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方運、姜河川、曹德安與柳山都不說話,其餘眾官則全數開口,同一時間經常有幾十人相互指責爭論。

    方運心中又好笑又無奈,因為這些官員即便勢不兩立,若在外面相見,大多也是客客氣氣,唯獨在金鑾殿不一樣,一言不合便會相互攻訐,除了遣詞用句像讀書人,其餘地方皆不像。

    不止景國,人族各國的朝廷皆如此,那些大儒多的強國,甚至偶爾會有大儒下場爭論,一張口便是風起雲湧,天地變色,仿若論聖道,讓附近千里內的百姓惶恐不安。

    方運早就習慣,而且在場之人也沒誰真能逼他表態,他也就不在乎這些爭論。

    一個小時后,金鑾殿依舊在爭論,坐在椅子上的姜河川從含湖貝中拿出一卷書籍,慢慢閱讀。

    方運一看連姜河川都如此,那自己也沒必要矜持,於是也拿出一卷書讀。

    一些官員看到這一幕暗暗發笑卻又無奈。

    方運看的不是別的書,而是自己撰寫的《古妖史》。

    《古妖史》第一部《屠龍時代》共有十卷,講述古妖戰勝龍族的經過,方運已經寫完九卷,第十卷就要寫最終浩劫之戰,後面的第二部會寫《萬界之主》。

    第十卷的《浩劫之戰》跌宕起伏,方運已經列出細綱,這一卷的內容比得上之前五卷的內容,極為難寫,尤其在寫眾聖大戰的時候,方運的才氣如決堤的江水湧出,沒有足夠的才氣,根本寫不完那一場場驚世的大戰。

    為了更好完成第十卷的《浩劫之戰》,方運決定先精修前九卷,等把前九卷融會貫通,從這段歷史中獲得更多的信息后,便可動手書寫第十卷。

    一旦寫完第十卷,方運相信自己的史冊力量會更進一步,甚至堪比普通的史道大學士,直接從史冊中請歷史人物或古妖助戰。

    大儒的視覺三百六十度毫無死角,方運僅僅看了一會兒,姜河川與曹德安便扭過頭,看向方運手中的《古妖史》第一部第一卷。

    等眾人吵得差不多了,輔相司悅慶輕嘆一聲,從袖中拿出一張文書,道:「雷家新任家主雷空鶴已經遞交一紙訴狀,狀告景國濟王殺害雷家前任家主雷重漠。」

    雷空鶴三字一出,整座金鑾殿突然靜了下來。

    許多人相互看著,好像都在問同一個問題。

    「雷空鶴竟然接任雷家家主?」

    方運微微一愣,沒想到自己竟然不知道此事。

    雷空鶴之名,方運早有耳聞,此人成名數十載,因為當年四大才子競爭十分激烈,他竟主動退出,成全其他人,留下美名。

    雷空鶴的文名在第一次兩界山大戰之時達到巔峰,因為就是此人最先提出遊說龍族,但雷家不同意,後來人族眾聖提議,雷空鶴出馬然後一一拜訪四海龍宮,舌戰群龍,最後請動四海龍聖出面。

    救世大儒,便是人族讀書人為他起的別號。

    此人在晉陞大學士前一直遊歷天下,由於文采出眾,心胸豁達,極為豪爽,義薄雲天同時一身正氣,因此交友滿天下。入選翰林八俊時,被稱為「賢君」。此人唯一的缺點就是有些衝動,急公好義,眼裡不揉沙子,但隨著文位提高,性格逐漸緩和。

    人族現在最頂尖的那些大儒,當年幾乎都是雷空鶴的好友,要麼曾與雷空鶴並肩作戰,要麼受過雷空鶴的恩惠。

    多年前就有人笑談,沒有被雷空鶴睡過的讀書人,不算名士。

    當年方運作詩贈李文鷹,其中有一句「莫愁前路無知己,天下誰人不識君」傳到雷家后,雷家人甚至酸溜溜說,這首詩應該贈給雷空鶴。

    聽到雷空鶴的名字,方運才突然想起之前曾原和敖青岳都曾傳書給自己,說雷家在調動力量四處探尋什麼,現在基本能夠確定,雷家在找雷空鶴主持大局。

    在第一次兩界山大戰時,雷空鶴晉陞大儒,戰績彪炳,但數年後,他便離開聖元大陸遊歷各古地,甚至去了一些連半聖也從未涉足的地方。

    他幾乎每隔四五年回聖元大陸一次,每回來一次,人族眾多名宿便會舉辦盛大的文會歡迎,同時聽他講述這些年的經歷。

    雷空鶴每一次回到聖元大陸,實力都會提高一大截。

    七年前,雷空鶴已經是文宗。

    當年,衣知世未得文豪,酒到酣處,指著雷空鶴對眾人道,來日雷空鶴回返,文豪必屬雷空鶴。

    姜河川目光離開方運的《古妖史》,眼中露出懷念之色。

    曹德安愣在那裡,竟然不敢開口。

    在場許多反對調查方運的人也閉上嘴,好像怕得罪雷空鶴。

    金鑾殿靜悄悄的,數息后,姜河川開口,道:「第一次兩界山大戰時,雷空鶴的文名絲毫不弱於你。」

    姜河川不提名字,但人人都知道那個「你」是指方運。

    許多官員輕輕點頭。

    「一位是驚世虛聖,一位是救世大儒,的確難分伯仲。」

    「現在,大概可以稱之為救世文豪吧。」

    「人族之前從未同時出現過兩位文豪,但現在,怕是會出現兩位了。」

    「不對!」姜河川突然面色微變,然後傳書給雷空鶴,但是,雷空鶴沒有立即回復。

    曹德安問道:「河川先生,何處不對?」

    「雷空鶴並不知方運與雷家的恩怨,雷家人見到他后,若是搬弄是非,故意隱瞞一些事,雷空鶴怕是會對方運有偏見。」

    突然,一位官員大聲道:「雷空鶴在論榜發文,標題你們自己看。」

    所有官員急忙手握官印,方運也利用官印進入論榜,不需要尋找,最上面的一篇文章就署名雷空鶴。

    文章的標題只有四個字。

    方運是誰?

    文章的內容也只有四個字。

    別來無恙?

    就見文章之下回復無數,而且在以極為可怕的速度增加,讓人眼花繚亂。

    與此同時,方運的官印不斷發出波動,許多人紛紛傳書。

    「雷空鶴回來了!」

    「雷空鶴已經擔任雷家家主!」

    「雷空鶴已回,你萬萬小心!」

    ……

    景國的許多官員望著方運,各懷心思,「方運是誰」四個字,對虛聖來說是極大的挑釁。

    方運看著「方運是誰」四個大字,輕輕搖頭,心道雷空鶴已經如此年紀,還是改不了衝動。

    「看來,他被雷家人騙了。」曹德安道。

    一旁的姜河川輕輕點頭,道:「我已經把方運與雷家之間的事詳細傳書與他,不知他何時才能看到。」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