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方虛聖客氣了。」眾人紛紛道。

    在場的除了六位大學士,還有十二位翰林,這些人大都不怪罪方運遲到,畢竟誰都有意外發生,身為讀書人,理當有足夠的胸懷包容別人。

    方運說完,從吞海貝中拿出一個很普通的褐色紙包,與尋常茶鋪里的東西一般無二,乍一看平平無奇。方運打開紙包后,一股奇異的清香瞬間傳遍大廳,好似爆開一樣,充斥著每個人的鼻腔。

    這種奇特的香氣極具侵略性,主動鑽進眾人的體內。

    還沒等喝茶,所有人都覺得飄飄然,完全被這種奇特的香氣征服。

    「好奇特的茶香,初嗅彷彿是炸裂的豆莢,在鼻子里爆開,隱隱有辛辣之感,但下一刻辛辣之感覺消失,充斥著純粹的花草香,彷彿有一片綠樹在肺里開花。」

    「不愧是血芒古地之物。」

    吳家主微笑道:「章老弟,人人知你喜茶,今天有福了。」

    那位章大學士臉上浮現淡淡的微笑,道:「這種靈茶几近傳說中的神茶,方虛聖倒是捨得,那老夫先謝過方虛聖今日贈飲。」

    在場的人一聽,立刻明白,方運拿出茶來表達歉意,章大學士也意識到方運是真誠道歉,也立刻感謝表示是自己誤會了。

    吳家主道:「文會先後推,先飲一杯茶再說,這等靈茶必然有提神醒腦之功效,有助於文會。」

    眾人欣然答應,於是吳家主要派人泡茶,哪知章大學士親自為眾人泡茶,並親自把每一杯茶遞到每一位來客手中。

    方運欣然接過章大學士遞過的茶杯,兩人相視一笑,化干戈為玉帛,之前的不快煙消雲散。

    在場的幾位大學士輕輕點頭,一位贈茶,一位泡茶,相互諒解,方顯讀書人本色。

    方運身為血芒之主,每個月都趁崇文院假期前往一次血芒界,指點血芒界的發展,也順便從血芒界找一些不錯的特產。

    血芒界沒有更高級的神茶,但靈茶達十二種,方運各帶了幾十包,已經送出去一部分。各種茶自己都品嘗過,這種茶稍微不同。

    方運笑道:「在飲茶之前,我要提醒諸位,這茶必須在泡好后百息內喝光,否則的話……稍稍遠離茶嘴。」

    章大學士一愣,看了看自己眼前的茶壺。

    方運笑道:「靜等百息,可得茶名。」

    章承宣輕輕點頭,輕啜靈茶,眉頭先是輕輕一動,然後閉上雙眼,接著用才氣封閉聽覺,全身心沉浸在新的靈茶之中。

    其餘人也都懂品茶之道,尤其是品嘗靈茶,皆封閉視覺和聽覺,最大程度體驗茶水。

    方運之前喝過,便沒有封閉視覺與聽覺,一口喝下,自舌頭到胃彷彿有熱湯滾過,全身三萬六千個的毛孔無一不舒坦,隨後,一種奇特的花草香在口中和鼻中翻滾,久久不止。

    過了數十息,眾人才陸續睜開眼睛,一時間竟無人說話,怕一開口茶香從嘴裡跑出來。

    百息一到,茶壺發出輕微的響動。

    所有人又好奇又戒備地看向茶壺,隨後就見一團團火焰從茶嘴噴出,鮮紅明艷,如夏花綻放。

    「此茶何名?」章承宣面有喜色。

    「花焰。」方運道,「燃燒之後,裡面殘留茶灰,同樣異香撲鼻,再次沖泡,入口有一種綿長的苦味,但其後變得甘甜,如漿掛喉,之後再變苦,如此反覆七變,最後味道消散。」

    「諸位,品茶要品完!」章承宣再次泡茶,分外歡喜。

    靈茶花焰給眾人帶來不小的驚喜,眾人一邊品茶,一邊談茶,足足過了半個時辰才正式開始文會。

    今日文會主要討論喚兵類戰詩的運用。

    吳家主作為主持者,首先詳細說明喚兵戰詩的作用。

    方運認真聆聽,心中默默記下,整理歸納。

    在翰林或翰林以下,喚兵類戰詩用途最多,但從大學士開始,喚兵類戰詩用途會減少,原因無他,大規模喚兵戰詩的上限是喚出妖侯層次的兵將。

    也有戰詩能喚出妖王或大妖王層次的兵將,但數量只能是一個,很難突破這個限制。

    哪怕是極為強大的大儒,能喚出十萬兵將,一般也只有一位妖王層次的將軍和數百妖侯層次的將軍,剩下的都是妖帥、妖將或妖兵層次的。

    這十萬兵將足以對妖王造成影響,但對大妖王的作用微乎其微,一擊而滅。

    在場的都是翰林或大學士,不談大儒戰詩,只談翰林或大學士戰詩,所以喚兵戰詩還是能發揮不小的作用。

    「面對妖王或蠻王,喚兵戰詩的主要作用便是阻撓,以戰詩兵將殺死妖王的可能性微乎其微,所以,我們今日主要研究如何以喚兵戰詩阻撓敵方。」最後,吳家主說出了更明確的討論範圍。

    圍繞著這個主題,眾人討論起來。

    足足討論了兩個時辰,吳家主微笑道:「我發現一些矛盾的觀點,有人認為喚兵類戰詩應以數量取勝,還有人認為在精不在多。好,那麼我們圍繞這兩個觀點,展開討論。孫大學士,您先說。」

    數息之後,文會陷入激烈的爭辯之中。

    方運一開始並不開口,只是傾聽,到了後面才開始參與辯論。

    等這個觀點討論的差不多了,吳家主稍作總結,隨後又開始拋出新的辯題。

    在吳家主的引導下,文會討論越發激烈,在場的人以兵家居多,經常有人吹鬍子瞪眼,拍桌子喊叫,大家都知道這是對事不對人,不以為意,脾氣好的反而笑面以對。

    一個辯題接一個辯題繼續,哪怕不能完全說服一方,雙方也都受益匪淺。

    「旭日將升,咱們討論最後一個話題,喚兵戰詩以快為主,還是以穩為主?」

    大學士章承宣搶先答道:「自當以快為主!戰場瞬息萬變,機會稍縱即逝,面對強大的妖王,穩不住,只能以最快的手段阻擋,然後用唇槍舌劍、文台或強大的戰詩詞將其滅殺!」

    「老夫以為,正是因為戰場瞬息萬變、意外連連,才要更穩!喚兵戰詩,只有又穩又准,才能完成阻擋,太快無用,又不是賽跑。」

    「此言差矣!在下以為……」

    眾人陸續加入爭辯,而方運也參與其中,方運站在「求穩」的一方,因為曾經的作戰經驗告訴自己,快的確不如穩。

    很快,方運就跟章承宣對上,兩人開始此次文會上的第三次交鋒。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