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作戰之時,為防意外,大學士極少會以才氣拖住紙張書寫,依舊會用擋板,只有大儒才會放棄擋板,以強大的才氣虛托白紙,紙上談兵。

    方運心念一動,文房四寶懸浮在半空,身前好似有透明的桌子。

    方運左手抱著奴奴,右手提筆蘸墨,思索片刻,落筆書寫。

    千里家書只為牆,

    讓他三尺又何妨。

    萬里長城今猶在,

    不見當年秦始皇。

    這首詩通俗易懂,方大牛看了一遍便明白,這首詩是在說,跨越了數千里的家書卻只為了爭那麼小的地方,讓出三尺又能如何,同樣是牆,壯觀偉大的萬里長城依舊在,但他的主人秦始皇已經化為枯骨,小小的方陸兩家最後又能得到什麼?

    方大牛面露羞愧之色,覺得自己的父母沒必要為了那麼小的地方跟鄰居爭執。

    方大牛道:「我這就給家父寫封信,讓他主動與陸家化干戈為玉帛,莫要為了小小的地方傷了兩家的和氣。」

    方運把寫完的詩遞給方大牛,微笑道:「在你的信封里,帶上這首詩。」

    「啊?」方大牛又驚又喜,雙手顫抖起來,身為方運的管家,他比誰都知道方運詩文的價值。這首詩並沒有多少文采,但卻有教人向善的道理,這比出縣或達府層次的詩詞更有價值。

    一字千金已經不足以形容現在方運的詩詞價值,現在方運的隨便一首詩都價值百萬兩白銀以上,而這首乃是首作,價值之高更難想象,絕對可以當做傳家寶。

    方大牛望著方運,突然明白,方運的這首詩的確是在勸說別人退讓,但是,若只是讓他人退讓,未免過於偽善,所以,方運把這首詩送給方大牛的父母,算是補償兩位老人退讓的代價。

    這首詩真正的意義不在文字之上,而在方運贈詩。

    「您……」方大牛看著方運,找不出任何一個詞語可以形容眼前的人。

    「可以讓的,讓讓無妨;但不能讓的,寸步不退。」方運拍拍方大牛的肩膀,轉身離開,走到楊玉環身邊與她閑聊,不多時,把奴奴放下,回到書房繼續鑄就真龍文台。

    數日後,方大牛的家書和方運的《三尺牆》一同到達方大牛父母手裡,兩人反覆讀後,羞愧難當,於是命人把新建的牆砸掉,然後帶著禮物去陸家登門道歉。

    陸家人一開始並不相信,在方大牛父母說出這首詩后,陸家人露出羞愧之色,也向方家人道歉,至此兩家人關係重歸和睦。

    濟縣縣令得知此事後,立刻上報朝廷,獲准在此地建造一座牌坊表彰方家與陸家的禮讓之情,彰顯教化之功。

    事情傳到各國,許多教書先生把這件事與孔融讓梨的典故相提並論,教給學生。

    時間一天天過去,大量的傳書、拜帖或請帖對方運展開狂轟濫炸,不乏有方運的友人,但是,方運全部回絕,一直在不斷鑄就真龍文台。

    人族之前並沒有鑄就過真龍文台,所以方運只能完全靠自己來解決。

    與此同時,在無人注意的象州,在無人注意的角落,一些人暗中聚在一起,低聲議論。

    「方運這個蠢貨,裝腔作勢,他倒是大度,哼,我必然要讓他吃個啞巴虧!」

    「哦?先生可有妙計?」

    「此番前來,便是告訴爾等,不出意外,數日之後,方運會收到朝廷詔書,調他來象州擔任象州文院院君。」

    「什麼?不是聽說方運成大學士后在閉關修習,一旦鞏固力量,便北上與蠻族開戰嗎?」

    「我們比所有人都想看到他北上,死在蠻族手裡最好。不過,聖院絕不會同意,而景國太后也不會應允,無論左相用何種手段,都不可能做到。所以,左相將計就計,不久之後,會以內閣的名義,把方運調往象州,擔任象州文院院君。」

    「虛聖當州院君,官職會不會太低了?」

    「官職低無妨,給一些加銜即可。當年李文鷹擔任大學士之時,也不過在江州當州文院,方運剛剛晉陞大學士,當州文院十分妥當。」

    「若是把方運逼到象州,那我等豈不是大禍臨頭?方運手段之恨,怕是要超過那些景國狗官。」

    「就是要他狠!就是要逼他狠!只有他發了狠,才會露出破綻,我們才能一擊致命!方運此人,雖有大才,但之前最多不過治理一縣之地,且不到一年。現在直接讓他治理一州之地,我不信他不會出紕漏。」

    「就算他步步為營,只要進入象州,也必然會落敗!我等為了光復象州,已經布下天羅地網,即便是方運,也會被我們玩弄在股掌之中!」

    「長江歸屬蛟龍宮,聽說方運傷了蛟聖一個兒子,我們可以利用這一點,激化方運與蛟龍宮的矛盾。據我所知,許多蛟龍痛恨方運,好像方運在龍門害了它們,讓他們無法躍過最後的龍門。」

    「象州表面一團和氣,實則暗流涌動,以方運的才智,必然知道此地是個大泥潭,我怕他未必願意來。」

    「聖院和太後為了表面方運北上,必然會盡全力安排他到象州任州院君,畢竟象州在長江以南,最為安全。」

    「我們只能慢慢等消息,無論方運是否來,我們必定能奪回象州,回歸慶國!」

    「奪回象州,回歸慶國!」

    二月十一日,聖院之中,方宅中突然龍吟聲響起,直裂雲霄,震動聖院。

    二月十七,方運再一次離家,隻身利用聖院的內部海眼挪移到東海龍宮外,與青衣龍王敖青岳秘密見面。

    不多時,方運與敖青岳進入東海龍宮內部的一處海眼邊緣。

    漆黑的海眼在美麗的白沙海底旋轉,如同黑色的漩渦,深無邊際,令人毛骨悚然。

    海眼邊緣,敖青岳已經化為一個長龍角的男子,對身邊的方運道:「這裡就是通往戰界的海眼,當年是化了大代價從西海龍宮那裡換來的。西海龍宮本來要獨吞我龍族戰界,但我們另外三海龍宮合力,逼得西海龍宮不得不分出三處海眼。我們三座龍宮的海眼雖然可直入戰界,但一年只能送入三條龍。雨薇與敖煌都是去年進入,今年提前收到你的傳書,一直沒有讓其他龍進入。」

    「你確定雷重漠在裡面?」

    「絕對錯不了,西海龍宮內也有我們的眼線,親眼看著雷重漠進入戰界,並未回返。」

    「好,那我這就進入戰界。」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