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巨象軍幾乎全軍陣亡,意味著人族重奪優勢。

    許多讀書人在興奮之餘,最想知道那到底是什麼戰詩,因為這種戰詩兵將第一次在人族中出現。

    張青楓微笑著舌綻春雷道:「侯爺,現在可以公開了吧,末將可是親眼看到,您的詩頁之上,有原作寶光和傳世寶光!」

    界山城牆上的所有人一愣,隨後恍然大悟。

    祺山軍一干讀書人卻面無血色,人人都清楚一首詩有原作寶光與傳世寶光意味著什麼。

    方運身穿青衣,腳踏白雲,徐徐下降。

    許多人微微低頭,恭迎他回返。

    兵家大學士白繼祖笑道:「殺得痛快!一戰功成,也就不需隱瞞,諸位直接去文榜或論榜便可看到。」

    「此詩名為《凱歌》。」方運面帶微笑,說完便閉嘴,眾人無奈只好拿起官印。

    大學士文榜與論榜之上,果然出現這首詩。

    很快,各處的讀書人輕輕念誦。

    銜枚夜度五千兵,

    密領軍符號令明。

    狹巷短兵相接處,

    殺妖如草不聞聲。

    許多讀書人幾乎是一字一句慢慢讀,徐徐體味,誦完全詩后,後背被冷汗打濕。

    「配合之前巨象軍營地的那一幕,再讀這首詩,我只覺殺氣騰騰,好像被五千刺客包圍。」

    「這首詩與尋常的戰詩大為不同,沒有直接描寫戰鬥場面,但一句『殺妖如草不聞聲』讓人汗毛豎立,兩股戰戰。前兩句是敘述,整支夜襲的大軍軍紀嚴明,完全處於秘密狀態,然後五千大軍口銜枚,如飛鳥一樣在漆黑的夜裡快速前進。后兩句是寫五千大軍偷襲成功,進入敵人軍營,在狹小的巷道之中展開近身搏殺,斬殺敵人如割草一樣,乾淨利落,甚至聽不到聲音,意味著敵人在正式反抗之前,已經被全殲。這已經不是戰鬥,而是在屠宰。」

    「那近五十萬妖蠻,的確就如同被成批屠宰。」

    「無聲之凱歌,妙!」

    「我懂了……」一位翰林興高采烈大喊,「這首詩應該是多相戰詩!諸位大學士寫完詩詞后,詩頁燃燒,但戰詩兵將並沒有出現,這是一種少見的『藏詩』,之前也有過,就是可以推遲這首戰詩的發動時間。是『密領軍符號令明』這一句形成藏詩的作用,『密領軍符』便是隱藏這支大軍。這是第一種詩相。」

    眾人輕輕點頭。

    隨後那翰林繼續道:「這些大學士衝到巨象軍近處,第二次書寫這首《凱歌》的時候,應該激發了第一首《凱歌》的力量,然後利用喚兵詩的特性排兵布陣,讓兩個五千大軍置放在一裡外,接近巨象軍。與此同時,他們從高空發起攻擊,讓所有妖蠻只注意到天空,沒有注意到地面。這些戰詩兵將在衝鋒的時候,之所以不被妖蠻發現,是因為他們能隱身,而且速度快,這就是『銜枚夜度五千兵』的力量。『銜枚』可無聲,『夜』則如在黑暗中所以隱形,『度』則是飛快。這是第二種詩相。」

    「至於第三種,在所有戰詩兵將現身後,你們也看到了,他們身體的顏色隨著周圍環境變化而變化,如同變色龍一樣,這是這些兵種額外獲得的變色效果,是為第三種詩相。」

    另一位翰林介面道:「這支戰詩兵將籠罩之處,戰鬥無聲無息,我看,掩蓋聲音也應當是一種詩相。」

    「的確,這首戰詩竟然有四種詩相,在正面戰鬥中只是普通的大學士戰詩,在偷襲中用出,簡直是神來之筆!從此以後,我人族大學士的戰術便會因此增多。藏詩、隱形、變色、無聲,許多戰詩都有一種或兩種,但四種詩相齊出,足以成為妖蠻的噩夢!」

    「哈哈,妖蠻就算攻到城牆之上,只要在它們後方或軍陣之中使用這首詩,足以讓它們大亂!」

    「主動偷襲之時,這首詩恐怕無往不利。」

    「關鍵這是傳世戰詩!我文界終於有了一首傳世戰詩!」王黎大笑。

    除了祺山軍,其他各國的讀書人面露喜色。

    六國聯軍的大學士本來覺得難堪,畢竟這次行動叫了各地上百位大學士,但除了戰詩原作者沒有叫任何文界大學士,這讓他們感到受到歧視,不過,聽到文界人終於創作出戰詩詞,他們還是很高興。

    秦國的天水公遙遙向方運喊話:「張鳴州,文界大學士雖稍弱,但我們中有幾人絲毫不遜於出戰的一些大學士,為何西聖閣不派遣我等?」

    「天水公所言極是!如此盛舉,我等卻未參加,必然抱憾終生!」

    「我等心中不平啊……」

    各國讀書人紛紛抱怨。

    方運先是無奈地看了苟葆一眼,然後向六國大學士誠懇道歉:「在下考慮不周,讓諸位受委屈了。之所以沒有讓諸位參加此戰,不是因為諸位實力欠缺,而是文界中有一些敗類,西聖閣生怕他們臨陣反水,只得嚴防。你們看,連我珠江軍中的張青楓老將軍都沒參戰,就是怕被某些人知曉,實屬無奈。」

    這一招禍水東引讓六國的大學士心神舒緩,他們本來就只為找回面子而已,現在方運給了台階下,他們立刻冷冷地望著祺山軍的大學士。

    「多虧張鳴州神機妙算,萬一他真相信祺山軍的那些人,最後或許會功虧一簣。」

    「說楚國大學士臨陣逆種是瞧得起他們,以我之見,他們幾人若是參戰,必然會提前暴露戰術,導致被妖蠻發現。」

    「成事不足敗事有餘的傢伙,若是沒有他們,我等必然也會因為此戰青史留名!」

    「無一傷亡,當著億萬妖蠻的面幾乎全殲一支妖軍,這等榮耀,足以百世流芳!」

    「算了,不說了,等換防后,我去兩界山聖廟學習張鳴州這首詩。」

    「說到學詩,我看這幾位楚國的大學士有何臉面學這首詩!」

    六國的大學士們不斷冷嘲熱諷,把心中的憤怒和不甘全部發泄到苟葆等祺山軍身上。

    城牆之上各軍將士望著祺山軍,毫不掩飾臉上的譏諷或嘲弄,現在張龍象是人族大功臣,傳世戰詩的作者,身份已經大為不同,誰也不想看到他被苟葆攻擊。

    祺山軍的眾多將士面紅耳赤。

    人族剛剛獲得巨大的勝利,逼得妖蠻停戰,整個祺山軍卻成了笑柄,這讓他們恨不得找個地縫鑽進去。

    方運依舊淡然,對張青楓道:「明日再從兵部換五十架機關。」

    「是!」

    祺山侯面色微白,傳世戰詩所得軍功,殺幾億妖蠻都難以企及。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