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你是明白人,比很多人都明白。」方運微笑道。

    「唉,明白啥,也是聽一些讀書人說的。聽說因為造紙工坊,讀書人差點打起來。」

    「哦?難道有讀書人同意建造造紙工坊?」

    「是啊。一部分人說,這造紙工坊是趙氏商行的,和不要臉的慶江商行不同,趙氏商行畢竟是皇家的商行,建造的造紙工坊有附加的去污工坊,專門減少廢水,排出的廢水只有平常造紙工坊的兩三成。這些廢水即便排進江里,問題也不大。」

    「但另一部分人就不同意,說什麼也要中止造紙工坊。然後支持建造的人就說,象州被慶國禍害很多年,再也經不起折騰了。當年象州很富饒,但現在,已經被江州比下去,甚至連整個寧安縣的收入都比得上大半個象州。為了讓象州恢復繁榮,應當做出一些犧牲。雙方不斷爭吵,我怕出事,就離得遠遠的。」

    方運輕輕點頭,沒有說什麼。

    中年車夫道:「其實巴陵城其他地方的人倒不怎麼在意,主要是巴陵城北和北面的一些縣鎮村子的人反對。北面那些村鎮在下游,凡是靠長江吃飯的,誰也不願意見到上游有造紙工坊。唉……」

    車夫一邊趕車,一邊說著有關造紙工坊的事,語氣里充滿了矛盾。

    馬車出了巴陵城的北門,很快抵達北工坊區,然後沿著工坊區前行。

    方運掀開窗帘,有種熟悉的感覺,因為這裡和寧安縣河岸邊的工坊非常相似,大量的工坊正在運轉著,眾多馬車與工人進進出出,忙碌而有序。

    馬車即將抵達北工坊區最北段的時候,方運清晰地聽到有人在大聲喊叫。

    「趕走廢水工坊,還巴陵一片青天!」

    「廢水一出,水妖都跑,還能住人嗎?」

    「三十年前,我的小兒子就是被造紙工坊的水生生毒死,才十三歲啊!你們這群畜生!」

    「我說這裡的衙役兄弟,你們也是巴陵人,你們也是象州人,難道就眼睜睜看著造紙工坊害人?」

    罵聲不絕於耳,馬車突然停下。

    「童生老爺,您是準備繞路,還是停在這裡?他們把路都堵了。」車夫道。

    方運笑道:「你回去吧,我正好到地方,順便看看熱鬧。」

    中年車夫急忙壓低聲音道:「您可千萬別瞎胡鬧!這裡面的水深著呢。我懷疑,事情要鬧大。我也就是看你人好才說,換成別人,我肯定不說。」

    方運微笑著問:「那我可要謝謝您,不過您能細說一下嗎?」

    中年車夫猶豫片刻,低聲道:「這裡面的彎彎道道很多。象州地界的長江邊上不只有巴陵城,還有好幾座縣城或鎮子靠著長江,據說趙氏商行選地方的時候,好多個知府知縣都在爭。畢竟當地賺錢了,當官的考評高,就容易陞官。後來造紙工坊落戶巴陵,其他幾個地方的知縣就不滿意,所以一直暗中阻撓造紙工坊,想要讓造紙工坊建在自己縣裡。」

    「這種事倒不算罕見。」方運輕輕點頭。

    「不僅其他幾個縣城在阻撓,慶江商行直接雇了好些個地痞流氓鬧事,他們可真敢動手。我聽說,巴陵要是鐵了心建造紙工坊,他們可能要放火燒工坊。所以我說,您千萬別去湊熱鬧。」中年車夫認真地看著方運。

    「這樣啊,那我明白了,我不去摻合他們的事,只去找朋友。好了,我走了,您忙。」方運客氣地說完,向前方走去。

    中年車夫望著方運,輕輕一嘆,然後望向更遠處,就見大街上站著數千人,有幾百名衙役士兵正攔著那些人,在他們身後,是一座在建的工坊,但裡面沒有人,已經停工。

    造紙工坊附近有許多工坊,在清晨的陽光下,一些工人正一邊聊天一邊看熱鬧。

    秋風拂過,越發涼爽,方運慢慢向前走,很快走近人群。

    除了幾個人看了方運幾眼,大都不在乎,或者喝罵著,或者就跟看熱鬧似的一言不發。

    「搬走工坊,還我碧水!」一個童生激動地大喊,於是,許多人也跟著喊起來。

    「搬走工坊,還我碧水……」

    數千人跟著一起喊,方運想了想,也跟著喊起來:「搬走工坊,還我碧水……」喊完抬頭看了一眼天空,沒人知道他在看什麼。

    象州衙門內,州牧董文叢、工司司正薛礫和巴陵知府閻霄等人手握官印,正利用官印監察造紙工坊周圍,董文叢突然露出一副哭笑不得的表情。

    「董大人,這是何故?」閻霄問。

    董文叢臉上還是哭笑不得的表情,道:「你們看到剛到的那個童生了嗎?」

    「嗯,看到了,坐著馬車來的。」

    「我方才恰好用官印探查一下那些人的才氣氣息,結果發現,那位應該就是咱們的總督大人。」

    「這……」廳堂內的官印急忙使用官印,發現那人竟然是大學士,立刻相信董文叢的話。

    「總督大人喊口號倒是很賣力。」薛礫哭笑不得道。

    巴陵知府閻霄面色最差,道:「看來是總督大人怕咱們處理不好,所以親自去看看。」

    「等人齊了,咱們就商議,商議出結果就上報給總督大人,免得他擔心。」

    「唉……」

    方運繼續留在人群里,偶爾喊一下口號,大多數時候都在與在場的人交談,聽他們的真實想法,了解事情的真相,而不是站在高高的廟堂之上吹噓自己懂百姓。

    到了中午,有人專程分發乾糧和水,方運和大多數人一樣,吃著乾糧喝著水當午飯,一直到夜幕降臨,才離開那裡。

    方運走到州衙後街,去除易容,露出本尊,然後進入州衙。

    總督衙門未建成,方運也不好辦公,於是在州衙閑逛,看看州衙的官吏如何做事。

    結果卻把州衙的官吏們嚇得不輕,還以為發生什麼大事,方運無論走到哪裡,那些官吏全部嗖地站起,一動也不敢動。

    方運走了幾個地方頓覺索然無味,正要回自己的住處,聽到董文叢辦公的地方傳來議論聲,於是便繞到門口,示意門口的守衛不要聲張,然後走進去,坐在院子的小亭子,聽屋內正堂的眾官討論。

    聽了一刻鐘,方運冷哼一聲,道:「荒唐!」

    屋內的討論戛然而止。

    「是總督大人。」董文叢說完,帶著一干官員匆匆走出來。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