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章大學士或許對『穩』字理解有誤,《說文解字》有言,穩可做安。何為安?靜也!穩,乃是穩中求勝,並非貽誤戰機。若是太急,反而會影響判斷。這穩與急,更深一步,便是對才氣的利用效率,同樣的才氣,如何做才能起到最大的效用?一股腦扔出所有的戰詩詞,除了消耗才氣,一無是處。綜上所述,方某以為,穩勝於急。」

    「此中之『急』,並非是著急之意,而是快速、迅疾之意。《孫子》有言,『疾如風,徐如林,不動如山,難知如陰,動如雷霆』,此乃《軍爭》之言。何為軍爭?勝利之道便是軍爭!兩軍對壘,以『疾如風』為始,以『動如雷霆』結尾,這便是兵法之道!喚兵戰詩,自當尊兵法!」

    「章大學士此言差矣。觀其勢可為而行之,方有疾如風,方可動如雷霆,如何依勢而為?非穩不可,若無穩,則急如狼奔豕突,如惡犬奔於街、眾兔躥於野,空有煙塵,不得其道。」

    方運說到此處,多人微笑,方運此言如畫在前,極為形象。

    兩人繼續爭論,以至於其他人乾脆停下來,聽兩人表達觀點。

    很快,眾人發現兩個人的不同之處,章承宣乃是典型的兵家將軍,爭辯也是單刀直入,經常引用兵家經典內容,堂正剛毅,但過於直。

    方運的風格相反,喜歡以小見大,同時旁徵博引,不僅涉及兵家,儒家和雜家亦在其中,甚至還引用了醫家和工家的眾聖經典,更加廣博,趣味性十足,讓人不知不覺間認同。

    一個專精兵家,一個涉獵百家,一時間竟然不分上下,旗鼓相當。

    在場的翰林們看著方運,心生敬意,自認為若是爭辯其他,或可與章大學士一較長短,但是若是涉及兵法,必然落在下風,方運倒好,小小年紀就能不落下風,實在厲害。

    兩人說話如連珠炮一般,完全來不及思考,所有的話全都是從平日的積累中壓榨而出,是最能驗證學問的方式之一。

    吳家主聆聽兩人爭論,不久之後,發現太陽早早升起,門外有下人開始打掃,便示意他們離開,隨後略一沉思,露出笑容。

    「兩位且聽老夫一言。」

    方運與章承宣同時停下,一起望向吳家主。

    吳家主微笑道:「急穩之爭,頗為重要,但紙上談兵,不得要理。我看,不如兩位前往文戰場,喚出戰詩兵將,兩軍對壘,以場上勝負定文會輸贏,如此可好?」

    哪知章承宣搖頭道:「怎能如此。我是大學士,他是翰林,若是我勝了,便是以大欺小,若是我輸了,這張老臉往哪兒擱?不妥,很不妥!」

    眾人被章承宣的實話逗笑。

    吳家主道:「此次論戰詩,只准用與喚兵相關的戰詩詞,章老弟不準使用大學士戰詩詞,算不得以大欺小。」

    「倒也有理……」章承宣輕撫鬍鬚,還在遲疑。

    「方虛聖您意下如何?」吳家主問。

    方運道:「我倒是無妨,可以用文心吧?」

    「文心自然可用,至於唇槍舌劍或星位等力量就算了。您勝在天賦驚人,章老弟的優勢是經驗豐富,雙方各有優劣,若只是不準用大學士戰詩詞,雙方對陣公平合理。」

    方運點點頭,道:「我倒不覺得吃虧。」

    章承宣道:「既然方虛聖如此想,那老夫就下場一試,贏了不算勝之不武,而輸給虛聖倒也不算丟人。」

    「此處離孔府學宮很近,咱們就近找一處文戰場,雙方兩軍對壘,走!」

    眾人明明聊了一夜,可依舊精神抖擻,興奮地離開吳家,坐著馬車前往孔府學宮。

    路上行人很少,只有少數早讀的學子和即將準備擺攤的商販。

    不多時,一行人進入孔府學宮的一處文戰場。

    雙方見禮,分立一裡外。

    「請!」兩人說完,立刻提筆書寫戰詩。

    雙方放棄任何文寶,只用普通的筆墨紙硯。

    方運並沒有使用任何獨特手段,只是以奮筆疾書先書寫三境《風雨夢戰》,喚出寒鐵騎兵,然後又書寫《白馬豪俠篇》和《白馬篇》,喚出兩位進士將軍,接著準備書寫《易水歌》連詩《送荊軻》喚連詩刺客。

    一裡外的章承宣舌綻春雷道:「老夫以急而戰,那便先動了!」

    章承宣說完,他的二境翰林戰詩《踏連營》化為一千五百餘強壯的將士,沖向方運,殺聲震天。

    不僅如此,章承宣在使用神來之筆的同時,同時出口成章,不過數息之後,就形成上萬戰詩兵將沖向方運,鋪天蓋地,宛如山崩於前。

    章承宣微笑道:「我乃大學士,文宮之中才氣煙柱化雲,書寫翰林戰詩云氣極少震動,我先休息十息,之後再喚出兵將。我無文心『得寸進尺』,無法為這些戰詩兵將增加力量,也不算欺你文位低。」

    一位翰林愣住,低聲道:「我們倒是忘了,章先生是大學士,他書寫喚兵戰詩,數量要遠遠多於翰林。這下,方虛聖不妙啊。」

    「你們看,此刻方虛聖只喚出一千五百寒鐵騎士,數量遠遠少於章先生啊。」

    「方虛聖的戰詩兵將是強,但就算有文心得寸進尺,能為戰詩兵將使用強弓詩、增護詩等諸多戰詩,也不可能戰勝十倍的敵人。」

    「咦?方虛聖的得寸進尺似乎不弱,這些寒鐵騎士身上詩光連閃,實力增強了不少。」

    「若是戰詩兵將一對一,方虛聖必勝無疑。」

    在上萬兵將之前,區區一千五百寒鐵騎士正準備出擊。

    這些寒鐵騎士數量雖少,但全身光華閃動,每頭騎兵身上都有出征詩《常武》的效果,身體素質暴增一倍有餘,同時有增護詩《衣鎧》,如同額外穿上一套鎧甲,而且他們的兵刃散發著妖異的光芒,那是翰林強兵詩《鋒刃》的作用。

    隨後,方運吟誦了一首去年所作的戰詩,《賦菊》。

    待到秋來九月八,

    我花開后百花殺。

    衝天香陣透寧安,

    滿城盡帶黃金甲。

    這首詩初成之時,詩成騰龍,並不是戰詩平常的力量,而這一次,展現出這首戰詩的正常力量。

    就見天空落下少許菊花,落在寒鐵騎兵的身上,為他們的鎧甲和兵器包上金光,強化他們的防護與攻擊力量,與此同時,所有的寒鐵騎兵身上散發著淡淡的菊花香氣,凡是接近他們的敵人,猶如「我花開后百花殺」,全都被香氣侵蝕,力量流失。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