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張青楓和王黎長長呼出一口氣,壓在心中多年的悶氣,今日終於全部釋放出來。

    張青楓望著方運,毫不掩飾心中的喜悅與驕傲,縱然苟葆權勢傾天,縱然楚王是一國之君,他們眾將化為一抔黃土,而張龍象的文名不朽!

    苟葆陰沉地掃視方運等人,帶人快步離開。

    隨後,指揮司分派任務,珠江軍獲得極大的優待,全員休息,並可以隨時返回楚國,有權拒絕任何徵召,包括兩界山的徵召。

    聖院每年為珠江軍每位將士發放額外軍餉,軍餉相當於九品鄉男的俸祿,即便去世,也一直發足八十年。珠江軍將士的孩子,直到十八歲前讀書所需所有費用全部由聖院提供,並且可選一個子嗣直接去當地文院就讀,任何官員不得拒絕。

    得知這個消息,所有讀書人羨慕之餘,也對聖院充滿敬意,珠江軍立功極大,若是在接下來的第二次兩界山大戰繼續戰鬥下去,極可能會遭到重創甚至全軍覆沒。

    兩界山不缺這十餘萬大軍,但是,人族缺少。

    讓已經立下大功的英雄可以不用再冒死戰鬥,並且保證他們後半生的生活安穩,讓他們的孩子得到優待,是對他們最大的尊重。

    隨後,守界大儒陳奔召集所有翰林、大學士和大儒開會,討論畢參之戰的得失,並且討論接下來的行動。

    眾人花了三個時辰指出不足的地方和優秀的方面,整個過程氣氛非常特別,時冷時熱,因為總有人會被批評指責,而總有人會被稱讚。

    苟葆和祺山軍在這三個時辰里成為焦點,佔據很大的比重,因為他們被在場的讀書人罵了整整一個小時。

    於是乎,兩界山的大儒們當場決定,把苟葆和祺山軍的一些行為添加到兩界山的戰時條例里,若是在戰爭時期有相關的行為,則將被處罰。

    指責完苟葆和祺山軍,在場的讀書人全部開始談論方運和珠江軍,指出珠江軍的種種優點,然後就變成方運和珠江軍將領的報告演講大會,詳細講述珠江軍有什麼不同以及為什麼要那般做。

    雙方的待遇猶如天壤之別,苟葆竟然按捺不住,以文宮受傷為名,提前離席,祺山軍的其餘大學士卻不敢走,耐著性子坐在議事大殿中。

    許多讀書人大怒,要嚴懲苟葆,但一位大儒隨口道:「此人文膽震蕩,隨他去吧。」

    眾人轉怒為喜,看來這次苟葆遭受的打擊太大,若是再繼續留在這裡,真可能文膽破碎,所以不得不離開。

    沒了苟葆,眾人心情暢快,認認真真開會。

    臨近會議結束,兩界山的讀書人基本取得一些共識,比如儘快把珠江軍的戰鬥方式在全軍推廣,比如認為妖界會找到恰當的時機發動第二次兩界山大戰,但至少在半年以後。

    也就在當天夜晚,界山城牆下舉辦了盛大的兩界山文會,慶祝畢參之戰獲得勝利。

    方運和珠江軍已經出盡風頭,所以在慶功宴上相對低調,而苟葆和祺山軍的大學士已經全都撤離兩界山,回到楚國。

    慶功宴結束,方運並沒有立即休息,而是如往常一樣讀書學習,不過,今日準備睡個懶覺,睡兩個小時,以後每天也睡一個小時。

    深夜,房門徐徐打開,兩個高大的身影進入方運書房,強大的二境巔峰文膽之力覆蓋房間。

    方運不驚不怒,徐徐抬頭。

    雷家大儒雷廷真與谷家家主谷俱悟聯袂而來,面帶微笑。

    「張小友,你當真給了我等好大的驚喜。好一個『秦時明月漢時關』,即便眾聖閱讀,也必然拍案叫絕。」雷廷真笑道。

    谷俱悟則只是微笑,並不開口。

    方運起身,謙虛道:「雷先生過譽了,無非是妙手偶得而已。這位先生,若是我沒記錯,應該是谷家家主谷俱悟谷老先生吧?兩位請坐。」

    谷俱悟輕輕點頭,一言不發。

    雷廷真道:「不錯,這位正是谷兄。坐就不必了,我等不能久留此地。老夫與谷兄前來,便是祝賀張老弟以一己之力奪取畢參之戰的勝利,功勞蓋世,在人族的文名已然能與方運並駕齊驅。」

    方運卻輕輕擺手道:「雷先生折煞學生,此次戰功是巧合,與方虛聖之功難以相提並論。」

    雷廷真輕哼一聲,道:「謙恭本是好事,但妄自菲薄卻大為不佳。方運之前的軍功,無非是殺些妖帥妖侯,除此之外,皆是間接施為。你不同,你在人族最危險之地,面對萬王登城,力挽狂瀾,一筆誅萬妖。你若是看看論榜便知道,你此次引發的轟動,絲毫不下於方運鼎盛之時。」

    「論榜我的確看了一些,不過,並無益於我,不如讀書。」方運道。

    兩位大儒齊齊點頭,難掩目光中的欣賞之色。

    「好,勝不驕,敗不餒,你將來的成就,必在方運之上!」雷廷真道。

    「雷先生過譽了,不知雷先生此來,有何指教?」方運問。

    雷廷真微微一笑,道:「當初的約定你可記得?」

    「自然記得,你們給予我寶物,而我幫你們文壓方虛聖。不過,我有兩個疑問。第一,宗家家主與雷家家主是否知曉?」方運疑惑地看著雷廷真。

    雷廷真哈哈大笑,道:「谷家主就在這裡,你以為如何?老谷,你開口吧。」

    谷俱悟淡然一笑,道:「我們谷家與雷家和宗家鼎力支持此事。」

    「這下信了吧?」雷廷真問。

    方運點點頭,道:「還有一事,兩位也知道,我曾被陷害逆種,所以最恨逆種。我若與方虛聖爭文名,那便是在害他,這等行為,在下心中不安。」

    雷廷真與谷俱悟臉上的笑容消失。

    「張老弟此言差矣,我雷家與方運仇深似海,不共戴天,按人族規矩,我雷家可復仇!」雷廷真道。

    方運卻皺眉道:「在兩界山的日子,我經過多方打探,雷家家主雷重漠負荊請罪,已經認錯,莫非雷家出爾反爾?」

    雷廷真面不改色道:「此乃緩兵之計!家主重漠賢侄忍辱負重,為的就是為我雷家取得喘息之機。我堂堂雷家,豈能被一區區寒門羞辱?不殺方運,我雷家上下有何顏面見列祖列宗?有何顏面見雷祖?」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