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一石激起千層浪。

    整座聖院的人都彷彿中了半聖的三緘其口,一句話也說不出來。

    眾人本以為西海龍聖夠狠了,竟然把方運列為西海龍宮之敵,但東海龍宮更兇殘,竟然跟雷祖後裔斷絕關係,而且還要徹查雷家。

    許多讀書人詫異地看著雷廷真等雷家人,紛紛露出懷疑之色,懷疑雷家與龍族之間到底發生了什麼。

    雷廷真與雷家人呆若木雞,幾個雷家的年輕人甚至被嚇傻了。

    「不可能,絕對不可能……」

    雷家自建立以來,就以龍族恩人自居,因為龍族倍加尊重,心中早就有跟四海龍宮平起平坐的想法,但現在東海龍宮宣布與雷家斷絕來往,這個消息不啻于晴天霹靂。

    一旦所有龍族與雷家斷絕來往,那之前一切的一切都可能不復存在,沒了龍族的扶持,雷家是一個普通的豪門家族,不到百年就會沒落。

    高默點點頭,看向宗甘雨,問:「既然東海龍聖有聖諭,按照您之前的說法,聖院可否定雷家為罪人?」

    「此事……兩聖的聖諭有矛盾,從長計議,從長計議!」宗甘雨再難保持平靜,人族歷史從來沒發生過這種事。

    雷廷真的目光有些獃滯,本以為有了西海龍聖的聖諭聯合宗家就可以展開報復,方運即便不死也會脫層皮,誰知道方運還沒出面,先有高默阻攔,後有東海龍聖下旨,徹底打亂之前的計劃。

    高默轉身離開,邊走邊道:「雷重漠之死撲朔迷離,待聖院各殿院達成共識後方可調查。另外,四大才子重選即將開始,老夫雖無評選之權,但有舉薦之權,老夫舉薦方運方虛聖!」

    「老夫就算死,也不會讓殺雷重漠的兇手成為四大才子之首!」雷重漠怒道。

    醫殿閣老張藏象的聲音突然響起:「那你們雷家要多派些人,儘快找出下一個讓老夫欠人情之人。」

    聖院廣場上眾人哄堂大笑,擇英院的事情早就傳遍聖院,雷家的卑鄙手段人盡皆知。

    「若是選方虛聖為四大才子之首,老夫絕無異議。」一位大儒說完離開。

    眾人望去,發現這位大儒是擇英院的九位大儒之一,原本也反對雷重漠入選四大才子之首,但早在一年前突然同意,顯然是因為宗雷兩家的壓力改口,現在這位大儒當眾說出,便已經表明心跡,斷了宗雷兩家拉攏或打壓他的念想。

    「這才叫偷雞不成蝕把米!這就叫天道輪迴!若是雷家不用這些卑鄙的手段,也就不會有後來這些事。」劉白洛冷笑道。

    雷家眾人暴跳如雷,劉白洛雖然沒明說,但誰都知道他在說若不是雷家太卑鄙,雷重漠或許不會死,但劉白洛沒明說,雷家人也沒辦法告劉白洛違禮。

    「走吧,沒什麼看頭兒了,等著下一任四大才子評選吧。」一位老翰林笑著搖搖頭,轉身離去。

    「我為何覺得,此次四大才子重選,會比之前拖得更久?」

    「我看啊,宗雷兩家不拖個十幾年,拖到方虛聖成大儒,不會罷休。」

    「可惜,雖說方虛聖不在乎這些虛名,可一旦成為四大才子,聖院會獎勵一次在大學士期間閱讀半聖真文的機會,到時候會有聖院力量保護,這種機會太珍貴,這也是歷代四大才子都能晉陞大儒的關鍵。即便是方虛聖,在成為大儒前也不能閱讀半聖真文,因為不成大儒,又非眾聖後裔,無法承受半聖真文中強大的半聖意志。」

    「的確如此。雖說方虛聖必然能成大儒,但在大學士期間若沒有閱讀過半聖真文,那麼恐怕會在大儒期間蹉跎許久,甚至會美玉蒙塵。」

    「正是因為大學士閱讀半聖真文的機會十分珍貴,所以許多眾聖世家的子弟刻意放棄入選四大才子,給那些非世家子弟一個機會。」

    「之前擇英院有幾位大儒故意不同意雷重漠為四大才子之首,也是想拖著雷重漠,一直拖到他晉陞大儒失去這個機會。」

    「唉……」

    許多讀書人搖頭嘆息。

    雷廷真呆在原地,臉上陰晴變化,宗甘雨陷入思考。

    待廣場上的讀書人大都離開,宗甘雨突然暗中傳音給雷廷真。

    「廷真,我等一直想方設法逼方運與張龍象文比,之前的種種方法都考慮過,皆有不妥之處。但此次四大才子重選,或許是塞翁失馬。」宗甘雨道。

    「哦?宗兄有何指教?」雷廷真立刻調整情緒。

    「此次四大才子評選,方運必然位列其中,否則逼出請聖裁,我們反而會一敗塗地。」

    「的確如此,除非眾聖下令,否則若方運無法入選四大才子,全天下的讀書人必然會包圍聖院。」

    「所以,我們既然無法阻止方運,那就把張龍象推舉為四大才子,同時,支持張龍象為四大才子之首!」

    雷廷真一愣,臉上閃過一抹喜色,立刻繼續暗中傳音:「一語驚醒夢中人!只要兩人的評選陷入僵局,我們就可以讓張龍象在論榜發布聲明,要求與方運進行文比,決定四大才子之首的歸屬。一旦方運不答應,那我們就可以名正言順說方運怕了,不僅能讓張龍象擔任四大才子之首,還能打壓方運文名。若方運答應文比,那我們準備多日的手段就可以用上!宗兄不愧是世家之主,老夫自愧不如。」

    「此事你並非想不到,只是太過於沉浸在悲痛之中。而且,這只是第一計!」宗甘雨微笑道。

    「在下洗耳恭聽。」雷廷真忙道。

    「柳山已經與老夫聯繫,方運去象州已成定局,很可能擔任兩州總督,駐守在象州首府巴陵。我們慶國一直在暗中策動象州官員與讀書人,只要方運抵達象州,必然會讓他文名受污,然後再配合此事,讓張龍象在文比中取勝,奪了四大才子之首,他的心神必然會受到影響。就在文比當天,讓幾個人死在象州,鼓動象州讀書人圍攻總督衙門,再製造方運私兵殺死讀書人的流血事件,方運必遭重創!」

    「妙!甚妙!」雷廷真更加欣喜。

    「不過,老夫還有至少兩道毒計用在文比當天!必然要將方運文名徹底打落!」

    「哦?還有何等毒計?」

    「待到文比那日,你自會知曉!」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