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這是哪個龍宮的蛟龍?個個英氣十足,區區蛟侯便能越過第八龍門,世所罕見。」一頭妖王嘖嘖稱奇。

    「理當是蛟龍宮的。敖陌,他們是誰的兒女?」一頭蠻王問。

    許多人看向蛟龍所在的地方,那裡足足有七條蛟龍王,每一條都極其壯碩,比尋常的蛟龍王大許多,個個都是當今蛟聖宮蛟聖的兒子。

    敖陌乃是七條蛟龍王中歲數最大的妖王,聽到那蠻王的話,竟然沒有立刻回答,而是惋惜地望著那五條蛟龍。

    其他幾條蛟龍王面色也有些怪異,他們都知道這五條蛟龍的來歷,但蛟龍宮與方運關係素來不和。

    當年方運在江州的時候,清江蛟王的一頭龜子被方運所殺,連偽龍珠都被方運吞吃,之後方運又阻撓清江蛟王偷襲玉海城碼頭的行為,成為清江蛟王的眼中釘肉中刺。

    之後,清江蛟王藉助蛟聖的龍角,雨鎖全城,水淹江州,逼景國交出方運,但卻被方運喚出大日金龍化解,最後被敖雨薇帶著東海龍聖法旨嚴懲,至今被關押,不然以清江蛟王的資質和實力,現在必然會站在這裡。

    清江蛟王是這些蛟龍王的親弟弟,他們心中暗恨方運,可因為蛟聖宮的嚴令和清江蛟王的下場,始終旁觀,最多在背後議論方運幾句,絕不親自上場。

    敖陌等蛟王看得出五條小蛟龍非同尋常,以大道之音孕育,連過八道龍門,若能收入蛟龍宮,不久的將來,蛟龍宮必然會多出五頭頂尖的蛟族大妖王。

    各族之間總有摩擦,除非是滅族之危,否則眾聖絕不會親自下場,所以,各族遇到難以解決的事,經常由大妖王出場進行族戰,勝者得益,敗者讓步。

    蛟龍宮的勢力之所以被壓縮在長江和近海區域,就是因為在幾場決定性的族戰中,不僅輸給東海龍宮的大龍王,也輸給了人族的大儒。

    族戰的存在,讓大妖王有著影響一族興衰的能力,所以地位極高。

    在兩界山,人族為了拖延妖界攻勢,而妖界想振奮士氣,偶爾會進行族戰。

    五條小蛟龍撲向方運,嘀嘀咕咕各自訴說自己的事,不管方運聽不聽,也不管其他兄弟姐妹說什麼。

    「爹爹,你教的方法好厲害……」

    「爹爹,你什麼時候變龍讓我們看看?」

    「龍門本體好壯觀啊,躍過的時候差點嚇到我。」

    「爹爹,你看我,變大了,鱗片也變漂亮了,你摸摸……」

    方運微笑著,一一與五個小傢伙交流。

    那些妖蠻異族沒想到五條蛟龍竟然是方運的兒女,莫名驚詫,相互看了看,目光里幾乎閃著同樣的疑惑。

    「孩子他媽是誰?」

    「不愧是一代虛聖,能力很強!」

    雷重漠輕咳一聲,問:「方虛聖,這五條小蛟龍,可是因為您的聖道之音而誕生的金鯉?」

    方運輕輕點頭。

    那些不知情的妖蠻恍然大悟,原來是聖道之音形成的魚龍,這五個小傢伙等於提前躍過龍門,雖然只是龍門虛影,但也算有經驗,所以才能以龍侯之身抵達這裡。

    雷重漠心中生出一絲悔意,在第一道龍門前的時候,他就發現方運經常會看那五條小金魚,當時沒多想,畢竟那五條小魚經歷過方運的聖道之音,方運多看看也無妨,但是現在才明白,當時方運是在學習五條小鯉魚。

    在場諸王眾多,若是只論躍龍門,這五條小蛟龍的經驗反而最豐富。

    五條小蛟龍嘰嘰喳喳,話實在太多,方運笑道:「等出了龍門再聊,我們先躍龍門。你們要多久才能躍過這道龍門?」

    老大敖仁盯著第九龍門看了好一陣,認真回答:「再過一年吧。」

    「這第九龍門,我們躍不過去的,我們太小了。」

    「是啊,我們要是在龍門外多修鍊十幾年,就能躍過。」

    「可惜了。」

    「反正都躍不過,我們就不躍了,和爹爹一起聊天吧。」

    「好啊好啊!」敖信的話得到兄弟姐妹的一致贊同。

    方運笑著搖搖頭,道:「別胡鬧,你們去試試,躍龍門是極佳的修鍊方式,不可荒廢時光!」

    五個小傢伙可憐兮兮看著方運,就要撒嬌。

    方運臉上的笑容消失,冷哼一聲,道:「馬上去!」

    「好吧。」敖仁不情願地一擺尾巴,游向龍門,其餘四條小蛟龍也垂頭喪氣向前游。

    遊了一陣,敖信突然道:「你們看,那條老壞龍也在這裡。」

    「對,就是他!壞死了!」

    「壞龍!」

    五個小傢伙看著敖亥嘀嘀咕咕,讓西海龍宮的眾龍大為尷尬。

    敖亥面色不變,一言不發,而是望向鎮海龍王。

    鎮海龍王敖蒼輕輕點頭。

    「方虛聖,我們又見面了。」鎮海龍王雄姿英發,雙目如月,一身雪白的鱗片,在眾龍之中更顯矯健。

    方運看向敖蒼,隱約發現,敖蒼的雙目中有一絲龍氣在流動,龍族只有在憤怒的時候龍氣才在雙目中顯現,就如同妖蠻憤怒的時候雙眼會變紅一樣。

    方運一時間想不通敖蒼為什麼對自己憤怒,憤怒的應該是自己,三谷連戰中若無鎮海龍王,人族不可能死那麼多大學士,好友彭走照也不可能戰死。

    下一剎那,方運恍然大悟,鎮海龍王曾經發過誓言,非敖雨薇不娶,現在,敖雨薇養的五條小魚管自己叫爹爹,換成任何一個男人都不可能不在乎,更何況是一頭以霸道著稱的龍王。

    「我的兒女不錯吧?」方運微笑著問。

    東海龍宮眾龍都是知情人,聽到這話差點笑出聲。

    敖蒼雙眼中閃過一抹怒意,但很快恢復正常。

    敖蒼深吸一口氣,緩緩道:「恭喜文星龍爵抵達第九龍門,完全超出我們的想象。不過,你也只能止步於此。」

    「或許吧。」方運表面淡然,心臟卻猛地一跳,餘光看了看敖萱與雷重漠,發現敖萱面帶笑意,雷重漠臉上則充滿期待。

    很顯然,西海龍宮要動用最後的手段。

    「不過,本王有些佩服你,我西海龍宮用盡手段,不僅沒有壓制你,反而讓你因禍得福,成為血芒之主,獲封文星龍爵,實乃異數。」

    方運一本正經道:「說到這裡,替我感謝西海龍聖陛下,多虧他逼我進血芒古地,才讓我找到鎮罪殿遺址,才讓我成為血芒之主,大恩大德,銘記在心,若有機會,百倍相報!」

    方運的話語斬釘截鐵,擲地有聲。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