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張家的大旗旗杆原本有一丈高,但現在已經折斷,只有半丈,而卷著的大旗表面布滿鞋印,有幾個鞋印明顯剛剛踩上去。

    「狗雜種……」張經安氣得牙齒緊咬。

    方運把珠江軍大旗遞到張經安面前,道:「等文戰結束,你扛回侯府!」

    「是!」張經安馬上跳下椅子,向方運行了一個軍禮,激動地抱住比他還高的珠江軍大旗,用力拍打,撣去塵土,然後把大旗展開。

    淺黃的穗子,血紅且老舊的大旗,上有黑色隸書綉著「珠江軍」三個遒勁有力的大字。

    方運看著大旗,想起書中記錄有關珠江軍的歷史,哪怕自己並非是真的張龍象,心緒出現細微的起伏。

    楚國珠江軍,曾與秦國對壘,與趙國鏖戰,與齊國交鋒。

    曾殺入妖族腹地,也曾踏平萬頂蠻族帳篷。

    每一代的珠江軍,都赫赫有名。

    只不過隨著張萬空失蹤、張龍象被囚十年,珠江軍連番作戰,精銳損失慘重,如今真正的老兵不足五萬,另外十五萬都是從軍不足三年的新兵。

    楚國的力量雖然僅次於秦國和趙國,但因為身在文界的最南面,多處國境與妖蠻接壤,大片的國土被妖蠻佔據,實力遠不如從前。

    張經安出神地望著珠江軍大旗,突然低聲道:「我看過你高舉大旗的畫像,那時候的你沒有白頭髮。」

    方運默然,張龍象在獄中受苦十年,哪怕身為翰林,延緩衰老,鬢角也已經花白,頭上有少許白髮,遠比同齡的翰林更老。

    「你會去珠江軍大帳嗎?」張經安問。

    「等朝廷的文書下來,我就去。」

    「那你帶著大旗去吧,聽說珠江軍可能會被派往兩界山,你一定要和爺爺一樣,把珠江軍大旗插在兩界山城頭!」

    方運點點頭,沒有解釋把軍旗插在兩界山城頭是一件多麼困難的事。

    因為迄今為止,沒有哪支軍團有資格把軍旗插在城頭。

    兩界山大戰中,甚至沒有一支軍隊的大旗從頭到尾一直立在兩界山城牆之上。

    「將來,我也要舉起這面大旗!」張經安雙目炯炯有神。

    「你要先成翰林。」方運潑了一盆冷水。

    張經安目光一暗,小聲道:「我不喜歡讀書。」

    「不讀書,就不要說什麼舉起大旗!」方運猶如嚴父一般回應。

    張經安低下頭,晶瑩的淚珠吧嗒吧嗒下落,許久之後,輕聲抽泣道:「你要是早回來幾年多好,娘不會死,樺爺爺也不會死,我也能在學堂里好好讀書……」

    方運心中一顫,長長嘆息,不用張經安多說,書山老人給的冊子里寫得很清楚。

    一般的王侯之子,三四歲就會開始讀書,五歲就開始上學堂,而張經安在上學堂的第一天,就被大量的同窗辱罵,稱其為逆種,被排斥打擊,每天都是哭著回家,最後連一年都沒學完,不得不休學。

    那時候張家已經完全破落,不要說請先生,連足夠的眾聖經典都沒有,小小的孩子心中想的最多的便是如何過日子,哪裡有機會靜下心讀書。

    心散了,很難收回。

    方運沉默著。

    正堂里靜悄悄。

    時間慢慢過去,臨近傍晚,一個彷彿壓抑著無盡怒火的聲音從院子門口傳來。

    「張龍象,逆種豎子,待罪翰林,安敢在我祺山侯府撒野!」

    張經安的兩手一抖,縮在椅子上,緊緊抱著珠江軍旗,雙眼中涌動著難以磨滅的恐懼之色。

    方運穩坐上座,目光從天空的雲朵緩緩下移,落在說話之人的臉上。

    那是一個削瘦的身影,白色的翰林墨梅服在他身上稍顯寬大,此人一臉蠟黃,面色雖陰沉,但沒有絲毫的怒色,反而異常沉著,只是看向方運的目光不時閃過輕蔑之色。

    方運依舊坐著,雙目倒映晴空白雲,面無表情,緩緩道:「苟植,你現在跪地求饒,磕頭認罪,傳文天下懺悔,在人族用人之際,我給你一個機會。如若不然,勿謂言之不預也!」

    「好一個勿謂言之不預!張龍象你嘴上功夫越來越厲害,恰好我嘴上的功夫唇槍舌劍也不錯!今日,我便再度把你打落塵埃,踩著你的頭碾進泥里,讓知道招惹我苟家的代價!張逆種,你可敢與苟某生死文戰!」

    苟植緩步上前,目光猶如星辰,雙手背在身後,每一步都彷彿跨越千里,攜山帶岳,氣勢雄渾。

    苟家友人看到苟植,個個面露喜色,身為楚國小八俊之首,身為即將晉陞大學士的巔峰翰林,苟植絕對能夠當場斬殺張龍象。

    「爹!就是這個張龍象打了我一耳光,你一定要打回來!不,我要親自打回來,把他的臉踩進泥水裡,讓他終生恥辱!」苟寒大聲道。

    苟植昂首道:「打殺了逆種張龍象,就一併廢了張家的小雜種,當年我太過心軟,否則天下哪裡有這個小雜種的立足之地!」

    張經安眼前浮現當年苟植的種種行徑,身體輕輕顫抖。

    方運緩緩道:「經安,記住你的痛苦,記住你的恐懼,記住你的無能!」

    說完,方運起身,向苟植走去。

    張經安看著方運的背影,心中的恐懼突然消散,只覺眼前的身影已經撐住天空,哪怕天地崩裂也無法讓其彎腰。

    方運邁步前行,面色冷漠,道:「苟植,既然你敬酒不吃吃罰酒,就不要怪本侯了。你我對聖廟立誓,生死文戰,若我勝了,帶走在苟家的一切所得!」

    「你以為你帶得走嗎?我若勝,什麼都不要,只要你一條命!若是敢,就立誓,若是不敢,放開兩面大旗與苟家寶物,滾出荊州城,永遠不得踏足此地!」

    方運朗聲道:「請孔聖見證、聖廟明鑒,翰林張龍象,因苟家欺辱吾之妻兒家僕,豬狗不如,枉為讀書人,特於今日,請生死文戰,以誅此獠!」

    苟植立刻舌綻春雷道:「這是你自尋死路!苟某現在就立誓!請孔聖見證、聖廟明鑒,翰林苟植,因疑似逆種張龍象飛揚跋扈,破門奪寶,毆打吾子,特請生死文戰,以儆效尤!」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