啟稟方虛聖,我就是在士兵專屬驛站口買票,一看前面排著的人都不是士兵,為了回家見生病的母親,一時糊塗,就插隊買票。還請方虛聖饒過小的,小的再也不敢了。」

    「哦?士兵專屬驛站口本來只讓士兵買票,非士兵不得使用,你們不知道嗎?」方運望向那壯漢。

    那壯漢一愣,理直氣壯道:「這幾日用驛站馬車的人多,買票的士兵少,我們暫時用一下他們的也無妨。」

    方運道:「各地律法明文規定,只有士兵才可使用專屬驛站通道,既然你們有錯在先,那士兵插隊搶先買票並無過錯。」

    「您這話說的……」壯漢說不過方運,但覺得方運的話沒道理。

    周圍站著許多人,聽到方運的話都皺起眉頭,總覺得方運的話既有道理可又沒道理。

    敖煌就在一邊,頭頂紅色小帽子,身上穿著紅色小棉襖,格外可愛。他疑惑地看著方運,平時方運都是為民請命,這次怎麼偏向士兵。

    「這位大哥,你向士兵小哥道個歉,我看就算了。」方運微笑道。

    那壯漢一聽要給青年士兵道歉,一挺脖子,道:「方虛聖,俺們敬重您,可您也不能不把俺們當人啊!同樣是人,憑啥他一個當兵的說插隊就插隊,俺服您,但俺不服您這個理!」

    圍觀的許多人輕輕點頭,但都沒有聲援壯漢,畢竟方運是虛聖。

    方運也不生氣,笑道:「理越辯越明,你服不服並不重要。不過,你可知道各國為何設士兵將領專用驛站口?」

    「切,還不是慣著這幫當兵的,給他們特權!」壯漢語氣頗為不屑。

    那青年士兵滿面通紅,卻不知如何反駁。

    方運臉上帶著淡淡的微笑,卻不客氣道:「無知!」

    壯漢和許多人愕然,堂堂虛聖這種語氣絕非尋常。

    方運道:「士兵職責所在,經常位於離家極遠的地方,不像普通人有許多假期,就算有假期,也只准在營地周圍,不準遠離,不準回家,生活的枯燥程度遠超你們想象!至於那些戍守兵家重地的士兵,三五年都未必有一次假期!他們時刻準備為人族流血,甚至隨時做好犧牲的準備,為他們設立士兵專屬通道,不是給他們特權,這是對他們的補償!」

    許多人一愣,以前真沒往這方面想。

    方運環視眾人,最後看著那壯漢,繼續道:「一旦遇到突發情況,各地的士兵必須儘快回返駐地,比如妖蠻入侵,他們每提前一刻鐘抵達戰場,就可能多殺死一頭妖蠻,就可能多救幾十個人!為他們設立專屬通道的第二個原因,依舊不是給他們特權,而是讓他們更快救人更快保家衛國!甚至可以說,是讓他們更快去死!」

    在說最後一句話的時候,方運突然提高嗓音。

    整條街陷入寂靜。

    方運抬起手臂,指著那青年士兵,緩緩道:「這個年輕人,其實能做的事情並不多,他提供不了糧食,也提供不了衣服,更不能給我們銀錢,但是,他能給我們最珍貴的安全!正是因為他們用自己的胸膛把敵人擋在外面,你才能揪著他的衣領,你們才能指著鼻子罵他!」

    那青年士兵望著方運,熱淚盈眶,緩緩行了一個莊重的軍禮。

    一位老人喃喃自語:「怪不得法律規定若是沒有士兵專屬驛站口,士兵也有權插隊買票,各國各地都如此!我之前還以為是他們瞧不起百姓,現在才明白,讓保護咱們的人減少在路上的時間,才是真正為百姓著想。」

    方運望著青年士兵,大聲道:「從今天開始,你插隊買票,就要理直氣壯!你不比誰高貴,但你比我們更需要時間!大牛!」

    「在!」方大牛挺直胸膛應聲。

    「讓我的龍馬豪車送這位士兵小哥回家!我坐龍馬豪車是特權,他不是!如果非得說他們有什麼特權,那就是,保家衛國之人,不應受任何污衊!」

    「諾!」方大牛隻覺熱血沸騰,快步跑向那青年士兵,請他去坐停在不遠處的龍馬豪車。

    「方虛聖……」那青年士兵嘴唇顫抖,淚如泉湧。

    方運微微一笑,拿出一個紅包,親自遞給青年士兵。

    「過年好。」

    青年士兵哭得更加厲害。

    楊玉環憐惜地看著青年士兵,隨後望著方運,目光中透著淡淡的自豪。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