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每一頭妖侯都有氣血鎧甲與妖煞護身。

    最前面的一頭犬妖侯連續遭到戰詩騎士的攻擊,閃亮的銀槍準確擊中它的胸口,它毫不在意,伸爪一揮,鋒利的爪子如同切豆腐一樣輕鬆切斷銀槍。

    但在他切斷銀槍的同時,三支長槍分別擊中它的兩肩與額頭,強大的衝擊力迫得它連連後退,它依舊滿不在乎,輕蔑一笑,但兩爪突然凝滯在半空中,然後低頭一看。

    這些長槍竟然能刺透它的火焰妖煞,擊中氣血鎧甲!

    氣血鎧甲毫髮無損,這是一件值得高興的事,但是區區戰詩騎士為何能洞穿堂堂妖侯的妖煞?哪怕是普通翰林以唇槍舌劍或戰詩全力一擊,也很難破開。

    這頭犬妖侯立刻意識到,書寫這個戰詩的主人很不一般,它掃了一眼方運,怒吼一聲,周身氣血噴涌,瞬間震碎三桿銀槍,但下一剎那,五根長槍從各個方向刺來。

    「蠢貨!」犬妖侯輕蔑一笑,突然猛地向前方拍出,兩爪的氣血外涌,最後撞在一起,瞬間形成恐怖的錐形氣血攻擊。

    血光一閃,前方十四個戰詩騎士全部破碎。

    犬妖侯正要攻向其他戰詩騎士,身體卻是一僵,因為它看到,每一個戰詩騎士死亡后,組成他們身體的天地元氣沒有消散,而是凝聚成一件兵器。

    或是青銅戰戈,或是一柄星光長劍,或是一張銀月弓箭。

    整整十四件兵器同時發動,如閃電般飛掠天空,直取犬妖侯。

    犬妖侯感受到前所未有的危機,本能將全身的氣血向前噴涌,形成一堵氣血牆壁,同時拚命後退。

    四支長箭最先與犬妖侯的氣血牆壁相遇,第一支立刻炸裂,第二支與第三支也炸裂,但第四支穿透氣血牆壁,很快無力下落。

    四箭之後,氣血牆壁崩潰。

    七把青銅戰戈與三把星光長劍以四鳴的速度,眨眼間穿過犬妖侯的妖煞,擊中犬妖侯的氣血鎧甲。

    三把青銅戰戈與兩把星光長劍最先與氣血鎧甲對撞,五道強大的力量炸開,瞬間把犬妖侯周身的氣血鎧甲震得碎粉。

    後面的四把青銅戰戈與一把星光長劍,毫無阻礙地穿透犬妖侯的身體!

    「呃……」

    犬妖侯被強大的力量撞得向後高高飛起,在落地的時候,他低頭一看,星光長劍在他的胸口留下尺許長的傷口,傷口血流如注。

    犬妖侯的心臟被斬碎,生機斷絕,無法血肉重生。

    「這是什麼樣的力量,為何能在氣血妖旗的庇護下將我瞬間殺死……」犬妖侯帶著無法理解的疑惑,落在地上,死亡。

    看到這一幕,那些讀書人們終於知道這首詩的恐怖之處。

    在接下來的數息內,多頭妖侯蠻侯全力出手,殺死上千個騎兵,而那些戰詩騎兵全部化為戰詩兵器展開攻擊。

    五息內,十九頭妖侯與十二頭蠻侯陣亡!

    百侯登城,未殺一人,卻已折損三成。

    位於其他城段的幾個妖蠻看到這一幕,嚇得沒站穩,竟然從城牆上掉下去。

    「不能殺這些戰詩騎兵!繞過他們,攻擊後面的人族!」一頭蠻侯大吼一聲,就向上跳起,要越過這些戰詩騎兵。

    但是,十餘騎高高躍起,長槍刺出,生生把那頭蠻侯擊退。

    妖侯蠻侯不過七十餘,但現在戰詩騎兵還有八千多!

    妖侯與蠻侯全被包圍。

    陸續有妖侯蠻侯想要跳躍,但都被戰詩騎兵阻擋。

    一頭鼠妖侯靈機一動,道:「一個一個殺!就算氣血鎧甲稍有損傷,在殺第二個的時候,也會恢復。」

    「好!」妖侯們大喜。

    但是,珠江軍眾將卻露出微笑。

    每個妖侯每息只能殺死一個戰詩騎兵,七十個妖蠻要一百多息才能殺光這些戰詩騎兵,而在這一百息內,珠江軍眾將士可以毫無顧忌出手!

    進士與翰林使用唇槍舌劍,舉人與秀才使用戰詩詞,用出方運教他們的狼群戰術,開始針對單個的妖侯展開攻擊。

    其餘弓弩手繼續不斷射擊,攻擊那些妖侯之下的妖蠻。

    看到妖侯蠻侯被包圍,其餘妖帥妖將等妖蠻立刻攻擊那些戰詩騎兵。

    一頭牛妖帥直直撞向一個戰詩騎兵,而那個戰詩騎兵立刻調頭向它衝鋒。

    一妖一騎對撞,就見那騎兵巧妙地避開要害部位,以鎧甲損失為代價,將長槍送入牛妖帥的胸膛,用力一絞一鑽,槍尖透體而出。

    瞬殺妖帥。

    那些妖蠻頓時嚇得停步,難以置信看著這些戰詩騎兵。

    一直關注珠江軍的讀書人們也暗暗震驚。

    一般來說,只有那種一次喚出一兩個戰詩兵將的喚兵戰詩,形成的戰詩兵將會很強,喚兵戰詩一旦數量過多,那麼個體實力會止於妖將,只有大儒才可能喚出大量妖帥層次的戰詩兵將。

    現在方運的普通戰詩騎士竟然能一招殺死妖帥,意味著這些戰詩兵將有頂尖妖帥的實力,怪不得它們可以憑藉數量阻擋妖侯們,若是實力僅僅是妖將層次,再多也不可能攔得住妖侯。

    但是,妖蠻在攻城,即便明知道不是戰詩騎兵的對手,它們也只能硬著頭皮上但方運僅僅分出五百戰詩騎兵,便能擋住它們,然後配合弓弩手輕鬆射殺。

    被數千戰詩騎兵包圍的妖侯蠻侯們苦不堪言,他們不僅要承受戰詩騎兵連綿不斷的攻擊,而且不能全力以赴快速殺死大量戰詩騎兵,還要被人族的讀書人不斷攻擊,幾乎每隔數息就會有一頭妖侯或蠻侯倒下。

    隨著登城的妖蠻越來越多,戰詩騎兵不斷死亡,很快降到三千。

    一些妖侯暗中觀察,一旦戰詩騎兵再降一些,就無法形成有效的包圍,他們可以強行衝出去。

    隨後,這些妖侯發現,方運揮筆,書寫戰詩,依舊是這首《從軍行》。

    新的一萬戰詩騎兵從天而降,把剩下的妖侯蠻侯徹底圍困。

    妖侯蠻侯們露出絕望之色,有幾頭妖侯竟然突然全力出手,殺掉上百個戰詩騎兵,最後被上百件兵器擊中,直接被打成肉泥。

    許多人族輕輕鬆了口氣。

    妖蠻的百侯登城,已經失敗。

    這些人望著方運,難以想象他僅憑一首詩就破掉百侯聯手,這可是妖海戰術中最強的攻勢。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