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解炳知偷偷瞄了一眼,發現方運竟然面不改色,心道不愧是張鳴州。

    解炳知低聲道:「兩界山巴不得文界派來所有讀書人,既然楚王派來援軍,意味著能殺更多的妖蠻,所以上頭允許他們直接參戰,沒有在乎你與苟葆的賭約。」

    「此事,在今晨我已經隱約猜到,楚王捨得把強大的讀書人送入兩界山對抗妖蠻,這對全人族來說是好事,值得稱讚。」方運道。

    「您……沒有別的想法?」解炳知好奇地問。

    「別的想法?有。」方運說著,望向軍功簿的方向。

    「畢參之戰結束時,那排名第一之處,必然是『珠江軍』三個字!」方運的聲音斬釘截鐵。

    「張鳴州好氣魄。」就見一行人登上城牆,說話的正是前些天離開兩界山的靖郡王,他身後跟著眾多讀書人。

    方運目光掃過這支隊伍,整整五位大學士、二十二名翰林,其餘八十三人全是進士。

    這是界山城牆上實力最強的一支隊伍,哪怕只有一百餘人。

    「見過張鳴州。」

    「龍象,好久不見。」

    那些讀書人紛紛向方運打招呼,昌國公、銘海侯、楚國閬中令等等皆在其中。

    這五位大學士,每一個都不弱於祺山侯或靖郡王,而昌國公更是正心境大學士,再上一步便是巔峰大學士,有實力觸摸聖道,晉陞大儒。

    方運微微一笑,道:「楚王舍小國為人族,實乃七國楷模,諸位定要勇於屠妖滅蠻,不可辜負楚王的殷殷期盼。人族,很需要諸位。」

    那些大學士與翰林面色不變,一些年輕的進士露出失望之色,似是想看到方運失態,沒想到會是如此回應。

    「珠江侯把心放肚子里吧,我等前來,正是要建功立業,揚我楚國國威!不久之後,天下必將知道楚國雙璧,詩詞名士張龍象,兩界山功臣苟葆。」靖郡王微笑道。

    「諸位終於來了!」苟葆大步邁向那些人,似是半開玩笑道,「你們未到之前,珠江侯曾言,祺山軍不堪一擊,必然撐不過三天。把我臊的啊,老臉都沒地方放。珠江侯,三月之約還有效嗎?」

    苟葆挺直身軀,帶著淡淡的輕蔑望著方運。

    「自然有效。」方運道。

    苟葆輕嘆一聲,道:「可惜了,你們珠江侯府本就破敗不堪,再把所有財物捐給兩界山,那真是家徒四壁。珠江侯放心,我會買下珠江侯府,然後無償贈送給你們張家。」

    方運嘴角微翹,道:「苟大學士真是好心腸,不過……」

    方運說著,伸出手指,指向苟葆,然後一邊移動手指一邊說:「你們這些只懂蠅營狗苟的烏合之眾,即便打著為人族殺妖滅蠻的幌子,也只配在軍功簿的下方仰望我們珠江軍!老實說,我有些煩了。等畢參之戰結束,再回楚國,以我之劍洗青天。」

    「放肆!」苟葆大喝一聲,「楚國之內,楚王便是青天,你這是要反?」

    「行了,文界讀書人的臉都被你們這幫楚國讀書人丟盡了。好好殺妖滅蠻,因為,這是你們最後一次有機會與我比試,請珍惜這次機會。」方運說完,繼續坐在平步青雲之上,閱讀面前的書。

    一干楚國讀書人面色鐵青。

    苟葆冷冷一笑,道:「諸位文友,你們也看到了,並非是老夫挑撥離間,而是張龍象的這副嘴臉實在讓人難以忍受。還請諸位聯手,撐起楚國的青天,斷絕此人的狼子野心!」

    「張鳴州,何必呢?老夫本想來兩界山走走,只在危急關頭出手,既然你如此瞧不起我等,那老夫只好全力施為,讓你明白,這天下並非你一人身正!」銘海侯道。

    「張龍象,即便是你父親在老夫面前,也不敢說這種話。罷了,老夫便替你父親好好教教你,讓你知道這天下不只有你一個大學士。」昌國公道。

    「教我?那你四兒子上了你大兒媳婦的床,也是你手把手教出來的?」方運頭也不抬。

    昌國公氣急敗壞,沒想到竟然有人在大庭廣眾之下揭露昌國公府的醜事。

    那些正在看熱鬧的大學士們突然笑起來,秦國的天水公忍不住道:「你們還是軍功簿上見真章吧,不然真像張鳴州說的,你們幾個傢伙把我們文界人的臉都丟光了。」

    「連兩界山上一人未死的珠江軍你們都想打壓,妄為讀書人。張鳴州,你若能長期離開文界前往聖元大陸,我代表蜀國上下邀請你加入我國。」無當飛軍的元帥舌綻春雷。

    「我看,你還是入籍兩界山吧,我們兩界山的讀書人只知與妖蠻戰鬥,太多大老粗,有你這位詩詞名家加入,我們也可以偶爾談談風月。」

    「十寒古地即將重立十寒君主,張鳴州可願前來?」

    「楚國不留你,自有留你處!」

    各地的大學士紛紛舌綻春雷。

    加入祺山軍的讀書人們難以置信看著方運,沒想到珠江軍參戰不過數日,人族各地的大學士都幫張龍象說話,都說各地讀書人瞧不起文界人,可為何如此厚待張鳴州?

    「多謝諸位。張家之事,自有張家人解決。」方運說完繼續讀書。

    苟葆咬著牙,一句話也不敢說,因為一句話不妥,便會遭到各地的大學士攻擊。

    苟葆看了看近處的幾位大學士,冷聲道:「諸位,還請出手!」

    祺山軍的大學士們一起望著昌國公。

    昌國公點點頭,從含湖貝中拿出一支大儒文寶筆,提筆便寫。

    「雷生九重天……」

    不過數息后,昌國公寫完他的名詩《雷吟》,詩頁燃燒。

    天空元氣瘋狂匯聚,剎那間凝聚成一片方圓兩里的雷雲,只見雲朵之中白色雷光閃動,滋滋亂響,如蛇舞龍游。

    隨後,昌國公伸出食指,向城牆邊緣輕輕一點。

    祺山軍防守的城牆邊緣已經被妖蠻佔領,並且還有妖蠻源源不斷翻過城牆。

    許多妖蠻疑惑地抬頭向雷雲望去,隨後,萬雷傾泄,天地一片白茫茫。

    從遠處看去,雷雲放出數不清的雷電,密密麻麻落在城牆邊緣,發出密集的爆裂聲,彷彿空間炸裂。

    僅僅一息之後,雷電停止,而城牆之上的妖蠻全部化為黑炭,即便是那幾頭妖侯也不例外。

    這雷雲極大,雷電不僅落在祺山軍防守的城段,還落在珠江軍防守的城段。

    珠江軍前方的和城外的妖蠻,都被密集的雷電劈死。

    珠江軍眾將愕然,很快意識到了什麼,急忙望向方運。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