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哦,看來苟大學士文位有所提升。記得苟大學士之前是致知境,現在已經是誠意境了?我楚國,可是剛剛死了一位誠意境的大學士啊。」方運綿里藏針道。

    「鹿門侯之死,頗為蹊蹺,此事老夫絕不會善罷甘休,總有一天會查個水落石出!」苟葆死死盯著方運。

    「那你慢慢查吧,本侯還有正事要做,懶得與你這種人勾心鬥角。」方運說完轉身欲走。

    「老夫惜才,給你一個機會。在祺山軍與珠江軍前去城牆作戰之前,只要你交出我祺山軍大旗,過去恩怨一筆勾銷。」苟葆傲然看著方運。

    方運聽而不聞,對屈銅與解炳知道:「勞煩兩位帶我們去珠江軍的營房。」

    兩個舉人輕輕點頭,繼續向前行走。

    苟葆冷冷一哼,道:「珠江侯,你可不要忘記,兩界山也可文戰!你若不交出祺山軍大旗,文戰之時,你將會搭上珠江軍大旗!」

    「無聊透頂。」方運隨口道。

    珠江軍的眾將士故意笑起來,一邊走一邊陰陽怪氣調笑。

    「大敵當前,堂堂大學士竟然為了一面旗生死文戰,這人怎麼當上大學士的?」

    「這種大學士,到死都無法正心,更不用說成大儒。」

    「一面破旗而已,看把他給氣得。」

    「嘖嘖,那副頤指氣使的模樣,真把這裡當楚國了。」

    珠江軍揚長而去,把祺山軍拋在身後。

    幾個祺山軍的將領走到祺山侯苟葆身邊,暗中以才氣傳音,一邊商量,一邊看向方運的背影。

    不多時,屈銅與解炳知帶領珠江軍來到營房區域。

    方運抬頭一看,營房區域樹立著大量的二層小樓,紅牆黑瓦,整整齊齊。每兩排營房之間,都有兩排樹木與道路,隨著營房不斷延伸,道路與樹木也不斷增多,一眼望不到邊。

    「營房眾多,便於管理,被分成東南西北四大區,每個大區分甲乙丙丁戊己庚辛壬癸共十個中區,每個中區分為小區,小區的編號從一到一千不等,每個小區居住一支萬人軍隊。珠江軍有二十一萬,將被分配在南區的丁一百三十一到一百五十一區。現在位於城牆上的楚國『祝融軍』和『華陽軍』的一部分,就曾經住在這些營房中。」

    聽到祝融軍與華陽軍,在場的將士無不肅然起敬。

    「跟祝融軍、華陽軍等著名的『楚國上軍』比,咱們珠江軍也好,鹿門軍或祺山軍也罷,都稍遜半籌啊。」王黎道。

    張青楓嘆息道:「楚國原本有五大上軍,後來七國爭雄,只剩四上軍,皆為楚王親領。為迎戰兩界山,楚國最先派遣了祝融軍,隨後派遣了華陽軍和八支邊軍之一的尚武軍。可惜,祝融軍即便是我楚國的最強的上軍之一,在畢參之戰也被打得潰不成軍,祝融軍元帥劉大學士與兩頭妖王同歸於盡,以致於楚王只能在楚國重建新軍。華陽軍現在據說十不存一,尚武軍二十一萬,聽說只剩一萬餘人。」

    楚國眾將士的心頭沉甸甸的,既難過又羞愧。

    「聽說文界七國中,只有秦國好一些,積累的戰功大概能達到同等人數兩界山新軍的一半,但比兩界山的主力軍,還是差得遠。」

    「珠江侯,咱們楚國能不能一掃頹勢,就看您了。」一位老翰林嘆息道。

    方運點點頭,沒有說話,心中卻深感無奈,文界軍的實力本來就不如聖元大陸各國,卻偏偏要在兩界山這種殘酷的地方戰鬥。

    「兩界山的新軍,應該是近期從聖元大陸一些國家抽調的吧?」方運問道。

    解炳知回答:「是。除了北方三國在抵抗蠻族不能抽調兵力,聖元大陸其他七國已經派遣大軍助戰。新軍是泛稱,正確的叫法是聖元軍。目前城牆上分主力軍、聖元軍、古地軍和文界軍四大類。主力軍就是兩界山之人,古地軍就是其他古地的大軍,至於聖元軍與文界軍就不用多說。」

    「目前只有孔聖文界之人能出文界作戰吧?」

    「正是如此。」

    張青楓問:「我們都知道兩界山有軍功簿。同樣是二十萬人的大軍,若主力軍的戰功能到十的話,其他各軍到多少?」

    屈銅愣住,而解炳知沉吟道:「各國各地軍功有高有低,同樣是聖元軍,蜀國與慶國就有明顯的差距,倒是可以平均計算。平均看來,如果主力軍戰功能到十的話,那聖元軍在六左右,而古地軍能到七,畢竟其他古地的環境比聖元大陸惡劣,更擅長戰鬥拚命。至於文界軍,平均下來,大概能拿到一吧。秦軍在文界軍中最強,但也最多算是二,達不到聖元軍的一半。」

    楚國眾將領更加沉默,完全沒想到文界軍的實力如此低。

    方運聽后心中暗道書山老人真是狠,讓自己帶領實力最差的文界軍幫助兩界山贏得畢參之戰,這已經超出了正常的考驗範圍,沒深仇大恨絕對不會安排這種考驗。

    「軍營十分大,按照慣例,都是跑步前進,我等邊跑邊說。」

    於是,兩個舉人帶領珠江軍前往南區的營房。

    抵達營房后,兩個舉人交代了各種事項,方運立刻要求把規矩印刷成紙,下放到每一個什長手裡。

    隨後,珠江軍召開將領與校尉會議,在兩個舉人的指點下,制定訓練計劃。

    直到這個時候,珠江軍的將校軍官才發現,之前方運為他們制定的訓練計劃真的不算什麼。

    從第二天起,珠江軍迎來了地獄般的訓練。

    負重快跑、負重舉石鎖、負重走梅花樁、負重練兵器、負重練防守陣形、負重高處移動……即便到了夜晚,也要學習,諸如妖蠻的基本構造、各種機關的使用方式、兩界山城牆的防禦手段等等等等。

    這些操練對方運來說十分簡單,但對普通士兵來說非常要命,因為一旦做不好,就會被監軍抽鞭子,抽完會有醫家人醫治,傷口迅速癒合,有些人被反覆抽鞭子反覆醫治,差點崩潰。

    半個月後,珠江軍獲得了兩界山兵部文界司的嘉獎,因為珠江軍的意志強於文界各軍,甚至還強於著名的秦軍。

    珠江軍人人都知道是臨行前方運的激勵起到作用,得到嘉獎后,士氣更加高漲。

    一個多月後,方運收到兵部命令。

    珠江軍明日由備戰區正式前往交戰區,三日內將登上城牆作戰!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