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這是人族第一次參與躍龍門,顏域空和幾位大學士寫的遊記出現在文榜之上后,立刻引發巨大的關注。

    尤其在得知雷家輸掉大量神物和寶物后,數不清的讀書人拍手稱讚,堪稱普天同慶,各種揶揄雷家的俏皮話出現在文榜上。

    「辛辛苦苦數百年,一夜回到商周前。」

    「和計知白相比,雷家才是豬一樣的隊友啊,把龍族害成什麼樣。」

    「你們不要嘲笑雷家,只嘲笑雷家毫無用處,能為人族帶來什麼?嘲笑完雷家,還應該去祝賀方虛聖!」

    「誰說人族躍龍門得到的好處不如龍族多?」

    文榜上不乏討論那些寶物的,都想知道方運用來做什麼,一些世家子弟格外關注那件半聖衣冠到底是何人所留。

    回到聖院的當夜,方運與楊玉環夫妻二人恩愛了半宿。

    第二日清晨,方運便與顏域空和孔德論開始遊覽整座聖院。

    孔德論與顏域空都是方運的聖墟好友,而且都是年輕的進士,地位高而輩分低,無論發生什麼情況都進退自如,與方運一起最合適不過。

    三人一邊遊覽聖院,一邊去拜訪聖院各殿院的閣老和重要人物,還要見一些默默無聞但實權極大的聖院大學士,這些人都是世家之人,在聖院居住多年,只有極少數人才知道他們的存在。

    至於負責對外情報的戰殿「間院」等一些秘密殿院和聖地,方運都不能去。

    聖院很大,拜訪那些人又不能走馬觀花,大多數人都喜歡跟方運聊天,少則一刻鐘,沒有三四天的時間拜訪不完。

    方運也不急,反而很喜歡,讀萬卷書,行萬里路,都是修習,與這些人交流比讀一百本書都重要。

    整個上午,方運都是在南聖閣度過的,畢竟南聖是顏域空的師父,顏域空還是向著自家人。

    下午,去了北聖閣,晚上去西聖閣。

    又過了一天,才去東聖閣,但僅僅逗留一刻鐘便離開。

    東聖已非王驚龍。

    出了東聖閣,三人正商量著著先去禮殿還是去刑殿,方運突然手握官印停下。

    孔德論與顏域空一起看著方運。

    片刻之後,方運冷笑道:「域空,讓你說准了,雷家果然要拖著不給。」

    「他們是給一部分,留一部分吧?」顏域空微笑道。

    「是這樣。他們說,半聖衣冠、半聖葬寶與古妖戰體等部分神物寶物,在雷家秘地,那處秘地需要雷家家主與多位大儒共同進入才能開啟。但雷家大儒雷廷榆因為在寧安城外威脅我,想救下雷烏等人,被禮殿發配海崖古地三年。雷家本以為三年內用不到雷家秘地,也就沒更改秘地進入方式。現在要想打開雷家秘地,必須要讓雷廷榆離開海崖古地。禮殿不可能因為此事放出雷廷榆,所以要等兩年後才能把那些寶物給我。」

    「雷家……哼……」孔德論冷哼一聲,臉上閃過一抹不屑的表情。

    顏域空雖不喜爭鬥,但看事向來很准,道:「雷家秘地?各世家哪個沒有秘地?什麼秘地都有緊急開啟手段,雖然會有一些代價,但這個代價你可以出!你如此跟雷家說,看他們怎麼回答?」

    方運點點頭,過了一會兒,臉上浮現怪異的神情。

    「他們如何回答?」

    方運道:「雷重漠知道我不信,所以告訴我那是什麼秘地。」

    「哦?是什麼秘地?你不會被說服了吧?」顏域空問。

    「但是,我已經答應雷家,不能對外說。而且……還是不說了。」方運露出哭笑不得的模樣。

    孔德論與顏域空相視一眼,隨後孔德論道:「既然如此,那你真不能說,萬一不小心說漏嘴,雷家定然會以此為借口不給你賭注。不過,我想不到什麼秘地能讓你拿雷家沒辦法。」

    「一時間我也猜不透。」顏域空眉頭緊皺。

    「我之前也沒想到。」方運苦笑道。

    方運有一肚子話,可就是不能說,因為雷家秘地實在太不一般,不說出來,幾乎不可能有人猜到。

    方運是提前答應雷家不對外透露,雷重漠才肯說。

    雷家秘地,是一座半聖故居!

    具體是哪位半聖的故居,雷家沒有說,只對方運說,雷家在多年前發現一座半聖故居在星空漂流,然後從龍族借用了許多神物,耗盡家財終於將那半聖故居固定住,然後從裡面得到一些神物寶物。

    按理說當通知故居其主後代,共分故居,但雷家為了私吞隱瞞下來,所以不能透露絲毫消息。

    雷家拿出來賭的半聖衣冠、半聖葬寶和古妖戰體等等,都是出自半聖故居。

    雷重漠雖然沒有說太多,但方運相信,那座半聖故居中必然還有其他寶物,極可能是那座半聖故居太大,雷家需要慢慢破解,還沒有完全挖掘完畢。

    雷重漠已經把這件事上秉東聖閣,到時候雷重漠會面見東聖宗莫居,請宗聖開據證明,這件事絕非虛假,只要雷廷榆出來,雷家就把所有寶物如數奉還。

    他們請宗聖保證,方運便知道這事是真的,而且雷重漠還誠懇道歉,並明說,如果強行進入半聖故居,會導致故居徹底關閉然後遁入星空,再難尋找。

    不過,方運目光微動,沒有把心裡話全說出來,對於半聖故居,還有別的想法。

    「哼,那就等兩年,時間一過雷家還不交出,咱們找人就把那秘地一鍋端了!讓雷家損失百倍。」孔德論道。

    「不過,這並不是最重要的。」方運的表情有細微的異樣。

    「那什麼更重要?」孔德論問。

    「三日之後,雷重漠將帶雷一顧等多位雷家人,負荊請罪!」

    「什麼?」一向氣定神閑的顏域空都目瞪口呆。

    「事出反常必有妖啊!」孔德論驚道。

    「雷家家主竟然負荊請罪?匪夷所思,簡直千古奇聞!我寧可相信你逆種,也不相信雷家認罪!」顏域空道。

    「雷家何等模樣,人盡皆知,你若是半聖,雷家負荊請罪不足為怪,你現在不過是翰林,又得罪三海龍宮乃至未來的三海龍聖,甚至還贏了雷家如此多的寶物,換成任何一個家族都不可能在這種時候負荊請罪!」

    「雷重漠真說三天後負荊請罪?和廉頗一樣,赤著上身,背負荊條,走到你門前請罪?」顏域空道。

    方運輕輕點頭。

    「這個雷重漠,大概是雷家最可怕的一任家主。」顏域空喃喃自語。

    「能屈能伸,莫過如此。」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