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妖蠻如潮水般撤退,但城牆上的人族遲遲不收兵,大量的讀書人在議論這件事,而論榜之上更是熱鬧非凡。

    之前人族取得大勝,往往是由眾聖或大儒奠定,而今天,大學士在對戰妖蠻的戰鬥中獲得壓倒性的優勢。

    這一戰,算不得是多麼高明的兵法,但就是因為不是高明的戰術,卻因為把每個細節都做到最好從而獲得勝利,更能鼓舞人族。

    各地的讀書人完全忘記了祺山軍的存在,連文界六國聯軍的人也不再理會祺山軍。

    界山城牆之上,祺山軍已經被完全孤立,文界司負責祺山軍的兩個舉人都對他們愛理不理,至於祺山軍後面的五位灰袍幾乎對他們視而不見。

    傳世暗襲詩《凱歌》問世后,論榜之上滿是讚美之詞,尤其是一部分別有用心的人,用盡各種手段抬高張龍象的地位,要把張龍象打造成能與方運並駕齊驅的人族天才。

    這一場階段性的勝利非比尋常,當夜,西聖閣在兩界山城牆之上舉行盛大的守御文會,除了慶賀這一戰的勝利,慶祝兩界山誕生一首強大的大學士戰詩,主要是為了商討接下來的畢參之戰。

    文會之上,眾人各抒己見,翰林與大學士們高談闊論,而翰林之下很少有人發言,大都靜靜聆聽。

    數千灰袍站在文會的邊緣,他們永遠一言不發,而且永遠保持警戒。

    方運在文會之上並不活躍,保持謙虛的態度,在文會快結束后才看明白,這次文會沒有商討出真正強大的戰術或計劃,無非是進一步鞏固各方面的基礎和細節,讓所有讀書人有更清晰的認識,同時,在兩界山上召開文會更能激勵人族的將士。

    人族大開文會,妖蠻不敢攻城!

    妖界並未私心,第二天清晨,妖蠻再度用普通的方式攻城,很多人猜測,妖蠻之所以沒有繼續動用其餘的主力軍,是想為第二次兩界山大戰做準備,若畢參之戰中損失的妖蠻主力軍太多,這會影響整個妖界的士氣。

    畢竟,現在妖界的敵人不僅僅是人族,有再度出世的古妖,還有一些強大的異族,這是萬界之主的宿命,永遠無法擺脫。

    大勝巨象軍讓所有文界將士得到好處,兩界山兵部特地給了所有文界人五天的假期,而在接下來的日子,戰鬥一天休息一天,不再像以前戰鬥三天休息一天。

    兩界山、聖元大陸、鎮獄海、荒城古地等等各軍的地位是他們的前輩憑藉血與戰詩奪來的,而今天,方運提高了文界人的地位。

    文界將士無比感激方運,甚至祺山軍的普通士兵們也在心中感謝。

    吃過早飯,文界將士們本可以休息,但他們全都向軍功簿所在的地方走去。

    不多時,軍功簿前聚集了數萬文界將士。

    珠江軍位列第十!

    一首大學士戰詩,讓珠江軍的軍功躥升六十餘名!

    祺山軍還停留在第七十三名。

    看到這個排名,文界將士歡呼雀躍。

    「看到我文界大軍的名字竟然在如此輝煌的位置,不虛此行,即便戰死兩界山也值了!」

    「若是整首詩所得軍功全算在兩界山,現在珠江軍必然是第一。不過,既然是兩界山軍功簿,那麼只計算這首詩在兩界山的價值,至於對聖元大陸、對各古地或文界的軍功,都不算在內。不過,那些軍功不會消失,聖院會記錄,都是張龍象的,誰也搶不走。」

    「你們看看排名前十的兩界山主力軍,他們從畢參之戰開始就一直作戰,連戰數月後,才迎來其餘各地的援軍。據說有幾支大軍已經成建制戰死,現在的人都是新補充的。而且,這些大軍曾經利用機關殺死許多妖王或大妖王,經過一年多的積累才到現在的位置,珠江軍能與他們並列,幾乎有無上的光榮。」

    「上面沒有顯示具體的軍功,但聽說兩界山前十名的軍功差別不大,若是珠江軍繼續發力,極可能得到第一。」

    「我認為,張鳴州的戰詩本應該能幫珠江軍獲得第一,只不過嘛,為了照顧兩界山主力軍的面子,才給了較少的軍功。」

    「此言差矣,這首大學士戰詩,對整個人族來說,的確意義重大,但不要忘了,只有大學士能用,而且只能用來偷襲,在防守方面的作用不大!若是那首《從軍行》可以傳世,軍功必然超過這首《凱歌》。」

    「不錯。諸位想想,就按畢參之戰還有兩年計算,大學士們有多少次機會使用《凱歌》?真的並不多,能殺一億妖蠻嗎?能殺死大妖王大蠻王嗎?我看不能。單純論戰詩作用,換得的軍功恐怕只能進前二十,而之所以能達到第十,是這首詩的意義重大,提升人族士氣。」

    「說的有道理,這首詩的真正作用,比起方虛聖的喚劍詩和回氣詩都有巨大的差距,方虛聖若是在兩界山寫出這兩首詩,必然能以個人的名義佔據榜首!」

    眾多讀書人愉快地笑起來,這種說法的確有趣。

    王黎大笑道:「我們元帥要是自己成一軍,我看至少能位列軍功榜前二十。」

    「說起來,張鳴州與方虛聖一樣,都是了不得的領袖人物啊。以一己之力把珠江軍的軍功提到前十名,當世英才萬千,能做到這種程度的,恐怕不超過十人。」

    「咱們文界,終於出了一個了不得的大人物。」

    「本來我挺高興,可想起苟葆就犯噁心,如此人物,苟葆竟然處處針對,簡直丟盡讀書人顏面。」

    「事到如今,給苟葆一萬個膽子也不敢針對,若是苟葆還不服軟,那必然是背後之人指使!」

    軍功簿附近立刻靜了下來,這人明顯是劍指楚王。

    「你們怕,我們秦國人不在乎,不就是說楚王嗎?我看啊,張龍象乾脆在兩界山住下,等成大儒后,衣錦還鄉,逼楚王退位!」

    「這個主意好!」

    「不過話說回來,張龍象與苟葆的三個月之約,似乎快到了吧?」

    「唔,我沒記錯的話,兩人是第一天登兩界山城牆之時做出約定,應該是九月初四,三個月的期限就是十一月初四。今天是十月二十六,也就是說,還有三十八天左右,苟葆就要履行約定,把所有家財捐獻給兩界山。」

    「咱們就等待十二月初四看好戲!」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