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雷重漠頭也不回,背影消失在龍門之後。

    方運笑了笑,自顧自練習躍龍門,同時觀察其餘妖蠻水族。

    方運再也沒有進行二連跳,但許多細心人發現,他總是停下好一會兒才跳,但每一跳都比之前進步,雖然進步非常少,但卻持續不斷,不像其他妖蠻或大學士,往往連續跳許多次也沒有進步,過了好一陣才會突然進步。

    等方運再一次落下,水擊數丈,顏域空在不遠處道:「方運,你現在二連跳,完全可以跳過第一道龍門,為何不躍過?」

    「我還沒有完全掌握,與其在其他龍門跟更多水族爭搶,不如在這裡練習。」方運道。

    「也是。」

    人族幾個大學士聽到,相互看了看,相互商量幾句,決定延遲過第一道龍門,這裡人最少,正適合練習。

    遠處的宗塵離不時望著方運,偶爾露出疑惑之色,過了兩刻鐘,他臉上浮現恍然之色,開始減少躍龍門的頻率,增加思考的時間。

    宗塵離練了一會兒,靈機一動,臉上浮現淡淡的笑意,停止躍龍門,浮在水面,盯著方運,在心裡記下方運的一切細節。

    「他很少看那些體型大的妖蠻或水族,只看那些人族相仿的,嗯,他對那幾條金色鯉魚關注最多……」

    「方才那條鯉魚突然躍得更高,他立刻閉目養神,看來在思索那條鯉魚的跳躍方式,趁他思索的時候,我去觀察那條金色鯉魚……」

    「他開始跳了,這一次比前一次增高了大概一尺,而且似乎還有餘力,不對……他在上升的過程中,和以前不同,有輕微的擺動。明白了,這是他從妖蠻或水族學到的方式,他可以學,那我就學他……」

    「他落水后,又開始總結,可惜他的腳和水面相擊會形成大量水泡和水浪,我看不清,落水與二連跳的發力,只能靠我自己……」

    宗塵離已經是正心之境,歷經格物、致知與誠意三境,一旦找到方向,全力學習,效率是普通翰林的百倍。

    很快,人族其他大學士發現了宗塵離的特別之處,很快恍然大悟。

    幾位大學士猶豫片刻,立刻放下架子,一起望著方運。

    宗塵離看到那些大學士的舉動,微微一笑,那些大學士都是七大世家的佼佼者,年輕時要麼已經名動一方,要麼在某方面絲毫不遜於四大才子,他們之中過半已經可以晉陞大儒,但要繼續磨礪自己的文台,等六十歲之後晉陞大儒不遲。

    宗塵離看得出來,這些大學士都有自己的驕傲,一開始被這份驕傲蒙蔽,在意識到他也在學習方運后,這些人族的佼佼者迅速收斂沒有必要的驕傲,虛心向方運學習。

    顏域空只是進士,文膽才氣不如方運,文位不如其他大學士,但他畢竟是半聖親傳弟子,耳濡目染之下非同一般。

    顏域空把所有大學士的表現看在眼裡,最後暗暗吃驚,在心中思索。

    「方運之才,經天緯地,已經無須多言。那雷重漠從龍族戰界出來后,恐怕不遜於衣知世或李文鷹等人,若不是這兩年方運獨領風騷,僅憑一個蛟龍文台,雷重漠必然成為當世第一才子。」

    「不過,現在看來,最可怕的不是雷重漠,而是那個宗塵離。孔家等七大世家的大學士何等厲害,可宗塵離竟然搶在他們之前學習方運,單憑這一點,可見他日後絕非池中物。怪不得恩師曾與驚龍先生煮酒談天下,不僅提到過衣知世、李文鷹和史君陸懷江,甚至還提到這個宗塵離。」

    「此人眼光、胸懷、見識等等都勝過其餘大學士,若他與方運為敵,極為不利。不過,此人越是有智慧越好,因為他必然會明白,若對方運出手,只有一次機會,甚至在出手前就可能被方運反擊。所以,他如果真想對付方運,只可能在有萬全的把握下出手,而這個可能性很小,方運不可能給他這個機會!」

    顏域空腦海中閃過無數念頭,隨後把這些念頭壓下,仔細觀察方運,學習方運。

    方運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許久之後才發現,所有大學士與顏域空都在觀察學習自己,連那幾個雷家人也在偷師。

    方運不僅沒有生氣,反而欣然一笑,為人族能有這些聰明人感到驕傲,反觀那些妖蠻水族,完全就像是無頭的蒼蠅亂飛。

    「獲取信息與運用信息雖是兩步,但卻由許多部分組成。這裡的所有人或妖蠻水族都在外放信息,但這些信息過於隱晦,我首先捕捉到並學習,而其餘讀書人在我之後,發現獲取我的信息效率更高,而獲取其餘妖蠻水族的信息更難,所以選擇學習我。信息的感知、信息的捕捉、信息的整理、信息的選擇和信息的判斷,都屬於獲取信息。而每個人在這些過程中表現的不同,逐漸形成分化。」

    方運臉上帶著淡淡的笑意,自己不僅要從正面獲取消息,更要進行逆向的信息捕捉,從學習自己的人身上再次獲取有用的信息。

    人族不是最強的,但人族可以通過學習成長到最強!

    方運高高躍到天空,甚至已經越過二十丈,但卻沒有跨過龍門,而是望向龍門的對面。

    前方一片濃濃的霧氣,看不到任何妖蠻,隱約可見第二道龍門的輪廓,足有三十丈高。

    方運下落,回到江水中,休息片刻,繼續跳躍,練習,學習。

    那些妖蠻看著方運,目光里充滿了不解,他們無法理解方運明明可以越過第一道龍門卻又落回水面。

    在場的人族隱約看出一些苗頭,雷家的幾人面色有細微的變化。

    時間慢慢過去。

    半個時辰后,宗塵離的騰躍高度首先超過二十丈,但是他也和方運一樣,沒有急於求成躍過龍門,而是返回水面,繼續學習方運,繼續練習躍龍門。

    很快,多個大學士的騰躍高度已經超過二十丈,但是他們都和宗塵離一樣,學習方運不躍過第一道龍門。

    那些妖蠻與水族不明白怎麼回事,也不在乎人族在做什麼,繼續憑藉本能來學習躍龍門的方法,陸續有幾個妖蠻水族越過龍門,但大多數難以成長。

    進步最大的,反而是那幾條金色的鯉魚。

    那幾條金色鯉魚和其他妖蠻水族不同,偶爾會看看方運。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