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咚……咚……咚……

    兩界山城頭的戰鼓響起,那蒼涼悠長的鼓聲,猶如火焰,讓每個將士的血液沸騰起來。

    一位紫袍老者腳踏平步青雲立於天空,手持一支金光燦燦的兼毫毛筆,毛筆除卻金光,各處十分尋常,唯獨頂端竟然有一隻半透明的大白鵝正在拍打著翅膀,引吭高歌,似乎要用嘴去叼那些妖蠻。

    強大的文寶形成的靈物一般都是龍虎之類的凶物,而這支文寶筆形成的靈物卻是一隻鵝,看似有些可笑,但方運望著這支筆喜出望外,沒想到一上兩界山,就見到一件半聖文寶。

    書聖王羲之的三支聖筆之一,換鵝筆。

    王羲之極愛鵝,曾在會稽見一隊漂亮的鵝群,找其主人想要買下。鵝主是一位老秀才,見是王羲之,也不要錢,只求王羲之親書《周易》換鵝。王羲之應允,於是留下書成換鵝的佳話。

    換鵝筆甫一出現,只是發出照耀一丈範圍的金光,在紫袍老者把換鵝筆舉到頂點的一剎那,白鵝振翅,方運彷彿看到,白色的兩翼覆壓三萬里,天地為之一暗,令人窒息。

    隨後,換鵝筆下落,方運心中一緊,本能感到危機,因為此刻的換鵝筆彷彿一座萬丈高山從高空砸下,入地則地裂,入海則海空,這支筆若是落在兩界山,整座兩界山都會崩滅。

    筆落聖頁,萬星垂光。

    紫衣大儒被濃濃的星光包圍,猶如天地之主。

    這支換鵝筆,彷彿吸納萬界星光化為詩篇。

    筆尖點紙,戰詩瞬成,寶光連閃。

    出征詩《常武》。

    赫赫明明,王命卿士,

    南仲大祖,大師皇父。

    整我六師,以修我戎,

    既敬既戒,惠此南國……

    聖頁燃燒,天空赫然鋪開十萬里半透明的戰場,一位天子率領億萬雄兵,御駕親征。

    十萬里浩蕩戰場轟然炸裂,化為無數燦爛星光,如雨灑落,遍布兩界山城牆。

    兩界山城牆一段七萬人迎戰,十四萬人備戰,共五十段,總人數超過千萬,不過剎那間,所有人獲得出征詩的力量,所有人的身體瞬間變大,骨骼增強,肌肉鼓起,暗疾消失,力量變大。

    方運只覺身上的大學士服幾乎要被撐破,輕輕握拳,感覺體內有無窮的力量在流淌,若是妖侯不使用氣血之力,自己可以手撕無數妖侯。

    文界士兵們興奮地看看自己,看看身邊的人,文界得到的出征壯行效果和這裡的簡直有天壤之別。

    至少要童生的身體才能跟妖民比,秀才才能跟妖兵比,但現在每個士兵都感到自己可以跟妖兵對戰而不落下風。

    方運微笑著看向那些吃驚的文界將士,若無這種力量,人族的普通士兵根本無法對抗妖蠻,更何況,這只是大儒書寫,若是半聖親手書寫,普通士兵甚至堪比不用氣血之力的妖將。

    感受體內的力量,城牆上的每個人都充滿了信心。

    戰詩臨身,遠比任何話語的鼓舞更有力量。

    城頭的各軍開始布陣,大都很相似,所有的士兵都離北面城牆三十丈,到時候這裡會被戰詩兵將填滿。

    最靠前的士兵全部一手持盾一手持刀,他們之後是手握長槍的士兵。

    再往後,就是清一色的弓弩手,這些弓弩手身上都有佩刀,隊伍的後方擺放著大量的長槍刀斧,一旦妖蠻逼近,這些弓弩手會迅速換武器。

    方運最後看了一眼城外衝鋒的妖蠻,轉身遠離北城牆,腳踏平步青雲,向大軍的後方飛去。

    「布陣!」方運一邊飛行一邊下令。

    珠江軍布陣一開始與其他各軍毫無區別,最前面的士兵距離北城牆三十丈,其後是近戰士兵,再之後是弓弩手。

    但是,和其他各軍整整齊齊的弓弩手不同,珠江軍的弓弩手分成兩大軍,兩軍之間有一定的夾角,形成近「V」字形。

    附近的各軍將士詫異地看了幾眼,隨後輕輕搖頭,不再管珠江軍,而祺山軍的眾多將領忍不住哂笑。

    祺山侯苟葆正要開口嘲諷,但想起現在是戰時,老實地閉上嘴,露出輕蔑一笑。

    一個祺山軍將領低聲道:「聽說張龍象在珠城在研究陣形,前些天在兩界山的校場也一直演練,本以為他只是研究,誰曾想竟然真敢用在兩界山。看那些古地和聖元大陸將領的眼神,就像在看耍猴兒似的。」

    苟葆輕笑道:「他遠比你看到的更蠢,你們看,各軍之中,七萬大軍弓弩手只佔四萬,即便是以弓弩為主的無當飛軍,也只有五萬弓弩手,可是他珠江軍的七萬人中竟然有六萬弓弩手。看看那些弓手,很多只是訓練一兩個月的新手。好在有壯行詩加持,可以掩蓋弓手技巧方面的不足,否則的話,定然會成為笑柄。」

    「他成為萬界笑柄無所謂,關鍵是別連累咱們。七萬大軍有六萬弓弩手,萬一妖蠻沖入陣營中,必將全軍覆沒,毫無還手之力。早在很多年前,各軍就試過這種極端的方式,但血一般的事實告訴我們,凡是比例失衡的大軍,都會成為妖蠻的突破口,然後被滅軍!」

    「老夫以為,珠江軍堅持不了三天!」

    「三天?您太高看張龍象,我看,最多一天半!」

    方運平靜地看著城北的妖蠻迅速靠近。

    六萬弓弩手排列好陣形后,靠前的弩手只是進行準備,而靠後的弓手已經開始拉弓。

    讀書人將校均勻散布在各處,在弓手搭弓的時候,他們開始紙上談兵,書寫各自拿手的強弓詩。

    數息之後,就見城牆之上各式各樣的光華閃爍,那些光華落在弓弩手身上,隨後,他們碰觸的弓弩箭矢也多了極淡的光芒。

    每一支弓弩手大隊,都由一位舉人統領,每一位舉人都在使用舌綻春雷下達命令,他們準確控制舌綻春雷的範圍,相互之間不干擾,讓每一個士兵都可以聽到清晰的命令。

    「取箭!」

    「挽弓!」

    「揚弓!」

    隨後,各軍之中負責測量的工家讀書人手持魯班尺,配合十幾位善射之人射擊測量距離,宣布距離和射擊角度,由各軍軍官傳達。

    「試射!」

    嗖嗖嗖……

    漫天長箭飛射長空,在強弓詩等各種戰詩詞的力量下,這些長箭彷彿視空氣如無物,飛到最高點后,憑藉戰詩的力量,開始以更快的速度向下方落下。

    大多數長箭落在五里之外!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