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何瓊海與張藏象面色平靜,似乎已經無奈接受現狀。

    「豬狗不如!」一個大學士低聲罵道,但所有人都能聽到,所有人也知道這是在罵誰,在罵哪個家族。

    「若再出言不遜,逐出擇英院!」雷廷真冷哼一聲。

    擇英院靜悄悄的。

    雷家與宗家已經徹底把持擇英院!

    許多大學士心中充滿絕望,沒想到眾人抗爭這麼久,得到的竟然是這種結果。

    一些大學士心中的怒火越來越烈,隨時準備出面一抒胸臆,即便被趕出擇英院也無妨,反正結果已經註定。

    「雲兄,您呢?」雷廷真微笑著看向大儒雲駱。

    在許多大學士憤怒地看著雷廷真,他的笑容簡直就是在挑釁所有人。

    雲駱微微垂首低眉,許久不說話。

    雷廷真笑了笑,道:「老夫等得起。」

    半刻鐘后,擇英院的其餘大學士陸續趕來,人多了,擇英院卻顯得更加陰沉。

    所有人都在等最後的消息,雲駱一旦屈從雷家,那便塵埃落定,雷重漠將成為四大才子之首。

    雷廷真面色紅潤,偶爾與臨近的友人笑談幾句,勝券在握。

    雷廷真彷彿成為擇英院之主。

    時間慢慢過去,擇英院寂靜得可怕,讓人喘不過氣來。

    一直到深夜,雲駱也沒有開口。

    所有人都沒有離開,一直將神念寄托在擇英院中,靜靜等待最後的結果。

    許久之後,雷廷真終於不耐煩了,道:「日出之時,還請雲先生做出最後的抉擇。」

    當東方的第一縷陽光落在聖院上空的時候,擇英院的氣氛變得格外凝重。

    雷廷真微微一笑,道:「雲駱先生,請您決定。」

    雲駱長長一嘆,徐徐抬頭。

    突然,聖院喪鐘輕響,傳到所有進士或以上讀書人的耳中。

    喪鐘一鳴。

    世家家主、文宗或人族傑出之輩逝世后,聖院會為其鳴動喪鐘,若是有大罪在身,聖院則會放棄鳴鐘。

    這喪鐘中飽含聖院的信息,聽到之人立刻得知,雷家家主雷重漠去世,此人與西海龍宮公主聯姻,又創造出蛟龍文台,乃是人族楷模、聖院重臣和人族功臣。

    擇英院的許多大學士沒有悲色,但卻不得不裝出一副悲傷的樣子。

    若是正常時期,即便這些大學士厭惡雷重漠,也絕不至於裝出悲傷的樣子,畢竟人死為大,可這兩天見識了雷家的卑鄙手段,他們已經無法對死去的雷重漠抱有任何同情心。

    「重漠!」雷廷真突然大喝一聲,悲痛欲絕,隨後他的神念離開擇英院。

    雲駱長長鬆了口氣,道:「雷重漠不幸去世,天地同悲,四大才子既然缺一人,按照舊例,三日後重開擇英院,重選四大才子!」

    說完,雲駱直接離開,其餘大儒與大學士也陸續離開。

    喪鐘一鳴后,整個雷家哭聲震天。

    但是,聖元大陸各地讀書人卻無比慶幸雷重漠沒能成為四大才子之首,否則,這將是人族歷史上的污點。

    一個時辰后,聖院門口的登聞鼓突然響起,聲傳千里。

    咚……咚……咚……

    「冤枉啊!我雷家家主雷重漠,在戰界被方運偷襲殺死,請眾聖給我雷家一個公道,求眾聖還人族一片青天!」大儒雷廷真帶著雷重漠的妻妾兒女,包括龍族公主,披麻戴孝站在聖院門口的登聞鼓前。

    雷廷真拚命敲擊登聞鼓。

    聖院的各殿院讀書人紛紛湧出,站在聖院的大廣場周圍,望著門口的雷家眾人。

    聖院有四聖,東聖主人族內務,西聖坐鎮兩界山,南聖遊歷人間,北聖潛伏妖界。

    上一任東聖王驚龍卸任后,東聖便由雜家半聖宗莫居執掌。

    東聖閣眾人緩緩向登聞鼓走去,為首的便是東聖閣閣老、宗家家主宗甘雨。

    宗甘雨帶人走近雷重漠,面帶悲色,道:「重漠之死,老夫深感痛心,如此英才莫名其妙亡於戰界,乃是人族之悲,天地之悲,還請雷家諸位節哀順變。不過,老夫有一事不明,雷重漠之死為何會與方虛聖有所聯繫?」

    雷廷真咬牙切齒道:「西海龍宮向我雷家傳達龍聖諭令,戰界之中,方運殺死我雷家家主雷重漠!此仇不報,我雷家人如何面對列祖列宗!堂堂虛聖,屠殺大儒,人族禮法竟崩壞至此,千古未有!千古未有啊!」

    雷廷真身後的雷家人嚎啕大哭,雷重漠的一個小妾甚至哭暈過去。

    宗甘雨大驚失色,道:「怎會如此!方虛聖怎會殺死虛聖世家家主,那可是重罪啊!絕不可能!」

    「絕不可能?西海龍聖已經頒發聖諭,甚至把方運列入西海龍宮之敵!」

    宗甘雨裝模作樣搖頭道:「一派胡言,雷廷真,你若再污衊方虛聖,東聖閣必將重重處罰!堂堂西海龍聖,怎會為方虛聖發布聖諭!」

    「那麼,請西海龍聖聖諭!」雷廷真說完,一拱手,一道白光衝天而起,隨後一片白色的大龍王鱗片浮現在上空,龍鱗之上,寫著龍族文字。

    濃厚的半聖威壓傳遍聖院,每個人眼前都看到碧波蕩漾,每個人耳邊都響起潮起潮落。

    宗甘雨一愣,驚訝道:「這果然是西海龍聖的聖諭!根據兩族契約,龍聖聖諭等同人族聖諭,既然有西海龍聖當人證,那就能證明方虛聖的確殺死雷家家主雷重漠!既然如此,那就可能需要請聖裁了。」

    「且慢!」刑殿大儒高默道。

    「哦?高閣老有何指教?」宗甘雨道。

    高默道:「即便是西海龍聖陛下發布聖諭,也無法蓋棺定論。此事,還需要經由刑殿調查,再確定是否請聖裁。西海龍聖既然是人證,那麼,我們還需要物證,或者需要虛聖曾經說過的動機或證據鏈。」

    雷廷真冷笑道:「動機?方運對我雷家恨之入骨,即便我雷家家主負荊請罪,他都不放過,這還需要什麼動機?至於不知所謂的證據鏈,有龍聖聖諭,便能證明一切!我問一句,若是人族半聖發布聖諭,定方運為殺人兇手,你們刑殿還敢出面嗎?」

    高默毫不遲疑道:「即便是半聖在沒有證據的情況下定虛聖為兇手,我們刑殿也可反對!只有四聖閣四份聖諭齊備,我刑殿才無權出面。」

    宗甘雨道:「高閣老此言差矣,東聖閣主人族內務,一旦有確鑿的證據證明方虛聖殺死雷家主,東聖自然可直下聖諭,了結此事!」

    「虛聖獲罪與否,事關重大,不僅要刑殿查證,還要經人族眾議與眾聖聖議,豈能由東聖閣擅自做主?」高默據理力爭。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