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對方運與楊玉環來說,這是一場婚宴,但對參與的人來說,這是一次可以開懷暢飲和談天說地的好時機,許多讀書人許久未曾見面,現在坐在一起談笑風生,酣暢淋漓。

    方運沒時間去管那些人,而是與妻子一同品嘗神物大餐,並向楊玉環一一講述這些神物的來歷和作用。

    普通人胡亂食用神物對身體有害無益,但這些神物都被龍族或聖院處理過,哪怕是身體虛弱的病人服食也不會出問題。

    敖煌眼巴巴看著方運與楊玉環在奉天殿前秀恩愛,小聲嘀咕:「那一桌子菜他們吃不了,應該分我點!」

    但奴奴死死抓著敖煌的龍角,禁止他衝過去。

    「嚶嚶嚶……」奴奴的語氣有些嚴厲。

    「好了好了,那些東西對人族好處大,對龍族好處一般,再說龍宮的好吃的太多了,我不去搶就是了!」敖煌無奈抱怨。

    方運剛吃了幾筷子,突然感到上空有一股沛莫能御的力量降臨,明明沒看到是什麼,卻感覺有一座萬丈高峰徐徐壓下。

    所有人本能地抬頭向天空看去。

    一道散發著淡金色光芒的捲軸自天而降,捲軸不過手臂粗細,可卻散發著比太陽更加偉岸的氣息,滋養萬物,照耀一界。

    方運急忙拉著楊玉環的手起身,在場的許多人也快速站起。

    「半聖法旨……」

    整個京城人都看到,捲軸緩緩打開,隨後一道奇異的清氣自其上散發,瞬間傳遍萬里,所有人本能地深吸一口氣,只覺全身舒爽,身體的病痛要麼被徹底治癒,要麼大大緩解。

    捲軸之上浮現前任東聖王驚龍的畫像,畫卷中的王驚龍面帶微笑看著方運。

    「你今日大婚,理當送一些賀禮,本聖前思後想,你這小子什麼都不缺,還是不送了。」

    皇宮內所有人愣住了,隨後笑起來。

    方運急忙道:「驚龍先生,我還缺一件半聖文寶,您要是有多餘的勻我一個。」

    笑聲四起。

    王驚龍笑道:「少跟本聖耍貧嘴。倒是這新娘子清麗無雙,跟著你真是受委屈,本聖就把這畫卷送給她。」

    說完,畫卷自然捲起,化為一道光芒,直入楊玉環眉心。

    楊玉環一臉茫然,不太理解王驚龍送的是什麼,但是方運和許多人最清楚不過。

    數不清的人張大嘴巴,難以置信,隨後羨慕地看著楊玉環。

    方運向天空一拱手,朗聲道:「謝過驚龍先生大禮!」

    楊玉環也急忙道:「謝過驚龍先生大禮。」

    隨後,她輕扯方運的衣角,緊張又羞澀地低聲問:「他老人家給了我什麼東西?」

    方運微笑道:「那是他老人家的一道意念,保護你不會被人傷害。你看看南海龍宮和北海龍宮的龍,很厲害吧,但他們要是敢害你,會把那道意志逼出來,殺光他們。」

    縮小身體坐在不遠處的南海龍宮和北海龍宮的六頭龍族哭笑不得,方運真是不給他們面子。

    「好厲害。」楊玉環用力點頭。

    在場的讀書人看楊玉環一副雖然不明白但覺得很厲害的樣子,紛紛無奈搖頭。

    從此以後,楊玉環就是「聖眷之人」,實權不會太高,但國君見到都會以禮相待,見任何人都不拜,就地位而言,還要高於半聖世家的族老,只是稍稍次於半聖世家家主。

    王驚龍這份大禮太大了,從此以後,哪怕方運真死了,方家人和宗家也不會找楊玉環的麻煩,這可是半聖親手要保護的人物,真要逼迫太甚,必然會惹來禮殿。

    多少人想給自己或家人弄一個「聖眷」而不得。

    方運滿心歡喜,這算是解決了自己的後顧之憂,真比送自己一件半聖文寶都重要。

    突然,天空又響起一個聲音。

    「驚龍老弟送了一份大禮,同為景國人,本聖自然不能吝嗇,楊玉環,本聖便賜你一道才氣吧。」

    眾多讀書人再次瞪大眼睛,而在場的許多女子目光熱切,幾乎能點燃奉天殿。

    就見一道橙色光柱自天而降,籠罩楊玉環,隨後光柱徐徐縮小,完全隱入楊玉環的體內。

    楊玉環呆在原地,她不知道聖眷,但卻清楚半聖賜予才氣意味著什麼,因為無論蘇小小還是趙紅妝甚至太后都提到過這事,她們全都無比渴求這種半聖賜福。

    對人族的女子來說,能得半聖賜予才氣,是一生最大的榮耀。

    從今日起,楊玉環便是半聖陳觀海的學生!

    「謝過觀海先生!」方運再次感謝。

    楊玉環急忙跟著感謝。

    過了好一會兒,楊玉環才悄聲問:「夫君,我真得到半聖賜福了?我倒是覺得腦袋裡多了一團清清涼涼的東西,很舒服。」

    方運啞然失笑,道:「對,你得到的是半聖賜福。從此以後,你也可以使用所有才氣貝類,也可使用許多文寶,你用文寶琴瑟彈奏出來的曲子,也會形成實質的力量。當然,等你耗盡觀海先生賜予的才氣,就恢復到以前。」

    楊玉環低聲道:「可是我感覺我的頭腦里多了一片汪洋大海,無論我怎麼用,都用不完。」

    方運微笑道:「那是自然,那可是半聖賜予的才氣,論總量,比一個進士一生的才氣都多。這才氣對他老人家來說微不足道,可終究是一種永久損失,這份賀禮可大了。不過,這畢竟是外力,無法轉化為己用。我們這些有文位的人可享受不到,如果接受半聖的才氣,我們自身的才氣就會崩潰。」

    「原來如此,那……我豈不是算半個讀書人了?」楊玉環小臉通紅,望著方運,目光如星,格外明亮。

    「你不僅是半個讀書人,得一聖眷,得一賜福,可以算是觀海半聖的記名弟子,國君也不能命令你,誰要處罰你,要有聖院刑殿與禮殿的正式文書才行。」

    「我一定在做夢……」楊玉環幸福得眩暈,方運伸手把她攬在懷裡。

    皇宮的人發出輕呼,尤其是那些女子,沒想到堂堂虛聖竟然當眾如此寵溺楊玉環,更加羨慕她。

    一些古板的老人沉著臉,大庭廣眾之下摟摟抱抱,有傷風化,不過看樣子楊玉環身體不適,倒也不能說什麼。

    「方運,小心夫綱不振啊!」

    「弟妹,他要是不給你端洗腳水,你就用才氣教訓他!」

    「對!」

    許多人跟著起鬨,皇宮內頓時熱鬧起來。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