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一人屠滅七千妖王蠻王以及五支主力軍,這在人族歷史上前所未有,但這僅僅是表面的功勞,驚退妖蠻,終結畢參之戰,會獲得更大的功勞。」

    「這一戰,擊潰妖界的士氣,足以讓妖界數個月甚至超過一年難以平復。一旦界山城牆上出現李廣虛影,前方的億萬妖蠻必將陷入恐慌之中,這些功勞也應該計算在內。」

    「不過,有一點可以肯定,珠江軍將會排在軍功榜首!」

    一部分人看向軍功簿的方向,但更多人卻望向苟葆等楚國大學士。

    沒有大學士開口,因為所有大學士都覺得苟葆已經不配讓他們開口諷刺。

    反而是一些翰林與進士低聲議論,諷刺挖苦。

    「幸虧苟葆輸了,若是苟葆打擊張鳴州成功,我們或許就看不到《李廣頌》的誕生。」

    「如此說來,這幾位大學士沒有功勞,也有苦勞!」

    「我們鼓勵苟葆與張鳴州打賭,或許能激勵張鳴州寫出第三首傳世戰詩!」

    「現在的問題是,苟葆拿什麼與張鳴州賭?」

    「臉。」

    眾多讀書人哄堂大笑。

    珠江軍的人笑得格外開心。

    祺山軍與苟葆等人滿面漲紅,即便是文界的大學士也還是大學士,即便各地看不起,也只會在背地裡說幾句,表面上還要維持一團和氣,現在倒好,連那些低文位的讀書人都毫不客氣當面嘲笑,這已經是非常嚴重的違禮。

    但是,沒人意識到自己已經違禮,因為許多人在內心裡認為,苟葆已經不配當讀書人。

    眾人還想嘲笑苟葆,但都被方運吸引。

    就見方運手裡提著一根被旗幟包裹的旗杆,走向界山城牆的邊緣。

    看到這一幕,所有的楚國人和部分文界人露出恍然之色。

    張青楓和王黎兩位老將軍激動地看著方運的背影,雙眼通紅,鼻子發酸。

    大量的珠江軍將士也紅了眼圈,他們用力抬著頭,望著向前走的方運,雙目中爆發出前所未有的期盼,甚至遠超過曾經對畢參之戰勝利的期待。

    這些年,珠江軍吃過太多的苦,遭受過太多的打壓,背負了太多的污名,完全是被當作楚國的敵人,甚至連一些百姓看珠江軍就像看瘟神一樣。

    珠江軍就如同一個被打斷全身骨骼的青年,縱然有一顆報國的雄心也無能無力。

    全軍將士都曾體會過那種被當作叛徒的滋味,每一個軍官都曾被連夜審問,有些軍官或士兵甚至被逼自殺。

    軍人沒有死在戰場,卻死在自己的同胞手裡。

    珠江軍的脊樑早就斷了,珠江軍的魂魄早就散了。

    在方運抵達之前,珠江軍幾乎就是一群斷了腿的野狗,已經不知道什麼是軍魂,不知道什麼是士氣,更不知道何為勝利!

    後來,新的珠江侯出現。

    但是,在方運剛抵達珠江軍的時期,卻是珠江軍最壓抑的時期,因為本應該指揮珠江軍的珠江侯,卻被鹿門侯當敵人一樣防著,有將士曾說過,在鹿門侯面前,新珠江侯連條狗都不如。

    那段珠江軍最黑暗的時期,軍中有一個流言,說上一代珠江軍張萬空曾經將珠江軍大旗樹立在兩界山,為人族取得輝煌的成就。

    除了極少部分珠江軍的老人,其餘珠江軍將士無人相信,但是,許多人沒有明說不相信,因為他們知道,之所以出現這個流言,就是一些珠江軍的老將領在麻痹自己,在自欺欺人。

    只有這樣,那些老將士才能抬得起頭,即便遭遇鹿門侯的屬下侮辱,這些老將軍依舊能挺直胸膛,在內心告訴自己,我們的珠江侯,曾經是人族最偉大的英雄!我們珠江軍,是文界之中最強大的大軍!

    不是叛逆!不是逆種!也不是敵人!

    但,沒人能把這些話說出口,只能默默在心裡說,只能默默地承受侮辱。

    珠江軍的士兵,曾是一具具行屍走肉。

    而現在,方運以一誅萬王!

    珠江軍的士兵,活過來了!

    每個人都看得清清楚楚,天降億萬箭光,如水洗灰塵一樣,屠滅了數不清的妖蠻。

    正如方運臨行前誓師所言,他為珠江軍帶來了勝利,也帶來了無邊的榮耀!

    文界人,不曾如此輝煌過!

    方運打開珠江軍大旗,用手一抖,暗紅色的大旗迎風招展,旗上「珠江軍」三個大字輕輕抖動。

    方運高高舉起大旗,彷彿在向整座妖界挑釁。

    「誅萬王者,珠江軍!」方運說完,狠狠將大旗插下,插在一頭大妖王的屍體上。

    文界的大旗,第一次在界山城牆上飄蕩。

    張青楓和王黎兩位老將軍仰天大吼:「誅萬王者,珠江軍!」

    所有珠江軍隨之大喊,彷彿連魂魄也在吶喊。

    「誅萬王者,珠江軍!」

    方運手持珠江軍大旗,站在城牆邊,眾人從後方望去,突然發現他如此孤單。

    數不清的珠江軍將士望著方運的背影,淚水止不住流了下來,知道現在所有人才發覺,這位新的珠江侯,肩上不僅扛著張萬空的罪名與整個張家的重任,甚至還承載著二十萬珠江軍的期盼。

    這位新珠江侯不曾侮辱過屬下,不曾抱怨過什麼,甚至也很少說鼓舞士氣的話,但是,即便在被鹿門侯踩到泥土裡,被楚王出賣,他也不曾屈服。

    為洗刷珠江軍的污名,他只手托起兩界山!

    「侯爺身上有媲美太陽的光輝!」蘇倫喃喃自語。

    「人族,萬勝!」

    「人族,萬勝!」

    「人族,萬勝……」

    從界山城牆開始,各軍的吼聲慢慢由北向南傳遞,連綿不斷。

    「此乃,人族第一勝,也絕不會是最後一勝!」

    隨著一位大儒說完,所有人愣住了。

    「是啊!是啊!人族在聖元大陸與妖蠻多次戰鬥,是取得過勝利,但是在兩界山上,在真正的兩界大戰中,人族從未真正取得過勝利。第一次兩界山大戰別說只是打平,就算是勝利,也是在龍族等各族的幫助下取勝。」

    「珠江軍,必將名載史冊,千古流芳!」

    「張龍象,人族第一大學士!」

    「向張龍象致敬!」守界大儒舌綻春雷的聲音傳遍兩界山。

    萬軍垂首。

    苟葆等人都抬著頭,但是,一股無形的力量傳遍界山城牆,好似按著苟葆的頭顱,逼他低頭。

    苟葆面目猙獰,但只能低頭。

    從高空看去,無論是前城的將士還是后城的軍民,無論是青壯的男子還是柔弱的女子,都微微垂下頭。

    城外,億萬妖蠻望著珠江軍的大旗,望著高舉大旗的人,畏懼地低下頭。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