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苟家的立刻拿出早就準備好的兵刃,柴松和向瀾死死盯著方運,全身肌肉緊繃,才氣與天地間的元氣開始相互吸引。

    「你走不出苟家的大門!」柴松沉聲道,猶如一頭兇狠的惡狼。

    「張兄,把東西交出來吧,你是堂堂翰林、一國侯爺,不應當做這等事!」向瀾道。

    方運看著向瀾,譏笑道:「苟家搶我張家之物、害我張家之人的時候,你可曾張過口?那時候,你連個屁都不敢放!就你們兩個,也配指摘我?」

    向瀾面色一沉,閉口不語,柴松哈哈大笑,道:「我們是不配說別人,但罵一個逆種卻天經地義!一門雙逆種,真……」

    「我爺爺不是逆種!」張經安大聲叫喊,雙眼冒火。

    這時苟寒從密室中跑了出來:「兩位世叔,快快擒下這個強盜,我苟家密室的寶物都被他盜走!」

    向瀾一言不發,柴松目光與舌劍都輕輕動了動。

    方運身體微微前傾,盯著柴松的眼睛,緩緩道:「你要刺殺珠江侯么?」

    洶湧的寒氣以方運為中心向四面八方侵襲。

    文質彬彬的向瀾立刻向柴松使眼色。

    柴松驕傲地昂起頭,輕蔑地看著方運,道:「不要以為出獄了,你就不是逆種翰林!殺了你,天下讀書人都會奉我為楷模!」

    「前提是你殺得了。」方運道。

    「交出來!」身後的苟寒大聲道。

    方運笑了笑,懶洋洋轉過身,道:「交出什麼?」

    「交出我苟家寶物!」

    方運笑了笑,看向張經安,問:「你還記得苟植那狗東西搶奪我珠江軍大旗的時候,說過什麼嗎?」

    張經安小臉通紅,怒道:「那個小狗說過『有本身來我們苟家拿!』」

    方運點點頭,道:「所以我來了!」

    苟寒雙拳緊握,怒目以對,道:「張龍象,有本事你等我父親回來!」

    「我本就沒想過走。把珠江軍軍旗拿出來吧,別逼我拆了苟家!」方運道。

    苟寒轉頭看向柴松與向瀾,哀求道:「兩位叔叔,你們也看到了,張龍象私闖祺山侯府,搶奪我苟家之物,還要拆了我苟家,請動手除掉這個逆種叛徒!父親已經傳書,一切罪責,由我苟家承擔!」

    向瀾猶豫不決,柴松道:「世侄你放心,有我在,他不敢撒野!張龍象,交出苟家之物,不然你永遠走不出這道大門!」

    「本侯入獄十年,沒想到當年不成器的東西竟然也能在本侯面前狂吠,有趣。」方運突然露出微笑。

    柴松輕蔑一笑,道:「張龍象,我看你在牢獄里蹲了十年蹲蠢了!當年我就不弱於你,不過你有個好爹,力壓同代大學士。現在的你連普通的翰林都不如,竟然敢嘲笑身為小八俊之一的我?可笑。」

    「我不只是嘲笑你,我還嘲笑所有跟苟家走得近的,你們,都是蠢貨!」方運伸出手,指著柴松的鼻子罵道。

    「你……」柴松怒髮衝冠。

    「我張龍象就站在這裡,你敢動我一根毫毛嗎?你不敢!滾一邊去,別擋我路!」方運毫不客氣道。

    向瀾眉頭緊鎖,當年的張龍象的確會偶爾口出狂言,但沒想到經歷了十年的牢獄之災,他竟然還保留著這種傲氣,心中更加躊躇,不明白這個張龍象是真的和以前一樣,還是在故意挑釁立威。

    柴松怒道:「你當我是三歲小兒嗎?我若動手,自然要在生死文戰中殺你!我問你,你可敢與我生死文戰?」

    「既然你自己尋死,我也就不客氣。等解決完苟植,我隨時可以與你生死文戰,不過……到時候你可不要害怕。」方運微微一笑,但笑容極冷,雙目中彷彿隱藏著一頭滅世巨獸。

    在場的苟家家丁只覺全身發涼,其他讀書人也隱隱感到這個張龍象身上彷彿真的有龍象之力,從他身上感受到威脅。

    「苟植?哈哈哈……小八俊雖未有公認排名,但我們私底下卻已經排過,苟植在小八俊的排名里,穩佔第一的位置,甚至有人說他絲毫不下於文界八俊之一的小郡王熊宇參。而熊宇參已經是大學士,即將帶領楚國大軍前往兩界山!」柴松道。

    方運聽到熊宇參的名字,故意流露出懷念之色。這熊宇參是楚國宗室,與張龍象同輩,兩人雖非知己,也算是有交情的朋友。

    「沒想到,宇參已經是大學士,可喜可賀……」方運說著瞥了柴松一眼,「至於苟植,豈能與宇參同日而語?你可以舔苟家的腚溝,但別髒了我的耳朵!」

    「你……」柴松滿面通紅,如同被人當眾揭穿一般。

    向瀾道:「張兄,多說無益。你既然如此有信心,那就請等苟植回來再與我們計較不遲。現在苟家無人,你以翰林之身欺辱苟家,未免過於跋扈,小心御史們彈劾你!」

    方運卻不理向瀾,伸手揉了揉張經安的頭髮,笑道:「你知道我最討厭誰嗎,就是這個叫向瀾的,苟植放個屁,他都能砸吧嘴細細品嘗然後稱讚苟植昨天吃的是何等山珍海味。我不能欺負進士,但苟家就可以欺負一個幾歲的孩童,這種奸人,當真是該把嘴縫上遊街示眾。」

    「說的好!」張經安用力點頭。

    向瀾饒是一直維持彬彬有禮的形象,眼中還是閃過一抹怒色,但他深吸一口氣,壓住心頭的怒火,道:「看來張兄在監獄里呆久了沒人說話,話也多了起來。是讀書人就不要說這些無用的廢話,等贏了苟兄再說也不遲!」

    「張龍象,你有本事就等我爹回來!看我爹如何把你大卸八塊!」苟寒道。

    「先把我張家的珠江軍大旗拿出來!」方運道。

    苟寒輕哼一聲,道:「我這就拿給你!我倒要看看,你如何扛著大旗離開!」苟寒說著離開藏書室。

    方運沒有跟上,而是慢慢悠悠向苟家正堂走去,毫不客氣地坐在兩張主座之一,並道:「經安,坐在我旁邊的椅子上。」

    張經安低聲問:「這樣好嗎?」

    「苟家傷樺叔、砸張府的時候,沒問好不好。」方運道望著門外的天空。

    「嗯!」張經安立刻坐了上去。

    柴松、向瀾和苟家其餘人站在正堂之外的甬道上,低聲議論。

    不一會兒,苟寒扛著一桿捲起的大旗,站在門口,猛地拋向屋內。

    方運一伸手,把大旗攝入手中,牢牢抓住。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