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說吧,我們聽著。」張知星擺出一副不依不饒的樣子。

    方運輕輕嘆了一口氣,緩緩開口,眾人本以為他要說出批評之語,都想看看顏域空如何反應。

    「非要說這首詩有什麼瑕疵,那就是,此次是送春文會,他的這首詩卻像是迎春,不妥,有瑕疵!」

    方運一說完,笑聲此起彼伏,顏域空笑得最開心。

    張知星怒道:「這哪裡是挑錯,完全是在敷衍!這首詩的詩題規定是『春』,而並非是『送春』,送春是文會不是詩題。你要認真說此詩的缺點,否則等於藐視本文會!」

    「是啊,太藐視我們這些老學子了,不行,一定要批評!」

    「必須下重口,這種所謂瑕疵根本就是隔靴搔癢!」

    連一些新學子都覺得方運是在維護顏域空。

    方運露出為難之色,道:「這樣做不好吧,我已經挑出了瑕疵,不能繼續挑了。張知星,你在文會上一手遮天,小心我向崇文院的先生們告狀!」

    「告狀?隨你,但在告狀之前,你必須把顏域空的錯給我挑出來!」張知星理直氣壯。

    眾人越發覺得有趣,老學子把虛聖逼到這份兒上,以後可見不到了,於是眾人起鬨,要求方運不能避重就輕,必須給文會一個交代。

    連一些新學子也跟著起鬨,全場的氣氛極為熱鬧,越發符合這個文會的目的,大家都是來玩的,堂堂虛聖都不擺架子,自己更要玩的開心。

    方運無奈搖頭,道:「沒辦法,這就怪不得我了,我可真說了!」

    「快說!」張知星笑道。

    笑聲漸消,眾人看著方運。

    方運輕咳一聲,道:「這首詩,本身說不上什麼瑕疵,問題在於,不怕不識貨,就怕貨比貨。前兩句是『春水春池滿,春時春草生』,春時春草生完全可以算得上佳句,樸素又具體,意象真切。但前一句就有些差了,春水倒也不錯,甚至春池也不錯,但兩者連在一起,便有些冗贅,關鍵比之後句相差甚遠。若是換成『春來春池滿』,不僅與後面的『春時』呼應,作為整詩開頭,『春來』開門見山,直入詩境,更顯詞句幹練。換成『來』字平仄雖有所欠缺,也可以改為『到』『暖』等字。」

    眾多學子輕輕點頭,春時春草生無比自然,春水春池滿就顯得過於刻意,而且方運所改明顯更佳。

    顏域空微笑點頭,知道是自己寫得急了,沒有經過深思熟慮,否則不會如此,方運只在數息內看出問題,顯然功底深厚。

    「一個不夠,再說一個!」有人大叫。

    方運笑著看了那人一眼,聖院學子在各國至少小有名氣,很快認出此人,名叫寧懞,慶國人,與自己的友人關係都不深,是一位慶國侍郎的侄子,那位慶國侍郎可沒少在慶國朝堂上指責自己。

    方運笑道:「我只看出這一處瑕疵,這位兄台想必看出域空的新詩瑕疵眾多,來,請這位兄台站出來批判兩句,讓我學習一番。」

    寧懞頓時愣在那裡,一動不動。

    許多人笑嘻嘻看著寧懞,好友折騰一下方運倒也罷了,明明與方運不熟還想繼續逼方運給好友挑錯,就不要怪方運反擊。更何況這場文會就是玩鬧,方運這麼做正符合這場文會的主題。

    張知星呵呵一笑,道:「這位文友若是覺得此詩不妥,可以站出來說說。」

    寧懞僵坐在那裡,暗道這個方虛聖厲害,嘻嘻一笑,道:「不敢不敢,在下起鬨湊熱鬧行,論詩談詞比不過方虛聖,不說也罷。」

    方運一看這人服軟,也就不再說什麼,自己要是繼續反擊,對方裝委屈再次認錯以退為進不算什麼,但讓文會氣氛全無便過於無趣,這個分寸自己要掌握。

    方運笑了笑,喝了一口春酒,眾人便明白,方運不想在文會上鬧僵,便不再起鬨,顏域空畢竟是半聖子弟,點到為止,玩鬧可不能演變成攻擊。

    「看完顏域空的,再看他同桌其餘九人的。」張知星說著,陸續拿出其餘九人的詩詞,一一朗讀。

    很快,眾人便發覺之前方運那句「不怕不識貨就怕貨比貨」之言用在這裡也極為妥帖,同樣是倉促之作,顏域空的那首詩明顯好於其餘人。

    文會繼續進行,張知星與孫仁兵陸續抓到五桌人,這些人有的作出一兩句妙句,有的格式稍微奇特,但水平都只能算尚可,很難有出彩之作,畢竟是即興作詩。

    點完五桌的名字,張知星便說休息,先吃吃喝喝養足精神,吃喝完畢會收走所有的詩詞,最後讓十個老學子快速評選哪十篇最差,然後再評選出十篇最好的,給予獎勵,並可和那些成名的大學士或大儒一樣,第一時間進入明天的無窮戰殿。

    方運與其他人一樣,準備吃飯。

    性格比較開朗的段青站起來,笑道:「都是讀書人,吃飯不能髒了紙,我先把紙張收起來,吃完之後我再發給各位。」

    「多謝段兄!」眾人都覺得此人想得周到,陸續把自己面前的文房四寶交給段青,讓段青放到一邊。

    段青一邊收眾人的紙張,一邊看眾人的詩詞,發現有幾人沒寫完,方運也只寫了十個字而已。

    一些熱菜陸續端上來,眾人一邊吃喝一邊聊天,相鄰的各桌還會敬酒,文會的氣氛越發活躍。

    方運這才明白為何要打亂眾人的次序排座,這麼一場文會下來,同桌之人算是有了交情,誰若想繼續結識是水到渠成的事,誰要是想找另一人也有了借口,讓學子之間加強交流,益處極大。

    一刻鐘剛過,飯菜還沒吃完,方運就收到聖院傳書。

    方運伸手拿出官印一看,原來是戰殿要開閣老會議,議題有兩個,一是如何讓孔聖文界的大軍配合兩界山作戰,第二個便是商討如何防禦蠻族進攻,而且第二個議題主要討論四海龍族的參與,四海龍族是方運以真龍令換來,任何計劃行動都需要知會方運才行。

    方運一看是如此重要的會議,不能耽誤,先跟同桌之人說了幾句,然後快步走到張知星那裡,低聲說明離開的原因,最後邁步走出萇弘院。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