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龍門江上各族目瞪口呆,那三頭可是真龍啊,他們的身體絕對比鋼鐵還要堅硬,哪怕一座千丈高山砸上去,最多也只能把他們砸出輕傷而已。

    龍族的身體不是最堅硬的,也不是最龐大的,但論綜合實力,龍族的身體絕對是萬界第一。

    而現在,三頭真龍被撞斷,被純粹的力量撞斷。

    三頭真龍身體斷裂后,受到的似乎是普通的創傷,就見三頭真龍周身龍力涌動,斷掉的部分立刻聚集在一起,迅速重生。

    三頭真龍眼中充滿了驚懼,能輕易撞斷真龍大龍王的身體,說明這巨鯨的力量至少與半聖齊平!

    三頭真龍干看著,不敢去阻撓正在上升的方運。

    突然,雷重漠大喊:「敖蒼,你的龍鱗。」

    敖蒼急忙低頭觀察自己的身體,發現斷裂處的身體癒合了,但傷口處的龍鱗不僅沒有痊癒,反而掉光。敖蒼的身體方才被裝成五段,所以身體出現四環沒有龍鱗的部分,看上去極為滑稽。

    敖桂與敖巨兩頭大龍王一樣,不僅傷口周圍的龍鱗掉落,連表皮的顏色也在變得灰敗,似乎在逐漸老化。

    「這……巨鯨明明只有蠻力,為何我們的龍體卻傷得如此重。我的龍力竟然在流失,我的力量在消散!」敖桂的輕呼,但身為大龍王,他眼中竟然沒有絲毫的驚慌,已經鎮定下來。

    「我的身體很虛弱,現在不要說第九龍門,連第八龍門都無法越過。」敖巨皺著眉。

    「這是為何?」敖蒼憤怒地看向雷重漠。

    雷重漠苦笑道:「其實,那龍船不算什麼,再強也強不過大龍王。那條巨鯨,可是無上文心的力量凝聚。你們要知道,那文思泉湧文心,不僅能讓翰林才氣全部恢復,還能讓聖人的才氣全部恢復!所以說,這巨鯨的破壞力有限,但威能層次,還在半聖之上。聖人只用一口氣就可以吹死我等,就是這個道理。方才看到巨鯨的時候我就想阻止你們,可惜……遲了。」

    「畢竟是最強的文心之一,遇到它,只能說倒霉。」敖桂很快看通,語氣里有遺憾,但沒有怨氣。

    天空的巨鯨依舊在高飛,那看似千丈的龍門,此刻好像在不斷變高,巨鯨飛了許久也沒有飛過。

    「問題是,為何學海龍船與學海文心鯨會出現在龍門?為何會一起躍龍門!為何!」敖蒼憤怒咆哮。

    「方運在學海喚出龍門虛影之時,我們就應該想到,那學海理當與龍門有關係。」雷重漠無奈分析,

    敖蒼怒道:「他有文心巨鯨相助,躍過去就是了,為何還要阻我等躍龍門!我現在的身體,已經無法躍過這第九龍門,等再次躍龍門之時,不知道猴年馬月!方運,你賠我龍門之身!」

    敖蒼怒吼著,憤怒衝到龍門前,口中吐出一面碩大的白色龍鱗,一個個玄奧古樸的文字雕刻在龍鱗之上,散發著浩大厚重的氣息,鎮壓一方。

    就見敖蒼腳下突然湧出一道暗流,敖蒼藉助上涌的暗流,全力騰躍,但僅僅躍到第九龍門一半的位置,便開始下降。

    其餘大龍王一看,神色各異,一些龍甚至在心中大罵。

    敖昌道:「怪不得這三頭真龍敢用真龍大議和諸王大議,怪不得他們根本不在乎封江,原來早就獲得龍聖法旨,可以破除諸王大議的約束!西海、北海和南海的諸位大龍王,你們全都被耍了!真是可嘆,可悲!」

    那些大龍王哪還看不出這一點,個個皺成苦瓜臉,但事已至此,更不可能說什麼,有苦只能往肚子里咽。

    龍聖法旨的光芒消散,落在水中。

    敖蒼隨之落下,但不甘心地奮力一躍,這一次沒有暗流,他跳得更低。

    敖桂與敖巨相互看了看對方,沒有拿出龍聖法旨,這種時候,哪怕藉助暗流也躍不過第九龍門了。

    敖蒼的雙目之中,泛著血色,仰天大吼。

    「方運!我需祖龍真血,你得之抵擋月樹神罰;我要躍龍門,成就龍皇之位,你竟然將我重創;我愛慕雨薇,她卻傾心於你這個人族!這等仇恨,不共戴天!不共戴天!」

    敖蒼的聲音在數百里內回蕩,與風雲齊吼。

    許多龍族卻覺得痛快,大多數龍族躍不過第九龍門,所以損失不大,但敖蒼這三頭必然能躍過第九道龍門的真龍失去機會,損失之大,難以想象,哪怕給他們一件半聖寶物都無法挽回。

    敖蒼也顧不得真龍的威儀,不斷大罵。

    方運此舉,幾乎讓三頭真龍成半聖的機會直接減半!

    「不好,龍門活化了!」

    所有人都看到,組成龍門門框的兩頭巨龍身體自下而上開始活化,如同被妖術變成岩石后開始恢復,一片片龍鱗微微張開,發出一聲聲奇特的脆鳴,鱗開風雲動,龍起天下驚。

    眾人仰頭望著,就見巨鯨馱著龍船,躍過龍門的頂端。

    龍船上不只方運一人,還有五條小蛟龍。

    五條小蛟龍此刻趴在船舷上,一臉的茫然,這就算躍過龍門了?

    鯨開在下面看著五條小蛟龍,小聲嘀咕:「有個好爹就是不一樣。」

    方運抓住龍船船頭的龍角,勁風拂面,雙目中異彩連閃。

    躍過最終的龍門了!

    看著方運消失在龍門的頂端,雷重漠用力握著身邊龍形敖萱的龍爪,握得關節發白,咯咯作響。

    「夫君……」敖萱急忙化人,充滿惋惜地看著雷重漠。

    這時候,許多人的目光從龍門移開,全部望向雷重漠或雷家人。

    雷重漠面無血色,而那秀才雷一顧更是不堪,身體輕晃,雙腿戰戰,身體已經不聽使喚一樣。

    雷家與方運的賭注太大了,大到任何半聖世家都難以承受。

    現在,血芒封地像煮熟的鴨子飛了,雷家卻要付出莫大的代價,那可是數百年的積蓄。

    孔家古地的雷家山脈,大量的延壽果、生身果和聖血,甚至有大聖之血,還有萬套妖鐵騎兵甲與大量的文寶。

    更有一套古妖族的戰體、一套半聖衣冠、一件由古妖聖聖體煉製的半聖葬寶和蛟龍宮的一枚蛟聖令。

    而最重要的,則是真龍令,比文星龍爵的敕令都更珍貴。

    .

    威.信里發了龍門的圖,搜永恆之火可關注,點歷史消息或輸入「龍門」可見。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