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聖院正門口的大廣場上,無形的力量把附近的人徐徐排開,有經驗的人立刻意識到有什麼要降臨在聖院,於是駐足觀望。

    大批人從東聖閣、刑殿、醫殿等地方快步趕來。

    在大廣場不遠處,十餘人站在一起,有紫袍大儒,有青衣大學士,還有翰林和進士,都是常年駐留在孔城與聖院的雷家人。

    「快要回來了,你們說,我們雷家會不會贏?」

    「還用說嘛,方運人稱狂君,必然會答應。只要他答應,必然會輸。這一次,可不僅僅是我雷家出面,西海、南海與北海都聯手阻攔,別說他現在只是翰林,就算是大儒,也必然飲恨龍門下。」

    「血芒封地啊,想想我就心動。萬界有無數星辰,但真正適合人族居住的,也只有少數那麼幾個。就算是妖界也不適合人族居住,普通人去了那裡,最多活三十年,至少要舉人之上才能活到五六十歲。」

    「有了血芒封地,我雷家地位更穩,實力已經可以跟普通半聖世家媲美!」

    突然,狂風驟起,雷聲空響,震得所有人輕輕一顫。

    隨後,一道道水光自天而降,每一道水光中,都有一個人。

    共有十八人。

    多個人或沉睡或昏迷,只有孔英年、雷重漠和宗塵離等少數幾人躍龍門比較多的大學士很快睜開眼睛,徐徐站起。

    各殿閣趕來的人出面,東聖閣與刑殿的人甚至用戒備的目光看著這十八個人,哪怕明明認識多年。

    當見一縷清光掠過所有人後,他們的面色緩和。

    刑殿的人大都撤離,只留下四人。

    醫殿的人快步前行,一位醫殿大學士從含湖貝中拿出多張簡易行軍床,把昏迷的那些人抬到醫殿,接受醫家聖書的保護。

    方運與顏域空都被抬上行軍床,聖院的許多人看著閉目的方運,掛腸懸膽,憂心忡忡,生怕方運出事。

    雷家人已經顧不得看方運,全都看向雷重漠。

    就見雷重漠衣衫凌亂,頭髮散披在身後,微微低著頭,目視地面,徐徐行走,姿態如行屍走肉一般僵硬。

    原本還充滿希望的雷家眾人如遭雷殛,雷重漠什麼都沒說,但卻相當於什麼都說了。

    「完了,不知道他們在龍門裡都賭了什麼……」

    「閉嘴!重漠尚未開口,不得自作主張!走,一起去問問重漠!」大儒雷廷真快步走向雷重漠。

    雷家人與行軍床上的方運擦身而過。

    幾個雷家人走路都有些搖晃,文位最低的數人的雙腿甚至有些顫抖,不用想都知道,能跟血芒封地賭的賭注絕不一般,一旦雷家失去,足以讓雷家元氣大傷,實質性的傷害比三禮之火都重百倍。

    雷廷真走了幾步,嘴唇輕動,傳音給雷重漠。

    「無論發生何事,回雷家再說。只要雷家人還在,只要雷祖遺物還在,一切都不是問題!」

    雷重漠身體一顫,徐徐抬頭。

    雷廷真與雷家眾人眼中閃過同情與悲傷之色,雷重漠的鬍鬚與兩鬢的頭髮已經化為銀絲,而且銀髮正在變多,雷重漠的臉上,竟然有了深深的皺紋。

    兩日未見,如隔十年。

    雷重漠的雙目中充滿了迷茫,但那迷茫徐徐散去,他點點頭,道:「召集族老,回雷家議事堂。」

    雷廷真點點頭,沒有再說什麼。

    雷家眾人利用聖院的文界,以最快的速度回到雷家。

    雷重漠踏進雷家議事堂的時候,已經是萬家燈火。

    議事堂兩側的夜明珠明亮柔和,把寬敞的大廳照得猶如白晝。

    議事堂兩側的椅子上,坐著許多雷家族老,而這些椅子後面,站著許多雷家的讀書人。

    這些人面色陰鬱,明明有夜明珠照耀,可卻讓人感到議事堂處處是陰影。

    雷重漠已經梳理好頭髮,穩步走到家主之位,站在椅子前,雙手按在桌面上,緩緩掃視雷家眾人。雷重漠從這些人眼中看到慌張,看到迷茫,甚至看到懊悔,許多人甚至沒了與他直視的勇氣。

    雷重漠心裡重重一嘆,自己去西海龍宮修鍊前,雷家子弟何等意氣風發,當時的家主還是雷越,整個雷家朝氣蓬勃。蛟龍文台修習有成,雷重漠還想讓雷家更上一步,但現在,看到的卻是一張張灰暗的面龐。

    哪怕是當年兩界山即將告破之時,雷家也不曾如此!

    雷重漠的兩手握拳,抵在桌子上,兩排牙齒死死咬著。

    「一切都是因為方運!」雷重漠在心中怒吼。

    議事堂許久無語。

    「咳……家主請坐。」一位蒼老的雷家大學士提醒,語氣非常恭敬。雷重漠和前一任家主不一樣,哪怕雷重漠卸任家主,地位也不下於大儒,僅僅憑藉蛟龍文台,雷重漠就能位列雷家歷史上最出色的人之一。

    雷重漠輕輕點頭,徐徐落座。

    「雷家輸了。」雷重漠在落座的一瞬間說出結果。

    議事堂內,有人憤怒,有人悲傷,有人眼圈發紅,有人面無血色,但是,沒有一個人罵方運。

    之前罵的太多太多了,再一次輸給方運,似乎已經沒了罵人的力氣。

    此時此刻,許多人覺得清醒了許多。

    「臨走前商量過的那些神物寶物,輸了多少?」雷廷真道。

    「都輸了。」雷重漠平靜地道。

    濃濃的悲意籠罩在雷家的上空。

    「咱們雷家輸得起,不賴賬!明日開始進行清點,把賭注全部送往景國!雷家,不欠他方運的!」雷廷真坐直身體,聲如虎吼。

    聽到這位大儒的話,許多雷家人眼中的哀色竟然漸漸消散,但恨意慢慢凝聚。

    「說說事情經過吧。」雷家另一位大儒道。

    雷重漠輕輕點頭,把事情經過說了一遍。

    「此事……怪不到你與一顧,誰能想到,他竟然能在龍門前喚出文心鯨與龍船,連三頭真龍都擋不住,我雷家輸了實屬正常。」雷廷真道。

    雷家眾人輕輕點頭。

    「那麼……」雷重漠抬起頭,雙目中泛著異樣的光芒,「我雷家與方運,是戰是和?」

    議事堂寂靜無聲,半晌,雷廷真突然道:「凡大學士之下所有人離開此地,雷家將閉門議事,哪怕發生天大的事也不準打擾!」

    雷家眾人紛紛離去,不多時,雷廷真大袖一揮,議事堂的大門轟然關閉。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