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韋將軍,為何在此大呼小叫?」方運沉著臉進入公文房。

    韋長弦立刻裝出一副剛剛發現方運的樣子,道:「原來您在這裡啊,末將一時憤怒導致失言,還望侯爺勿怪。不過,請侯爺在明天前把積壓十日的公務處理完,若是因此引發士兵營嘯或嘩變,那鹿門侯大人就保不住你了!」

    方運冷漠地看著韋長弦,道:「鹿門侯何曾保過我?這就是你們的手段嗎?」

    韋長弦面色微動,隨後微笑道:「什麼手段?侯爺您多心了。末將這就告辭,請侯爺儘快處理完公務,莫教我家元帥難做。」韋長弦說著離開。

    公務房內的官吏忙道:「張大人您可來了。」

    方運點點頭,走到自己處理公務的房間,就見房間的桌子上擺著大量的公文,足有兩尺高,布滿整張書桌。

    這十日積累的文書,明顯比正常十天之和多。

    「看來他們終於按捺不住,開始對付我了!公文房雖然好處不多,但乃是機要重地,很容易找出疏漏並問罪。上一次他們已經找出公文房的疏漏,這一次,絕對不會善罷甘休,一旦出手,事態必然會擴大!莫非,他們真要因為這些公文耽誤,而製造營嘯或嘩變?」

    方運心裡想著,給張青楓傳書,讓他馬上去各營了解情況,然後開始迅速處理公文。

    方運一拍公文,才氣涌動,公文飛起,未裝訂成頁的在半空一字排開,裝訂成頁的則在風的吹動下飛快翻動,和那日方運閱讀親衛營積累的公文的模式相同。

    很快,方運閱讀完所有的公文,然後左手提官印,右手持毛筆,控制才氣翻頁,或提筆批示,或蓋上官印。

    每處理完一份公文便用才氣將其拋到屋內的地面,屋裡的官吏們急忙去翻看。

    方運很快發現,有些公文是之前故意積累下的,明顯早有準備。不過,好在方運只有傳達轉遞權,沒有決定權,就算真的有所疏漏,也不會是多大的罪名,除非是造成極為嚴重的後果。

    不多時,方運收到張青楓的傳書。

    「你會不會太多心了?我暗中問過各軍的人,都說沒有什麼大事。唯一和你有關的,就是最近公文房文書不通,各層各軍的聯繫變得遲緩,士兵的家書遲遲無法到達,而他們寫的家書也遲遲送不出去。你只要今日解決那些公文,我看不會出什麼問題。」

    「多謝,或許是我多想了!」方運一直忙到傍晚,終於處理完所有的公文,長長鬆了口氣。

    放下毛筆,方運輕輕揉了揉手腕,正好回住處,卻收到祝奉穹的傳書。

    「你是準備完成《過零丁洋》,還是寫一首新詩?」

    「你不是說三日內解決嗎?」方運本來有些疲憊,傳書的時候更沒什麼好脾氣。

    「你在孔聖文界一切有關文名之事,皆由老夫定奪!老夫難道無權過問了?張龍象,要記住你的身份,你只是一個幸運的小翰林,不要說在孔聖文界,就算在你們小小的楚國,能絕你聖道者也大有人在,而老夫,勝過你們楚國除大儒之外的所有人!你只有勝過方虛聖,才有資格跟老夫討價還價!」

    「你若能勝過我,為何你不去與方虛聖文比?」方運傳書反唇相譏。

    「荒唐!老夫找你,不是打嘴仗,老夫現在問你,何時能寫出一首好詩詞?」

    「你只在乎好詩詞,你可知鹿門侯已經準備對我動手?所謂的十日禁足,是他們早就想好的手段,就算我沒有醉酒大罵,他也會在這個時候發作!上一次他找出公文房的疏漏,只是開始,這一次,他極可能會治我一個大罪,我若挺不過去,必然會再次下獄。若是挺過去,他們恐怕會使用更激進的手段!」

    「老夫不管,你若寫出一首抨擊楚國與鹿門侯的好詩,一切好說,你若作不出來,便自生自滅吧!老夫只看結果,不看經歷!」

    方運咬著牙,過了片刻,開始深呼吸,緩緩控制自己的情緒。

    「好一個第九山……」

    方運站在門口,抬頭望向夜晚的星空。

    這一刻,方運感受到一層又一層的力量壓在自己身上,甚至感覺自己的心中蒙上一層陰影。

    闖第九山的壓力,楚國國運的壓力,身為疑似逆種翰林的壓力,秦國丞相祝奉穹的壓力,珠江軍和鹿門侯的壓力,蓮山關蠻族大軍的壓力,兩界山畢參之戰的壓力……

    方運面色微變,因為想起一個看似無比荒謬的可能。

    「既然聖典《易傳》能掩蓋我的一切痕迹,才氣氣息、詩詞異象、相貌語氣,那麼,當我在困境之時,宣稱自己是方虛聖,《易傳》會不會也掩蓋下去讓別人依舊當我是張龍象?若是我現在退出第九山,書山老人會同意嗎?我若無法解決有關張龍象的恩怨,會不會死在孔聖文界?」

    「第九山上,到底有何物?」

    方運越想,心中越沉重。

    突然,張青楓發來緊急傳書。

    方運急忙拿起官印查看。

    「珠江軍的左軍、右軍、后軍和鹿門軍中,有許多士兵在抱怨你,說你無能!天氣漸熱,前些天本來是換裝的日子,可你不在,不傳達文書,現在士兵們還穿著春裝。早晨有一場雨很清涼,可那場雨過後,珠城天晴,日頭火辣辣的,一些士兵在午後練兵時竟然因為穿得過熱而昏倒,許多士兵不得不光著身子完成午後的訓練。」

    「你收回了珠江侯府的產業無可厚非,但是,那些產業相關的百姓因為變化難以適應,有的沒了營生,有的收入大減,而這些百姓有些子侄親戚在珠江軍中當兵,他們一直在軍中抱怨。不僅如此,午後一直有人在暗中說最近之所以收不到家書,都是因為你拖著不批複文書,而且數天前所有士兵給家裡的書信都留在珠城,還沒有送走。」

    「你之前擔心的一點都沒錯,鹿門侯早就處心積慮對付你,讓你進公文房前,就已經暗中布局,找時機禁足你,然後再煽動士兵。老夫懷疑,今夜軍中恐怕會出現營嘯!」

    方運很清楚什麼是營嘯。

    軍營的環境與外界不同,太過封閉,一旦壓力太大,而士兵得不到緩解,就會有人崩潰,大喊大叫,只有一個人崩潰,必然會讓附近的人精神出現問題,最後全軍陷入瘋狂之中。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