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睡覺去吧,最多還能睡一個時辰。」方運道。

    張經安坐在椅子上,低著頭,一言不發。

    方運繼續讀書。

    方運這些天一直在精讀儒家經典,因為馬上就要晉陞大學士,要儘快決定第一座文台的性質。

    就目前看來,儒家類文台最適合自己,以後就算形成其他文台,也不至於衝突。

    眾聖經典方運已經可以倒背如流,每一本都看了成百上千遍,了如指掌。

    不過,方運心中有所遺憾,因為若想真正理解一本儒家經典,最好的方式就是閱讀經典原本,可自己文位太低,過早閱讀半聖經典反而有害無益。

    除了閱讀半聖經文的原文,了解儒家經典最好的途徑便是著名的「石經」,可惜人族目前只有兩套石經,而且每一套石經都殘缺不全。

    沒有完整的石經,各國都不能用「太學」這個名字,只能改稱學宮,聖院太學也改稱為崇文院。

    得不到石經,方運沒有氣餒,因為即便成大學士或大儒再開始研讀石經也不遲,於是著重閱讀所有大儒對儒家經典的註疏,學習大儒對眾聖經典的訓詁和解讀。

    這些天,方運主要學習孔聖文界的大儒或大學士對眾聖經典的註疏。

    方運看得十分認真,翻頁也很慢,每看一句話,腦海中就會浮現數不清的文字,都是有關這句話的註解訓詁,更好理解眾聖經典的原文。

    「我……我想讀書。」張經安的聲音在書房中響起。

    方運充耳不聞,繼續讀書。

    「我要讀書!」張經安起身,盯著方運的面龐。

    在夜明珠的照耀下,方運一半臉上有溫潤的光芒,另一半臉則有淡淡的陰影。

    方運依舊不說話。

    張經安大聲道:「我要讀書!」

    方運翻頁,頭也不抬。

    「我說,我要讀書!」張經安再一次提高聲音。

    「無禮無狀之徒!滾!」方運一甩長袖,狂風驟起,卷著張經安衝出門外。

    哐當!哐當!

    書房的門打開又關閉。

    張經安突然衝到門邊,猛地推門,可發現打不開門,只能瘋狂捶打,同時大罵。

    「張龍象!你這個騙子!你說我可以讀書,你說我可以上學堂,你根本就在騙我!」

    「你故意逼我去軍營,逼我當亭長,逼我去挑糞,用不了多久,你也會逼我去要飯!你根本不是我爹!你就是一個逆種!你就是想折磨我!」

    「嗚……嗚嗚……」張經安趴在門上大哭起來。

    「我娘等了你那麼多年,你做了什麼?我有什麼錯?我只是個孩子!我有什麼錯?」

    「你欺負一個孩子算什麼本事?你有本事殺了苟葆那個老畜生啊!你有本事對付那些打我的人啊!你有本事去折騰楚王啊!你什麼都不是!你什麼都做不到,你只會欺負我!嗚嗚……」

    張經安的哭聲更大。

    方運始終不為所動,連翻頁的時間間隔都相差無幾。

    慢慢地,張經安的哭泣聲降低,最後沒了聲息。

    許久,敲門聲響起。

    咚!咚!咚!

    手指落在木門之上,聲音悠揚清脆。

    「孩兒有事不明,求見爹爹。」張經安的聲音從門縫中傳到書房。

    「進來吧。」方運再一次放下書,看向門口。

    張經安再一次走進書房,面向方運彎腰作揖。

    「見過爹爹。」張經安見禮完抬起頭,雙眼紅腫,面無表情,似乎被凍得麻木。

    「坐吧。」方運神態淡然。

    「謝過爹爹。」張經安一本正經坐在椅子上,腰身挺直,坐姿優雅,與方才完全不同,只是紅腫的雙眼有些煞風景。

    方運看著張經安,一言不發。

    「孩兒有一事不明,您讓我進軍營,當文官,又當傾腳頭,難道不是為了讓我讀書嗎?」張經安問。

    「不,這是你的選擇。」方運道。

    張經安搖搖頭,道:「一開始我也這般想,但事後反覆思考,我的一切選擇,都在您的控制之下。」

    「你錯了,不是你的選擇在我的控制之下,而是你的選擇太少。」方運道。

    「孩兒愚鈍,請父親大人賜教。」張經安謙虛地稍稍低頭。

    方運起身,走到窗邊,背負雙手,望著窗外。

    「你認為,讀書的用處是什麼?」方運問。

    張經安立刻道:「讀書是實現志向的最好方式。」

    「換一種說法。」方運淡然道。

    張經安臉上閃過一絲細微的尷尬,道:「正如聖元大陸方虛聖所寫的那首《勸學詩》,金銀財寶,高官權位,美人豪宅,只要讀書就有可能得到。」

    「你還是不懂。」方運依舊背對著張經安。

    張經安起身,向方運彎腰行禮,道:「請爹爹賜教。」

    「你可以選誰當你的爹娘、選何時出生嗎?」

    「不能。」

    「你在呱呱墜地后,可以選吃什麼做什麼嗎?」

    「不能。」

    「你牙牙學語時,可以選學什麼話嗎?」

    「不能。」

    「你上學的學堂,是你選的嗎?」

    「不是。」

    「你學習的書本,是你選的嗎?」

    「不是。」

    「那這些是誰幫你選的?」

    「是爹娘,是先生。」張經安認真回答。

    「你為什麼不自己選?」

    「孩兒做不到。」

    「你喜歡這些選擇嗎?」方運問。

    「談不上喜歡或不喜歡,只是有時候會心生反感,沒人願意當提線木偶。」

    「你很想自己做出選擇,對吧?」方運問。

    「我想人人都願意自己決定。」張經安中氣十足,認為自己說的有道理。

    「所以,你在認真讀書和不認真讀書之間,選擇了不認真讀書?所以,你在讀書和不讀書之間,選擇了不讀書?」方運道。

    張經安一愣,辯解道:「孩兒說過,當年事情複雜,孩兒也是無奈,畢竟當時孩兒年少無知,若是換成今日,定然不會畏懼他們,堅持讀書!」

    「無論說什麼,你都無法否定一件事,你做出了最錯誤的選擇!」方運道。

    「父親說的是。」張經安無言以對。

    「你說我在操控你,但若是沒有我,你現在就算十八歲成年,進了軍營,結果如何?」方運問。

    「沒有文位,哪怕再能殺敵,無非是成為伍長或什長,連隊長都當不上,更何況軍官。」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