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清風徐來,休整一天的十四支文界大軍再一次排著整齊的隊伍,登上兩界山城牆,分別站在十三個城段之後。

    和第一次登上城牆不同,每個珠江軍將士的臉上都寫滿了自信與鎮定,即便腥臭的血腥味充滿鼻腔甚至已經蔓延到全身,也沒有一個士兵嘔吐甚至皺眉。

    因為,在他們的記憶中,界山城牆是血與火之地,更是勝利與榮耀之地。

    方運環視四周,發現有幾支文界軍的將士與珠江軍相反,他們臉上寫滿了不安。

    今天文界軍仍然有十四支大軍,但燕國的兩支大軍已經合二為一,防守一處城段。

    方運默默看了一眼,之前登城的兩界山各軍都是如此,先是一國的兩軍合成一軍,然後是兩國的剩餘士兵合成一軍,最後是七國的所有將士合成一軍。

    隨後,方運看向珠江軍的後方。

    整整二十架嶄新的弩型機關屹立在城牆的軌道之上,其中十架機關是「光鐵毒箭弩」,還有十架機關是「牛頭撞角弩」,再加上方運手中的一支大儒文寶筆,花光了這些天的所有軍功。

    珠江軍今天之所以氣勢昂揚,也有一部分原因來自這二十架機關。

    其他文界軍之後,也有一些各軍用軍功換的機關,但沒有一架光鐵毒箭弩或牛頭撞角弩,都是次一等的機關,對妖侯能形成威脅,對妖王的作用並不大。

    其他文界軍的將軍每當看到珠江軍的這二十架機關都面有愧色,因為他們各軍的軍功都太少,根本換不到這兩種強大的機關,連換一架的軍功都不足。

    一旁祺山軍的將領看著那二十架比太陽更耀眼的機關,眼睛都發綠,有幾個將軍甚至直咽口水,恨不得衝上去把那二十架機關搶過來。

    在危急關頭,這二十架機關完全可以當成是二十位大學士,有沒有這二十架機關,幾乎就是生與死的區別。

    就在昨天夜裡,妖界已經停止了妖海戰術,數以億計的妖蠻陣亡,換來的只是人族百萬大軍的性命,這對於妖界來說是重大的失敗。

    從今天早上開始,妖蠻繼續使用正常的攻城方式,各族混合登城,從妖民到妖侯自由配合,妖王與大妖王依舊坐鎮後方,尋找合適的機會。

    時間慢慢流逝。

    文界軍的士兵不斷陣亡。

    祺山軍的靖郡王返迴文界,軍中只剩尚武侯與苟葆兩位大學士,在遇到妖蠻突然大舉進攻之時,兩頭大學士也難以完全兼顧,讓祺山軍不斷減員。

    又戰鬥了三天,祺山軍只剩九萬人,在休息的時候,其餘每國的兩支大軍合為一軍,這樣文界軍實際只剩六國大軍加上祺山軍與珠江軍,只能防守八處城牆。

    文界軍又休息一天,八支大軍第三次出現在界山城牆之下,等待登城命令。

    珠江軍與六國大軍的人數都超過十萬,秦國與趙國的大軍甚至都超過二十萬,唯獨祺山軍只剩九萬。

    八個方陣大小不一,最小的祺山軍略顯凄涼。

    王黎朗聲道:「苟大學士,您曾在戰前說過,要與我珠江軍比軍功,現在如何?我們珠江軍的軍功已經排到第六十七!而我們珠江軍滿打滿算,只戰鬥了六天!你知道這意味著什麼嗎?意味著若是計算每天的平均功勞,我們珠江軍已經位列前五!排在我們珠江軍前面的大軍,基本都陸續作戰一個月以上!」

    苟葆恍若未聞,直視前方的城牆。

    「苟大學士,你與我家侯爺比軍功,說好三個月後,贏者得到兩軍大旗,輸的一方把全部家產捐獻給兩界山,提供給人族,這話你可曾記得?難道,堂堂大學士不敢回答嗎?」張青楓問。

    苟葆冷哼一聲,也不去看張青楓,道:「三個月未到,諸位便彈冠相慶,未免太早了點。」

    「苟大學士在文界軍參戰之前,就聲稱珠江軍必敗無疑,跟您相比,我們不算早。」張青楓回擊道。

    「廢話少說,三個月之後見分曉。」苟葆道。

    王黎問:「老夫有一事不明,若是祺山軍人數驟減,無法參與防守,退出界山城牆,是算祺山軍失敗,還是算此事結束?」

    「老夫豈會那般無恥?哪一軍若被擊潰無法防守界山城牆,自然相當於提前失敗!」苟葆道。

    「如此便好!如此看來,三天後便可見分曉。」王黎道。

    苟葆冷冷一笑,一言不發。

    方運掃了苟葆一眼,眼中閃過一抹疑色。

    苟葆不像死去的鹿門侯那般喜怒不形於色,涵養並不算高,但是在這種時候,人人都知道祺山軍的九萬大軍撐不過三天,苟葆竟然依舊死鴨子嘴硬,這說明他找到了依仗。

    「他到底有什麼底牌?莫非……」

    不多時,兩界山兵部下達命令,八支大軍第三次登上界山城牆,防守八處城段。

    界山城牆的戰鬥依舊無比激烈,八支大軍剛剛換防就陷入昏天黑地的戰鬥之中。

    方運立即書寫《從軍行》,喚出一萬戰詩騎兵,三件強大的兵器懸浮天空,橫在其他將領召喚的戰詩騎兵與珠江軍士兵之間,做為最後的防線,然後方運便坐在平步青雲上,繼續讀書學習。

    前幾天的戰鬥中,方運一直如此作戰,並不直接戰鬥。

    戰鬥從早上一直打到晚上,珠江軍已經換上第二個七萬人大軍。

    今天祺山軍陣亡三萬人,如今只剩六萬餘人。這是祺山軍僅剩的六萬多人,他們無法休息,等不來援軍,只能繼續戰鬥。

    一邊吃著乾糧,一邊戰鬥。

    晚飯時間剛剛過去,解炳知一邊給方運傳書,一邊匆匆忙忙向方運跑過去。

    「方侯爺,楚國派遣祺山軍新軍援助,指揮司已經放行,那些援軍即將抵達界山城牆!」

    方運一愣,瞬間明白,苟葆必然早就與楚王商量好,一旦祺山軍敗給珠江軍,楚王必然會派遣新的援軍,繼續幫助祺山軍,直到勝過珠江軍為止。

    「援軍有多少人?」方運問。

    「數量很奇怪,只有百餘人。」解炳知已經靠近,說話的時候神色極為嚴肅。

    方運沉下臉,若是有幾十萬援軍,會是個好消息,但如果只是一百餘人,反而是個壞消息。

    「看來您也猜到,那一百多人的文位恐怕會很高,大學士不會少於三位。」解炳知道。

    方運點點頭,一言不發。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