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嗯!」這個十一歲的孩子情緒高漲。

    「來,我示範走梅花樁給你看!」方運帶著張經安向梅花樁所在的地方走去。

    方運一邊走一邊道:「軍中的梅花樁離地三尺三,直徑五寸,主要練習步法。妖蠻強大,一旦有機會騰挪,人族必須要靠靈活的方式戰鬥。老兵已經可以手持兵刃在梅花樁上練習,至於你這種新兵,看到梅花樁下的箭頭了嗎?你按照箭頭所指的方向在上面快速走動即可。我看看……」

    方運仔細看著前方的梅花樁,梅花樁的場地有兩處,目光一掃便數出每個場地的梅花樁有一百零八根,稀疏有序釘在各處。

    方運走到一塊梅花樁場地近處,輕輕一躍,如同鷹鶴一樣跳到最近場地的第一根梅花樁上,一旁的方源眼前一亮,這種從容和沉穩的動作,只有十年以上的老兵才能做到。

    有部分士兵正在梅花樁上練習兵刃甚至對打,得到方源的示意后立刻離開,站到梅花樁場地的外圍。

    「這裡有一百零八根梅花樁,普通士兵一步一樁,要用五十四息通過才算合格,精兵則需要二十息通過。經安你雖小,但既然立志當將軍,那必須要達到二十息通過的標準。為父便為你示範一次。」

    方運說著,大步邁出。

    砰砰砰……

    方源目瞪口呆,附近的士兵也紛紛看過來,他們全都本能地瞪大眼睛,難以置信地看著梅花樁上的方運。

    就見方運以比普通人全力奔跑還快的速度在梅花樁上疾行,每一次落在木樁上都會發出極大的聲響,身形如風,好似在飛一般。

    腳踏木樁的聲音如同密集的鼓點,僅僅七息之後,方運立在第一百零八根木樁上。

    「好厲害……」張經安雙眼放光,他看到一些老兵也在梅花樁上疾跑,但速度遠不如方運。

    三營的數百精兵望著方運,幾個武官向這裡走來。

    方運道:「七息的話……有些慢了,初來乍到,我就不用全力了。」

    一旁的士兵目瞪口呆,方源也格外驚異,這位張龍象的身體可比普通翰林強大太多。

    「經安,你試試。今日要跑足兩刻鐘。慢慢來,不要急。」方運十分和藹。

    「是!」

    張經安用力一跳,落在第一根木樁上,身體輕輕搖晃,急忙張開兩臂站穩身形。

    「開始吧,先不要急於求成,要先熟悉距離和落點,克服對高度的擔憂。你是新兵,這對你來說非常難,一定要加倍注意。」方運循循善誘。

    張經安卻笑道:「梅花樁而已,小事一樁,爬牆上樹我什麼沒做過?看著吧,兩三天我就能達到普通士兵的程度!」

    方運微微一笑,好似不以為意。

    方源看了一眼方運,眼中閃過一抹疑色。

    張經安看了一眼第二根柱子,猛地用力,左腳蹬木樁,右腳抬起,身體隨之向前跳躍,右腳落在第二根木樁之上,左腳隨之跟上,但身體開始搖晃。

    「很容易嘛!」張經安咧嘴一笑,露出兩排白凈的牙齒。

    方運微笑不語。

    方源又看了方運一眼。

    張經安再度跳躍,兩步、三步、四步……第三個木樁、第四個木樁、第五個木樁……

    不多時,張經安跳到第十個木樁,然後向第十一個木樁跳去。

    這一剎那,在場的所有兵士目光都有些變化,一些士兵嘴角甚至噙著笑意。

    第十個木樁與第十一個之間的距離,比之前的距離多了一寸,而第十一個木樁的直徑也少了一些,由於多年被人踩踏摩擦,所有木樁頂端的實際面積都會減小。

    張經安的右腳指尖踏在第十一個木樁之上,腳後跟踏空!

    「啊……」

    張經安大叫一聲,右腳從木樁上滑下,兩腿大幅度劈開,最後他擺著一字馬的姿勢重重摔在地上。

    胯部撕裂般的疼痛傳遍張經安的全身,他倒在地上,捂著大腿根部,疼得冷汗直流,口中不斷輕呼。

    方源又偷看了方運一眼,發現「張龍象」竟然依舊面帶微笑,絲毫沒有因兒子受傷而心疼。

    「我說過讓你小心,不要急,看清了再邁步,這第十與第十一木樁之間的距離比之前要大,你竟然連這都看不出來,我很失望!」

    方運的話讓張經安的心情雪上加霜,他再也笑不出來,只是扶著木樁徐徐站起來,然後就要爬上第十一木樁。

    「哼,要你管!我肯定能跑過梅花樁!」張經安不服氣道。

    「閉嘴!從第一個木樁開始,只要中途掉落,就重新開始!記住,你是我楚國與人族的士兵,不是什麼街頭的小混混!」方運毫不客氣道。

    張經安還想反駁,但想起方運的話,咬著牙,慢慢向第一個梅花樁走去。

    方運則微笑著向方源道:「幫我介紹一下三營的營校,我以七息的時間通過梅花樁,成為第一,理當有獎賞吧?」

    「不錯!從今日起,你可擔任伍長!」一個粗壯的大漢帶著數人走來,此人身體高大,全身的肌肉撐得白色進士服鼓脹起來,進士服的外面還加了一套鐵甲,走起路來嘩啦啦直響。明明負重極高,此人卻腳下生風,比尋常士兵走路更快。

    方運掃視眾人,只有這一個進士,於是微笑一拱手,道:「伍長張龍象,見過營校大人。這荊西衛中,我只是一個普通之人。」

    聽到「張龍象」三個字,眾多老兵和消息靈通的新兵面色大變,少數人目露凶光甚至恨意。

    進士營校看了一眼方源,方源輕輕點頭。

    「本校徐倉,歡迎張兄弟加入我三營!我荊西衛和其他地方一樣,有能者上,有功者賞。來人,去給張伍長換一身伍長服!」

    「謝徐大人!」方運微笑著說完,看向張經安。

    張經安羞惱萬分,低聲道:「不就仗著比我大么,看我怎麼追上你!一個小伍長而已!」

    徐倉突然面色一沉,厲聲道:「兀那小兵,報上名來!」

    張經安嚇了一跳,急忙挺直胸膛抬高頭,大聲道:「新兵張經安,見過徐營校!」

    「身為新兵,目無上官,當罰!從今日起,一個月之內飯菜減半,夜晚與勞役做工兩個時辰!如若再犯,加倍重罰!」

    張經安的小臉上布滿委屈,淚水在眼眶裡打轉,惹人可憐,但他沒有哭出來,倔強地大聲道:「小的知錯,絕不再犯,念在小的初犯,請營校減輕懲罰!」

    許多士兵忍不住笑起來。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