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讓我去兩界山,便是第九山的真正考驗吧。」方運問。

    「的確如此。這一戰,妖界在試探人族的實力,在為第二次兩界山大戰做準備。此戰之前,兩界山上空有白虹氣沖畢參,因此,兩界山兵部把這場戰役命名為『畢參之戰』。你所要做的,便是讓人族獲得畢參之戰的勝利!」書山老人道。

    方運愣了一下,盯著書山老人深邃的雙眼,緩緩道:「的確比殺死妖聖和收降蠻族容易一些。」

    「老夫很看好你。」書山老人一本正經道。

    方運頓覺頭疼,道:「我更希望您在開玩笑。畢宿和參宿乃是白虎七宿中的兩宿,而白虎眾星主殺伐,氣沖畢參,乃大凶之兆,兵部竟然把此戰命名為『畢參之戰』,顯然是做好破釜沉舟的準備,甚至當成第二次兩界山之戰的第一戰。」

    「兩界山兵部的確有這種說法。」書山老人道。

    「第一次兩界山之戰分為八場戰役,除了最後一戰獲得龍族援助算是慘勝,前七場戰役盡皆失敗。我一個翰林,憑什麼能讓人族在此戰獲勝?」方運問。

    「我無法回答你,只知道,你若想通過第九山取得完整的無上文心『一心二用』,還有更大的好處,便要勝利。」書山老人道。

    「哦?第九山有無上文心我能猜到,難道還有更大的好處?」方運盯著書山老人的雙眼,懷疑他在畫大餅。

    「有,非常之大。」書山老人正色道。

    方運皺起眉頭,沉吟道:「此戰涉及兩界,雖無聖位出手,但決定性的力量是妖蠻王者與大儒,我何德何能決定勝負?」

    「因為並非是全面開戰,妖族極少有大妖王參戰,因為妖族最優秀的大妖王和大蠻王都在各地修鍊,為葬聖谷和最終之戰做準備。只有兩界大戰全面爆發,大部分妖蠻王者才會參與。偶爾有妖蠻王者出戰,也會有大儒在高空糾纏,對畢參之戰沒有根本性影響。」書山老人道。

    「這樣啊……看來我別無選擇,為了第九山,只能答應下來。我何時進兩界山?」方運問。

    「時間並未確定,所以你有足夠的時間準備。在兩界山正式徵召之前,你要把珠江軍抓在手中,這是你取勝的必經之途。當然,你若在孔聖文界眾叛親離,也就不用去兩界山了。」書山老人淡然道。

    「眾叛親離?」方運敏銳地抓住這四個字道,「您是什麼意思?在我……在張龍象被抓的十年,珠江軍必定有變,看來孔聖文界之行不會順利。我差點忘了,張龍象到底有沒有正式定罪?他是否逆種?」

    「他是否逆種不重要,重要的是……」

    方運立刻打斷書山老人的話,道:「老先生,請恕我無禮,他是否逆種很重要,他的經歷對我來說也很重要!您讓我變成他,卻又不告訴我事情的來龍去脈,我認為,這不是考驗,是在戲耍!張龍象到底是否逆種?我希望得到確切的答案。」

    書山老人面無表情道:「張龍象之事,牽扯甚廣。張龍象之所以被懷疑逆種,最後抓捕入獄,是因為他的父親張萬空。此中緣由,等你完成第九山的考驗,我再詳說。或者,你可以自己尋找。我這裡有一本冊子,裡面記錄了張龍象的一些過往,還有他熟悉之人的相貌,牢記此書然後銷毀。」

    書山老人說完,遞給方運一寸厚的書籍。

    「多謝老先生。」方運客氣地說完,接過書籍,開始閱讀張龍象有關的信息。

    張龍象的父親叫張萬空,天資驚人,九歲成童生,十一歲中秀才,十五歲中舉,十九歲成進士,二十七歲晉陞翰林,四十二歲成大學士,本有希望晉陞大儒,但一直停留在大學士。

    張龍象被張萬空寄予厚望,自小聰慧,但比張萬空差少許,二十六歲才中進士。

    在張龍象二十九歲那一年,其父張萬空消失,有他國之人親眼見到張萬空逆種,雖然除此之外沒有任何證據,但楚國不能放任不管,所以緝捕了張龍象,這一關就是十年。

    張龍象在獄中不僅沒有頹廢,反而認真修習,在三十五歲那一年,晉陞翰林。只不過,就在半年前,得到一個消息后便魂不守舍,最終文宮崩潰,死於囚牢。

    書中詳細介紹張龍象的重要經歷,也介紹了張龍象的好友和社會關係,但卻對他父親的失蹤和他的死避而不談。

    方運快速看完這本書,全部記在腦海中。

    「老先生,書中並沒有記載我被無罪釋放。」方運看著書山老人道。

    「準確來說,你的確不是被無罪釋放,你將因為證據不足被楚國釋放,繼續繼承楚國張家的『珠江侯』的爵位。」書山老人道。

    方運的眉頭擰成一股繩,心中隱隱有些煩躁,無罪釋放和證據不足,都會釋放,但涉及逆種,措辭不同造成的影響截然相反。

    「難道就不能說是楚國錯了,我並非是逆種?」方運問。

    「能讓你重新繼承珠江侯爵位已經殊為不易,讓楚國王室認錯絕無可能。你還有何疑問?若無疑問,我便把你送入孔聖文界。」書山老人道。

    「既然讓我出戰,我必然要用最好的戰詩詞,可我一旦紙上談兵,必然會出現原作寶光或我自身獨有的特徵,豈不是暴露身份?」方運問。

    書山老人道:「你以為老夫為何把《易傳》暫借於你?只要有《易傳》在,不要說你的聲音,連你的戰詩和所有力量在他人眼裡都會出現變化,與方運所用完全不同。不要說妖族王者或人族大儒,哪怕是萬界半聖齊聚,都看不出。除非妖族大聖親臨兩界山,仔細觀察你,否則你永遠不會暴露行跡。」

    「原來如此,《易傳》畢竟是孔聖親書,那我便放心了。既然你說借我,我可否動用《易傳》之力?」方運問。

    「不可!」書山老人道。

    「那我……」

    方運話未等說完,書山老人一揮手,袖中噴發出萬丈霞光,淹沒方運。

    「你……」

    方運哭笑不得的聲音在書山上空飄蕩。

    滴答……滴答……滴答……

    方運首先聽到滴水聲,隨後一陣腐臭的氣味鑽入鼻腔,本能睜開眼睛,映入眼帘的是一處陰暗的牢房。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