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好,那我就看看你如何稍後便到!」敖萱氣急敗壞道,然後瞪了一眼丈夫。

    雷重漠沉聲道:「無須做口舌之爭,血芒界的封地,即將屬於雷家!」

    「夫君說的是。」敖萱立刻低頭道。

    隨後,這對夫妻開始躍龍門。

    敖萱雖是龍族,但只是龍王,並非大龍王,在沒有暗流的情況下,現在躍不過百丈高。

    雷重漠遠不如敖萱,不斷在練習。

    方運坐在龍門三裡外,死死盯著敖萱與雷重漠,偶爾目光閃過一絲疑惑之色,但很快釋然。

    方運在學習敖萱與雷重漠,同時在探究敖亥到底教了兩人什麼。

    在此之前,方運看著雷重漠跳過,對雷重漠已經十分了解,就算他得到敖萱的指點,也不會有太大差別,但在得到敖亥的指點后,必然有極大的變化。

    方運一邊看著雷重漠,一邊把現在的雷重漠與之前的雷重漠比較,把所有不同的地方統統羅列出來,然後根據這些不同之處,破解雷重漠新學到了什麼。

    雷重漠的跳躍高度在慢慢提高,讓其他各族無比羨慕。

    半個時辰后,水中突然湧起向上的暗流,而雷重漠與敖萱如同提前預知一樣,各踏在一股向上的暗流之上,就見兩人腳下突然向上爆出衝天的水柱,兩人如同戰場的投槍一樣,猛地飛上高空,越過第七道龍門。

    「我說過,我會在第九道龍門前等著你!」雷重漠的聲音再度響起。

    「方虛聖,龍門外見!」敖萱道。

    正在躍龍門的各族馬上尋找新的暗流,但所有向上的暗流立刻變得紊亂起來。

    「混蛋!」敖青岳忍不住大罵。

    各族再度被惹惱,開始大罵,但敖亥聽而不聞,一句話都不說。

    方運沒有時間罵人,不斷思索,過了片刻,他開始練習跳躍。

    沒有暗流,沒人可以越過去,但許多人和方運一樣,並不私心,一直在堅持不斷練習,希望有了暗流之後,可以憑藉之前的積累躍過第七龍門。

    但是,也有一些妖蠻水族幾乎放棄,懶得跳躍龍門,開始在龍門之下修鍊,畢竟這裡是龍門,在這裡修鍊有巨大的好處。

    時間慢慢過去。

    突然,天地震動,就見第九龍門的方向再一次升起一道煌煌金光,隨後那道金光向四面八方散開,照耀一界。

    「誰又躍過第九道龍門?」

    「應該是一位大龍王吧?」

    「說不準,也可能是古妖或者其他水族。」

    幾個妖王和蠻王的嘴角浮現奇特的笑意。

    「雜種!」一頭古妖王憤怒地看著水下的敖亥。

    古妖王的罵聲讓眾人清醒,許多人心中的怒火熊熊燃燒。

    「敖亥,待我成大龍王,必報今日之仇!」敖青岳面露猙獰之色。

    「這個仇,我們古妖一族記下了!」一頭十丈高、全身彷彿由青銅鑄就的人形古妖雙目中閃爍著紅光。

    「西海龍宮,必將自取滅亡!」

    敖青岳道:「諸位可要記好,這事與我們東海龍宮無關,都是西海龍宮在作梗,冤有頭債有主,以後真要報復,記住西海龍宮!我們東海龍宮可是熱情好客,等報復完西海龍宮,一定要來我們東海坐坐,讓我們一盡地主之誼。」

    「唉,可是我們還是過不去第七龍門。越往後,龍門賜予的力量就越強,如果我們能躍過第八龍門,封聖的可能性會提高一大截,而現在……不說也罷。」

    眾人的情緒又低落下來。

    諸天萬界,誰人沒有封聖的夢想?

    現在,所有人的機會被敖亥葬送。

    方運一直默不作聲,一直在練習躍龍門,很快,他就躍到八十二丈之高。

    「若有暗流,方虛聖此刻必然已經在第八甚至第九龍門前。」一頭東海妖王惋惜道。

    「真不希望看到人族最出色的天才被龍族殘害。」

    「有這種人族作為同盟,我們水族理當高興才是。」

    敖青岳道:「唉,龍族內部總有蠢貨說什麼人族威脅,說人族貪婪、狡詐、卑鄙等等等等,但哪個種族猶如雪花一樣潔白?凡是能在萬界生存的種族,就沒有乾淨的!我之所以傾向人族,是因為人族遠比妖蠻有理智,人族明知道仁義道德無法完全實現,但依舊努力去完善,去提倡。他們說道德談仁義不是謊言,也不是空話,而是在約束自己,在避免踏入錯誤的道路,不談仁義道德,那是野獸!人族,是萬界中唯一能約束自身的種族,所以,他們將來也必然能突破自身,達到各族都達不到的高度!」

    一些水族與古妖輕輕點頭,但那些妖蠻則一肚子火,明明什麼話都沒說,卻被敖青岳順口帶上貶低,而且那麼自然,自然到連妖蠻自己都不知道怎麼反駁。

    方運最終跳躍到八十四丈三寸高,再往上便難以提高,就好比吃飯一樣,前幾分鐘可以吃很多,但越往後吃得越少吃得越慢,總有吃不下去的時候。

    方運重新回到龍門三裡外,坐下靜靜思考。

    敖青岳突然發現,敖亥與方運幾乎完全位於相同的境界,在這種時候,都選擇了沉默。

    敖青岳輕嘆,或許這就是強者的態度,不過,這也是因為他們有堅實的力量,若沒有力量,他們恐怕也會放棄沉默,利用別的手段來維護自身。

    過了半刻鐘,後方傳來五聲重重的落水聲。

    眾人急忙扭頭看去,連方運都不例外,這種情況太少見。

    方運看到,五條蛟龍侯正在奮力游來,這五條蛟龍侯都只有一丈多長,身上的鱗片都是銀白色,全身都散發著淡淡的金光。而且他們身上的龍角、龍鱗和一切都格外稚嫩,好像是剛剛長出來一樣。

    敖青岳瞪大眼睛,身為東海龍宮的龍族,他早就記住所有的龍族與蛟龍,甚至還記住許多有天賦的偽龍,可眼前這五條蛟龍侯自己從未見過。

    「莫非……」

    敖青岳還沒等猜想,就見五條蛟龍一起撲到方運身邊,低著頭輕輕頂著方運,如同孩子在撒嬌,同時甜甜地叫著。

    「爹爹!」

    「爹爹!」

    「爹爹……」

    方運如同石化一樣,一動不動。

    一頭妖王爆了一句粗口,然後道:「剛才看到雷重漠與敖萱的時候,我還在想敖萱變龍的時候,兩人如何做那事,現在看來,應該先請教方虛聖,他才是日龍高人。」

    「有道理!」不管龍族水族還是妖蠻古妖,甚至連火麒麟與影族妖王都在點頭。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