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方運在論榜檢索了一下,從四大才子重選開始,跟「方運和張龍象」有關的論榜文章竟然超過了兩萬四千篇,而重選四大才子到現在也只有兩個多月的時間,平均每天四百篇,若算上回複數量,至少是文章數的一千倍。

    論榜再一次化為戰場。

    方運看著頭疼,決定不理會,畢竟兩個人都是自己。

    隨後,方運看到文相姜河川的加急傳書,原來景國文武百官經過一個多月的朝議,在上演侍郎撞庭柱、翰林捉對罵以及多人假意辭官要挾等大量戲碼后,各方終於妥協,同意方運擔任兩州總督兼象州州文院院君,統攝江州與象州的文官與文院,但無權指揮軍方。

    然而誰都知道,為了幫助方運,太后已經把陳溪筆與方守業分別調到江州和象州擔任都督,各轄一州軍務。

    陳溪筆與方運可是生死之交,當年與方運一起攻擊妖龜,陳溪筆手臂因妖龜而斷,後來方運贈送給他生身果,身體復原。前不久文曲星裂,陳溪筆與方守業晉陞翰林。

    這兩州的都督,一個是方運的舊友,一個是方運的本家伯父,方運有沒有軍權並不重要。

    至於現任的象州牧董文叢,曾在江州的玉海府任知府,當年教過方運如何寫策論,與方運亦師亦友,關係匪淺。

    柳山一黨在江州勢力薄弱,而由於象州是方運憑藉一己之力收回,柳山在象州的力量也很弱。

    在姜河川傳書不久后,在象州擔任州牧的董文叢傳書提醒,象州畢竟剛從慶國收回來,不可能把那些老象州官員全部調離象州,而且根據各國的規矩,許多衙門的官員必須由本地人擔任,若是破壞這條規矩,象州的官員必然會集體抗命。

    在董文叢的文書中,方運還發現了許多問題,最重要的,象州官場竟然涇渭分明地分出「慶官」和「景官」,慶官支持象州回歸慶國的,而景官則支持慶國依舊留在景國。

    慶官與景官的鬥爭已經白熱化,整個象州都被鬧得雞犬不寧,董文叢完全是在訴苦,他在象州沒有根基,處理象州事務異常艱難。

    看完這些加急傳書,對這幾個月發生的事,方運心中有了模糊的輪廓,不過,他對象州興趣不大,真正關心與蠻族在北方的戰爭。

    除此之外,官印里還有大量的傳書,方運挑了一些關係極好的人閱讀,並沒有什麼大事,都是關切詢問自己是否殺了雷重漠。

    顏域空十分洒脫,說不過殺一賊子而已,不算自相殘殺。

    隨後,方運暗中翻看張龍象的官印。

    在兩界山立功后,「張龍象」在兩界山便有了職位,地位不同,所有傳書都會被聖廟儘快傳遞,而不是像以前一樣,隔界文書要麼延時,要麼根本就發不出去。

    每過三五天,張經安都會寫一封信,或是講述自己的生活學習,或是說一些閑言趣語,或是請教一些學問,無話不談。

    楚國和文界其他國家的讀書人發了許多傳書邀請他參與文會。

    不過,發加急傳書最多的則是雷廷真與秦國丞相祝奉穹。

    方運根據時間排列,一開始兩人的語氣還比較和氣,但後來越發不客氣,尤其是在雷重漠死後,祝奉穹甚至說了許多難聽的話。

    雷廷真不愧是大儒,雖然有些內容不客氣,但始終沒有說過於難聽的話。

    最近這些天,雷廷真的傳書態度已經非常平和,反覆在說明一件事,希望「張龍象」在楚國論榜給方運下戰書,要求兩人通過一場詩詞文比決定四大才子之首。

    祝奉穹則一直在威脅,要求張龍象必須主動挑起此次文比。

    方運不理會他們,把張龍象的官印放到吞海貝中,回到家裡。

    方運回家后裝了一刻鐘的君子,然後就把嬌羞的楊玉環帶入卧房。

    久別勝新婚。

    吃過晚飯,方運開始回複發到濟王官印的傳書。

    方運首先回復姜河川,表示自己既然已成大學士,還是希望前往密州與蠻族作戰,為景國出一份力。

    方運寫完后本想回復其他傳書,哪知姜河川迅速答覆。

    「若你成大儒,能使用半聖衣冠,有足夠的自保之力,老夫絕不阻你去北方與蠻族作戰。但你只是大學士,縱然有重重保護,也可能被偷襲。不知你是否知道,聽說雷重漠死後不久,西海龍聖又遭重創,再次閉關休養,閉關前在西海龍宮大罵你,說誓要殺你。正因為如此,本相堅決不贊同你去北方參戰。」

    「哦?西海龍聖傷得那般重?」方運問。

    「看來你對此事有所了解。另外,你與雷重漠之事,可否對外界說?」

    「可說,但時機未到。」

    「那好,老夫便不問你此事。老夫只問一句,你何時去巴陵上任?」

    方運沉默片刻,並沒有立即回答,因為內心深處更願意前往北方與蠻族作戰,而不是去管理兩州。

    巴陵又名岳陽,乃是象州首府,臨長江,近洞庭,是一等一的好地方。當年文戰慶國十進士時,方運就曾前往巴陵,最後將象州奪回。

    不多時,姜河川再度傳書。

    「方運,你去象州,並非無用。你在殿試之後,進入崇文院苦修,積累良多,此刻便要學以致用。你若是兵家大學士,自然與蠻族戰鬥進步更快,但你終究是儒家大學士,定要先入世后超脫。你僅僅治理過一縣,即便再成功,若不經府州,晉陞大儒后也有根基不穩之嫌。文鷹為何擔任江州院君?衣知世為何從縣、府、州、六部到相位層層提升,步步為營?歷經人間,方可為儒。你今日若不歷府州,難不成晉陞大儒后再回頭?」

    隨後,姜河川苦口婆心勸說,連續發了十四封傳書。

    方運前思後想,終於答應姜河川,不過並非完全是被姜河川說服,主要原因是去年一直在兩界山,對自己來說,已經歷足夠的戰鬥,不需要去北方磨礪;對人族來說,已經解決畢參之戰,也不需要殺蠻族來證明自己,畢竟有東海龍宮的水族在,目前北方不會出事。

    張弛應有度,經歷了兩界山與戰界的磨礪,方運確信自己擔任兩州總督是目前最好的選擇,在兩州總督的職位上磨礪一陣后,或殺到北方,或……

    「彭走照,諸位大學士,三谷連戰之仇,我會在晉陞大儒前全部解決!」

    「七月即可赴任!」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