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戰界,裂天殿,兩萬零一百裡外。

    方運全身焦黑,皮膚和血肉幾乎都已成焦炭,連骨骼都被燒裂,無論是雙目還是口鼻,都已經被燒成黑洞。

    方運撲倒在火焰之地的安全之處,只有進的氣沒有出的氣,甚至已經無力動用醫書治療自己,只能靜靜憑藉自身的自愈能力和裂天殿的力量恢復。

    在九千里九百里處殺死雷重漠后,方運繼續向裂天殿進發。

    由於直接吞噬龍威之地的龍威,方運的身體、文宮、文膽和真龍古劍都獲得極大的增強,讓方運有了繼續在裂天殿中前行的實力。

    方運一路向前。

    但是,裂天殿畢竟是磨礪龍族的地方,若是遇到像龍威之地這種鍛煉意志的地方,方運絲毫不遜於頂尖的龍王,但是遇到磨礪軀體的地方,方運遠遠比不上龍族,甚至也比不上大多數的妖蠻。

    偏偏從一萬里到兩萬里之間,是清一色磨礪龍族身軀的地方。

    這一路上,方運吃盡苦頭,身體不斷被裂天殿的力量破壞,又不斷恢復。而在這個過程中,方運不僅身體得到增強,意志力和文膽也在飛速增長。

    不過,進步最快的還是真龍古劍。

    即便是人族獲得龍氣最多的半聖王驚龍,才氣古劍也不過只有七道虛龍紋,而方運在殺死雷重漠的時候,因為吸收了龍威之地的力量和龍氣,真龍古劍的龍紋終於達到七道。

    才氣古劍從獲得第七道龍紋開始,每多出一道,才氣古劍便會獲得一種與龍族天賦相似的能力,而且伴隨古劍成長而增強。

    在人族的傳說中,王驚龍單憑一把才氣古劍,就能力壓一頭妖族半聖。

    但是,也正是從第七道龍紋開始,每多一道龍紋,所需要的龍氣是之前的三倍,即便是王驚龍用了百多年也未能再添一道龍紋。

    方運是在二月進入裂天殿,到了五月,終於抵達兩萬里之處。

    從兩萬里到三萬里之間的萬里之地,都是火焰之地。

    方運足足走了一個月,才闖過火焰之地的前一百里,甚至差點死在裡面。

    人族的身體終究比不過龍族。

    三天後,方運醒來,緩緩爬起來,發現自己光著身子,身體所有的傷已經恢復,而且充滿無盡的力量。

    兩萬里的裂天殿之行,讓方運的身體吸收了戰界的許多力量。

    「我此刻的身體反應比之前整整提高了一倍,而我神念的反應速度差不多提高了一成。不愧是龍族的戰界,雖然我吃的苦是正常龍族的百倍,但也有巨大的收穫。人族最大的問題是身體跟不上思維或神念,而我現在勉強彌補了這個缺點,這也意味著,在未來與更強大的妖蠻的戰鬥中,即便一些妖蠻近身,我也有機會解決,而不像許多讀書人即便成為大學士甚至大儒,一旦被妖蠻近身則等於死亡降臨。」

    最後,方運神念入文宮,望向文膽中的真龍古劍。

    此刻的真龍古劍上有七道完整的龍紋,同時還多出三分之一道龍紋。

    方運沒有立刻離開,而是盤坐在地面,回憶自己在裂天殿中經歷的一切。

    足足回憶了一天一夜,方運才起身,望著前方的火焰。

    前方的火焰紅若櫻桃,溫度已經能夠融化鋁,而方運之前走過的一百里火焰之地,溫度與前方的相差無幾。

    方運不準備繼續前行,因為這裡已經到了自己身體的極限。若是動用文膽和才氣,方運相信自己走四五萬里也不成問題,不過,那就失去了來戰界的意義。

    方運看了看前方,身形消失在火焰之地,出現在裂天殿主殿之中。

    方運掃視主殿,最後目光落在裂天殿主殿最深處的壁畫上。

    鎮罪殿內也有相似的壁畫,方運在龍族碑文上看到過,龍族各殿內的壁畫,都是一件寶物,裡面封印著強大的力量。

    這裂天殿內的壁畫上畫著許多龍族半聖,甚至還有一尊龍族大聖,根據龍族碑文記載,方運知道裡面應該都是龍族眾聖的屍身,被某位龍帝封印入其中。

    「不過,這幅壁畫似乎和之前有所變化……」

    方運輕輕搖頭,離開裂天殿,回到東海龍宮的海眼。

    裂天殿九千里之外的龍威之地已經變成了囚籠,無論誰進入其中,都會被封印,無法脫離,那些妖王只好留在裡面磨礪。

    三萬裡外,全身被燒黑的敖煌淚汪汪望著前方的冰雪之地,感慨萬千。

    「終於離開火焰之地,闖過三萬里了!唉,離闖到四萬里不知道要過多久,我要出去!」敖煌仰天大吼。

    三萬四千裡外,鎮海龍王敖蒼置身於白茫茫的冰雪之中,身體已經被凍僵,掛滿了冰層,他每次在邁步之前,都要用全身的力量掙脫包裹身體的冰層。

    「都怪方運!若不是他,我已經越過第九龍門,獲得龍門的加持和龍族秘寶,早就可以直入大龍王,最終成為龍皇。但就是因為被方運阻撓,我必須要在裂天殿苦練,繼續為晉陞龍皇打基礎,遲遲不敢晉陞大龍王!過些日子我離開戰界,看看方運如何,不信我西海龍宮外加宗雷兩家奈何不了他。」

    聖元大陸已是六月末,正值最熱的時候,過不了幾天便會入秋。

    方運站在崇文院內,本來想感慨一番,自己進入戰界的時候還是春天,現在已經是夏末。

    但是,不斷震動的濟王官印與珠江公官印讓他不得不收回思緒,只能一邊向自家走去,一邊快速翻看那些加急傳書。

    方運先看給自己的加急傳書,大都是跟雷重漠之死有關的。

    「殺的好!」這是張破岳的傳書,現在他已經是大學士。

    「豎子方運,竊據詩祖,妄稱虛聖……」方運只看了一眼就把這份傳書銷毀,然後將發傳書的雷家人列入永不接收之列。

    一些傳書不僅涉及雷重漠,也包括四大才子的評選,方運看完有關四大才子重選的傳書後,一心二用,去論榜看了一下,哭笑不得。

    論榜為四大才子之首戰鬥得如火如荼,雖然超過七成的人支持方運擔任四大才子之首,但足足有兩成的人鼎力支持張龍象,最後一部分人則表示中立,認為兩人都有資格擔任四大才子之首。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