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整座聖元大陸的氣氛突然變得凝重起來。

    方運回到聖院后,發現聖院彷彿在一瞬間變得熱鬧起來,明明還沒到正月十五,過年的氣氛一掃而空。

    主管人族戰鬥的戰殿成員最為忙碌,幾乎處處都有他們的身影。

    方運把楊玉環和家人暫時安置在崇文院,因為孔家贈送給他的一座孔城大宅院正在翻新,需要再過幾天才能入住。

    方運本想讓楊玉環在聖院的崇文院居住,崇文院的學生都可以帶家眷,但是崇文院人太少,楊玉環一直困在裡面有所不便。等過幾天,就送她去離倒峰山不遠的那座大宅院,孔城的濟王府,以後也可當作方家別院。

    方運進入聖院后,立刻趕赴戰殿,正式書寫文書,把此次婚禮收到的所有未使用的賀禮一分為二,一部分捐給兩界山用於抗擊妖蠻,一部分送入血芒界,用於血芒界建設,而且,都是以各家族的名義。

    不多時,戰殿便在文榜發布了一份方運的捐獻名單,根據各家族捐獻多少排列。

    雷家堂堂虛聖世家,財富超過普通的半聖世家,可送的賀禮竟然還不如一些豪門,頓時成為各國讀書人恥笑的目標。

    至於宗家、翁家或谷家等家族雖然與方運結仇甚深,但送的賀禮都不太差。

    這兩日,雷家成為論榜的常客,數不清的讀書人譏諷雷家和雷重漠。

    以前讀書人雖然攻擊雷家,但都點到為止,現在雷家前任家主畏罪自殺,等於承認雷家謀害方運,人族各地的讀書人也不再客氣,用各種方式攻擊雷家。

    雷家的名聲跌到有史以來的最低谷,而方運因為成為血芒之主,近日大婚,又捐出所有賀禮,立刻成為讀書人爭相讚頌的對象,文名如日中天。

    在崇文院安頓好楊玉環后,方運向外走。

    崇文院是聖院學子讀書學習的地方,不過要過了正月才正式開學。

    崇文院有更為系統的教育和學習方式,乃是人族最高學府,方運已經決定,等結束躍龍門,就徹底靜下心,紮根聖院,讀聖賢書,摸索自己的聖道。

    至於三上書山,方運並不著急,只要在晉陞大學士之前都可三上書山,與其現在進入,不如再磨礪一些日子,到時候抵達傳說中第九座書山的可能性更大。

    今日妖蠻攻打兩界山,是一個壞消息,而在昨日,方運也得到一個壞消息。方運本想這幾天一直休息,等到了正月十五開啟躍龍門直接進入,可聽到兩個壞消息后,他決定今日開始磨礪自己,不能再繼續悠閑。

    現任雷家家主雷重漠已經創造出蛟龍文台!

    刺殺虛聖之事,之所以以上任家主雷傲自殺告終,對其他人不予追究,只是進行一些正常的處罰,主要原因就是宗家等世家家主聯名上書。

    而且,雷重漠已經交出自己創造蛟龍文台的所有心得和經驗,並且願意配合聖院研究蛟龍文台。

    一些人認為蛟龍文台乃人族千古未有,而且經過檢驗,殺伐之能極為驚人,絲毫不下於最強的兵家,在有水的地方,甚至堪稱人族第一文台!既然雷重漠能形成蛟龍文台,那雷家人和其他讀書人必然也能凝聚蛟龍文台,在人族最需要力量的時候,雷家的地位已然凌駕於許多半聖世家之上!

    雷重漠甚至說,現在文曲星降臨,不出幾年,有龍族血脈的雷家人必然會陸續晉陞大學士,之後極可能會形成更強大的龍族文台,提高人族力量。

    只不過此事並未正式披露,所以文榜上無人討論。

    方運不得不承認,蛟龍文台的確對人族作用極大,絲毫不下於一首大學士傳世戰詩。

    昨日,方運還聽到一些傳言,有人說雷家再次得到雷祖庇護,所以力量會逐漸增強,而且必然會出現半聖,位列半聖世家。

    正是因為聽到這兩個不好的消息,方運抵達聖院后,直奔一處聖地而去。

    剛出了崇文院的大門,方運收到武國翰林楊玄統的傳書。

    方運看完傳書,立刻聯繫孔德論與敖煌,用自己在龍城廢墟得到的大量神物換取兩滴大聖之血,然後回了一趟景國,又返回聖院。

    做了如此大的交易,方運好似只是吃了一頓飯,並無任何異常,繼續前往聖地。

    不多時,方運抵達聖院著名的聖地之一,憂患谷。

    這座聖地與翰林殿非常相似,只是一座普通的大殿,由兩個東聖閣的人看守。

    宗家的兩個守門進士看到方運來了,立刻行禮問候,一句話都不多說。

    方運邁步進入大殿,隨後天旋地轉,一眨眼,方運看到自己來到一座山谷之中。

    兩座山峰分別立在兩側,前方百丈外就是山谷盡頭,看不見盡頭有什麼。

    在左側的山峰上,刻著一篇短文。

    舜發於畎畝之中,傅說舉於版築之間,膠鬲舉於魚鹽之中,管夷吾舉於士,孫叔敖舉於海,百里奚舉於市。

    故天將降大任於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勞其筋骨,餓其體膚,空乏其身,行拂亂其所為,所以動心忍性,曾益其所不能。

    人恆過,然後能改;困於心,衡於慮,而後作;征於色,發於聲,而後喻。入則無法家拂士,出則無敵國外患者,國恆亡。

    然後知生於憂患,而死於安樂也。

    方運恭恭敬敬向這些文字作揖。

    孟子成亞聖后,便根據《孟子》中這篇文章的核心「生於憂患,死於安樂」,在自己的文界創造了一座「憂患谷」,用來磨礪後輩。

    聖隕前,孟子將聖院與憂患谷連通,允許讀書人進入,成為人族修習聖地之一。

    在前方,站立著一位面無表情的老者。

    老者看著方運,不疾不徐問:「何為憂患?」

    方運沒有立即回答,很快意識到,這裡是聖地,不是普通的地方,自己絕不能用別人的理解或者那些老生常談來作答,必須要用自己的認知來對答。

    思索片刻,方運道:「得不到即憂患。」

    這個回答很簡單,卻又很不簡單。

    那老者輕輕點頭,又問:「何為安樂?」

    「知足即安樂。」方運回答。

    老者再次點頭,問:「你可進第一谷的舜谷,欲得幾重憂患?」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