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城牆上的主力軍老兵面無表情,但文界大軍的許多士兵面露驚容,沒想到自己可以射如此遠。

    升空的大儒望向珠江軍長箭的落點,然後看了一眼珠江軍與方運,若有所思。

    珠江軍長箭的落點範圍小,但更加密集。

    妖蠻大軍速度有明顯的減緩,但很快加速,一口氣衝到五里之內。

    幾乎在他們衝到箭矢落點的時候,各軍將校下達命令,舌綻春雷的聲音遍布城牆各處,雷聲滾滾。

    在珠江軍各將校下達命令之前,方運的聲音傳遍珠江全軍。

    「第一輪齊射,之後所有弓手按照演練之法,分三輪射擊!」

    一萬弩手沒有動,而五萬弓手一起挽弓。

    他們右手拉弓,左手固定箭矢,而每個人的左手都帶著皮手套,每支箭的箭頭,都被染了一層墨綠色的劇毒。

    「射擊!」

    眾將校下令,全軍射箭。

    五裡外,珠江軍正前方的一些妖蠻猛地抬頭,就見天空突然多出一片飛蝗般的箭雨。

    在看到箭雨的一剎那,所有妖帥蠻帥冷哼一聲,悶頭向前沖,因為他們身上的氣血鎧甲可以輕鬆抵擋這種程度的箭矢。

    那些妖民與妖兵則非常緊張,拚命想要躲避。

    而妖將蠻將們則各有不同,他們有的十分謹慎,有的則並不在乎。

    一頭褐色皮毛的鼠妖將本以為能躲開天空的箭矢,但突然發現非常密集,竟然躲不開,它猶豫剎那,決定節省一些,不使用更消耗氣血的妖術吹散箭矢,而是讓身體承受幾箭。

    鼠妖將躲開了許多長箭,仍有三支落在身體上,並非是要害部位,鼠妖將正準備繼續跑,卻聽到三聲輕微的聲音。

    噗噗噗……

    那是箭矢穿過氣血之力,穿透他的皮毛,進入血肉的聲音。

    鼠妖將愕然,難以相信這些看似普通的箭矢可以傷害自己,但下一剎那,他突然意識到,這些箭矢不僅有人族戰詩詞的力量,還可能是傳說中的屠妖兵器。

    當年,方運天演戰詩,讓人族的所有武器變成了屠妖兵器,可以維持數年之久。

    「下次一定要注意……」鼠妖將想著,突然感到腳下一軟,跌倒在地,想要起來,卻發現全身無力。

    鼠妖將用盡全力抬頭,就見又一片箭雨落下,發覺自己前方的箭雨似乎比左右兩側的箭雨更密集,隨後,他無力地閉上眼睛。

    在臨死前,鼠妖將突然無比羨慕人族,人族在戰鬥前要學習許多手段,可妖界不會教妖蠻如何應對人族,教了也沒有多少妖蠻能學到,只有猿族、狐族或一些蠻族才會像人族一樣做好充分的戰前準備。

    箭如雨下,大批的妖蠻倒地。

    第一輪齊射之後,城牆上的各軍要麼齊射,要麼輪射,但實際上,各軍弓手幾乎都在自由射擊,縱然有將校指揮,許多弓手也只是自己射自己的,儘可能地把箭矢傾瀉到城牆外,殺死更多的妖蠻。

    但是,唯獨珠江軍不同。

    只有在傳令將軍舌綻春雷說「射」的時候,對應的士兵才敢放箭,沒有命令胡亂射擊,會受到嚴懲,一些士兵在演練的時候吃盡苦頭,最慘的一些人甚至被逐出珠江軍。

    一位大儒目光一動,盯著珠江軍,很快發現,珠江軍竟然有一套嚴密卻簡單的系統!

    首先,由測距的工家讀書人憑藉魯班尺測量風速、距離、妖蠻移動速度等各項數據,然後經過計算,得出結果告訴一位傳令的進士將軍。

    隨後,由傳令將軍下達射擊命令,讓五萬大軍分成三支大隊射擊。

    在這位傳令將軍的命令下,五萬大軍形成近乎完美的三輪射,就見珠江軍的箭矢連綿不斷飛出城牆,落在四裡外的妖蠻之中。

    不過,各支隊伍中定然有一些小瑕疵,這需要將校指出調整,讓整支大軍的攻擊更加流暢。

    最前方的讀書人開始紙上談兵,喚出戰詩兵將。

    很快,大量的戰詩兵將出現在城牆與文界士兵之間,戰詩兵將的數量極多,陣形密集,把空白的地方填滿。

    這些戰詩兵將一半手持近戰武器,一半手持弓弩,而那些手持弓弩的戰詩兵將在讀書人的控制下,配合傳令將軍的節奏,進行三輪射。

    而且,這些戰詩兵將也同樣進行交叉射擊。

    戰詩兵將的攻擊距離短,而文界弓弩兵的攻擊距離遠,兩支大軍相互配合,對前方的妖蠻進行強大的火力壓制。

    方運從高空掃視前方,輕輕搖了搖頭。

    其他各軍將領的兵法並不弱,但在細處卻有許多不足。

    在這種純粹防守利用遠程射擊殺傷的階段,大量的兵法毫無用處,所以只有在細節方面深入研究,才能夠最大程度殺傷敵人。

    那麼,射擊的角度、方式、時機等等這些方面都是重中之重。

    方運知道兵家讀書人並非無能,而是大多數人都把時間花在戰詩詞、兵書或聖道之上,很少人會研究這種對自身聖道或兵書毫無作用的具體戰鬥方式。

    方運至今沒有出手,可其餘各軍的大學士或翰林已經想盡辦法使用戰詩詞或兵法增強各自的大軍。

    從高空看去,城外的妖蠻隊形有了變化。

    從第一到第二十城段,大多數妖蠻都在三四里的距離被射殺,無法衝到城牆一里內,就算有零星的妖帥衝到城牆下,也會被迅速殺死。

    從第二十城段開始,有許多妖蠻接近城牆,都遭到上方戰詩兵將的猛烈攻擊,導致無法攀爬。

    最後十四個城段由文界大軍負責,許多妖蠻已經開始攀爬城牆!

    但是,唯獨珠江軍防守的城段幾乎和第一到二十城段差不多,跟文界城段格格不入。

    從妖蠻城的方向看向兩界山,妖蠻在文界軍城段前形成了一個「凹」字形,無論如何衝殺,珠江軍前方的妖蠻始終無法衝破箭雨的壓制。

    很快,各軍大學士發現珠江軍的與眾不同。

    文界司的大司正親自聯繫方運,希望方運公布具體的練兵之法和戰術體系,並說明一旦在人族運用,不僅會給珠江軍軍功,還會給予他軍功。

    方運準備多時,直接把吞海貝中的文書用官印複製下來,傳書給對方。

    隨後,方運看向左側的祺山軍。

    祺山侯苟葆正望著珠江軍前方的妖蠻發愣,面色鐵青。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