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董文叢坐在車上良久,隨後手持官印進入論榜,講述這兩天發生的事,在最後,董文叢附加一句孔子的原話。

    政者,正也。子帥以正,孰敢不正?

    這句話詮釋了孔子對當政者的理解,執政、當政,首先要自身端正、公正。若執政者言行端正、處事公正,作為表率,那天下的官民都會堂堂正正,不會走上邪路。

    很快,大量的讀書人在董文叢的文章下回復。

    「兩年前,老夫當他只是天資卓越的孩童,今日幡然悔悟,在方虛聖面前,老朽不過是鶴髮匹夫耳。董州牧最後以孔聖之言結尾,大概是想說,方虛聖身正,自為表率,已然踏上儒家聖道!」

    「方運此人,不罰一官,不傷一民,以身證諸官之能,以行釋百姓之憂,有大賢之貌!」

    「直到今日,才知何為『其身正,不令而行;其身不正,雖令不從』。方虛聖身正,即便沒有親自出面命令百姓離開,百姓卻自行離去。象州官員其身不正,即便屢次下令,也無人離開。」

    「昨日上街,今日解決。當年孟子說『民事不可緩也』,方虛聖今日作為,疾如雷霆,暗合孟子之道。」

    眾人陸續以眾聖的名言聯繫方運今日所作之事,讚譽滿篇。

    也有一些人抨擊方運沽名釣譽,引來眾人批評。

    一位慶國進士怒而言:「若身居廢水之畔是沽名釣譽,那天底下所有人都是貪婪無度的豬狗!」

    「若這種手段是沽名釣譽,那我真希望天底下所有官員都用這種手段來博取文名!」

    反對的聲音很快被壓下,在半個時辰后,孔城一個老舉人的回復震動論榜。

    「天地為大矣,不誠則不能化萬物。」

    最開始,一些人覺得這是隨便寫的,畢竟有一些讀書人沒事就喜歡亂回復別人的文章,但是很快有人明白那位老舉人的意圖。

    「喂,上面那位,刑殿請你喝茶。」

    「為上面那位點蠟,默哀。」

    「似乎有人看不懂?在下畫蛇添足說一句,此句乃荀聖所言,荀聖善評聖。」

    這下所有人都看出來,為賢者諱,所以那人說荀子善於「評論眾聖」,實則是「批聖」,但大家一聯繫完整之言,恍然大悟。

    《荀子》中的原文是:天地為大矣,不誠則不能化萬物;聖人為知矣,不誠則不能化萬民;父子為親矣,不誠則疏;君上為尊矣,不誠則卑。

    這句話的語意並不深奧:天地即便廣袤無邊,若不能至誠,也無法養育萬物。聖人無所不知,若做不到真誠無妄,則不能教化萬民。父子血脈相連,若不能坦誠以待則會相互疏遠。君王尊崇高貴,若不能以誠待人,則會變得地位卑下。

    那老舉人若是說完這一整段,自然是在稱讚方運在以誠待人,能夠管理好一方百姓,但他故意隱去後面的話,那就不僅僅在稱讚方運,還在暗中指責慶國半聖不誠,竟然任由慶國壓榨象州,竟然任由慶國人去鼓動欺騙民眾上街反對。

    隨後,眾多讀書人在這篇文章下面上演人族前所未有的「作死大賽」。

    揭開序幕的是那位老舉人,很快有人仿效。

    「齊明而竭。」

    《荀子》中原話是「齊明而不竭,聖人也」,意為半聖能永遠保持思維敏捷、智慧過人,現在去掉不,就是暗指某位半聖並非是半聖。

    「以人度己。」

    而《荀子》的原話是「聖人者,以己度者也」,意為半聖是可以憑藉自身的能力推演事物的人,論榜之人反說,自然是說有的半聖做不到這一點。

    到後來,這篇文章下面已經完全失控,董文叢不得不鎖定這篇文章,不讓人回復。

    董文叢默默收起官印,望著車廂外。

    「虛聖移駕工坊邊,不知豐州的那位是否會結廬長江畔……」

    董文叢心裡想著,笑著搖頭。

    宗聖居於豐州。

    當天傍晚,象州官員得到一個消息。

    就在今日,方運親自調動人員展開追查,緝捕了一批去造紙工坊上街鬧事的人。

    此事一出,掀起軒然大波。

    大多數人沉默,但有一小部分人開始在論榜抨擊方運欺詐百姓,先勸走他們,然後再暗中下黑手抓人,非君子所為。

    幾個象州的官員竟然跑到論榜上發表聲明,表示反對這種不仁不義的總督,要求慶國內閣和太后給象州人民一個交代。

    很快,小道消息流傳到巴陵各地,那些參與上街的人又憤怒又恐慌。

    大凹村有兩百餘戶,是長江邊的漁村,這裡的人大都以打漁為生。在得知當年禍害了一代人的造紙工坊又出現在巴陵城后,村裡上百人甚至不去打漁,前往巴陵城外反對工坊建立。

    現在,全村人聚集在村南,許多人要向外走,劉三子等人卻攔住村民。

    「劉三子,你還是不是人?自家鄉親被方運那個狗官抓走,你卻不讓我們去喊冤?」

    「劉三子,你是不是收了狗官方運的錢了?當時我就懷疑,你平時那麼衝動魯莽,跟炮仗似的點火就炸,怎麼方運連話都不說,你就讓我們離開造紙工坊回家!」

    「******的劉三子,你今天要是不把話說明白,老子用捅死你!」一個漁夫手持魚叉,虎視眈眈盯著劉三子。

    劉三子年過三十,身體強壯,皮膚黝黑,嘴臉有道兩寸長的傷疤,滿面無奈。

    「我說各位鄉親,你們到底知不知道方運是大名鼎鼎的虛聖?那麼厲害那麼聰明的人物,會出爾反爾嗎?先趕走我們再抓人,絕不會是他做出來的事!」劉三子苦口婆心道。

    「那為什麼我侄子被抓走了?」

    劉三子道:「你們確定方虛聖知道這件事嗎?說不定根本不是他做的,或者他沒辦法控制那些抓人的人。」

    「放屁,他是總督,怎麼控制不了那些官兵。」

    「聖元大陸天天殺人,聖人能控制嗎?不要把話說的那麼絕。」劉三子道。

    「無論今天你怎麼說,我都要救出我侄子!」耿老頭道。

    劉三子道:「我說耿老頭,我是看你這人不錯,才跟你好說好商量,既然你不識抬舉,我也就明說了。你那個王八蛋侄子是什麼東西,難道你不清楚?在場的諸位鄉親,凡是認識耿老頭侄子的,都站出來說說,他是個什麼東西!我先說幾個我親眼見到的,罵六十歲老娘,摸寡婦屁股,被人追債抱起自己五歲的孩子砸追債人,一三五打孩子,二四六打媳婦……我就說到這裡,你們誰還想補充?」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