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聶長舉低著頭,不斷思索,之前主動站在方運後面,表面是妥協。

    慶官利用《象州邸報》增刊反擊方運,鬧得象州處處起火,若在刑殿人面前與方運對立,極可能逼得方運劍走偏鋒。

    聶長舉終究是慶官,不是慶國人或左相,慶國人和左相希望方運與慶官同歸於盡,但慶官們則很清楚,與方運要對抗,但不能全面開戰,否則慶官必將成為犧牲品。

    平衡和妥協,才是象州眾官的根本,無論是慶官還是景官,都應該做到這兩點。

    不過,聶長舉的真正目的,是火上澆油,對抗刑殿的象州官員越多,刑殿的懲罰越重。

    對抗刑殿,罪名說大很大,但人族素來法不責眾,最終刑殿真正處罰的,極可能只是方運,即便刑殿要處罰慶官,聶長舉也可以說是形勢所迫,再倒打方運一耙。

    聶長舉之所以擔心,是怕方運一旦事敗,便同歸於盡。

    畢竟,堂堂虛聖真被逼到絕路,有能力跟小半個國家同歸於盡,更不用說區區象州的慶官們。

    甚至於,即便劍走偏鋒,方運所受的懲罰最多是放棄聖元大陸的地位,在其餘各地依舊能走到極高的位置,一旦立下大功,還能將之前的罪責一筆勾銷,但慶官付出的代價不僅僅是生命,甚至連子孫後代也會失去保障。

    《象州邸報》增刊早上發布,待刑殿特使韓正陽離開,已經是午後。

    在秋天熱辣的陽光下,眾官陸續回返。

    很快,一些人發現,象州各城的官府印坊前,多出一些士兵,隨後得到消息,從今天開始,所有大規模印刷,都要獲得總督府文書,避免再次引發刑殿調查。

    發布文書的並不是總督府,而是州都督方守業。

    慶官本想反擊,但看到方守業拿刑殿當擋箭牌,竟無一人敢出面,默認了這個事實,也放棄利用《象州邸報》作為武器攻擊方運。

    七月二十一,《象州邸報》增刊讓整個象州沸騰,無數百姓在討論此事,許多百姓還因為立場問題大打出手,最後不得不見官。

    怪異的是,象州官場則無比平靜,似乎在等待什麼。

    當天夜裡,人族許多讀書人得到一個消息,刑殿已經下書嚴懲方運,一共三罰。

    在得知三罰后,一些官員十分高興,另一些官員則十分不悅,因為三罰在刑殿中是很輕的懲罰。

    第一罰,是削去方運三成的軍功。

    人族讀書人的軍功極為重要,不僅關係在人族的地位,而且可以利用軍功進入聖院的各種秘地,同時可以消耗軍功借用聖院的各種文寶,甚至可以直接換延壽果或生身果。

    但那些希望方運被重罰的官員看到第一罰唉聲嘆氣,方運三成的軍功遠超一位大學士畢生的軍功,連部分大儒的軍功都不如方運三成多,畢竟不是所有大儒都會一直對外參戰。

    但是,方運是虛聖,在聖院進入同樣的秘地,他消耗的軍功只是尋常人的十分之一甚至不用軍功進入,至於文寶或生身果等神物,方運根本就不缺。

    到了虛聖的層次,軍功多寡更多是一種榮譽,這第一罰對方運的影響微乎其微。

    第二罰,罰沒十年內方運和方家在聖元大陸九成的收入,包括田地、商鋪以及各種經營所得。

    剛開始看到這個懲罰,許多恨極方運的人大笑,但很快卻笑不出來,且不說方運根本不在乎這些世俗的財物,也不說聖元大陸的田產店鋪等等都是各世家各國皇室贈送的,更不必說十年對大儒來說很短暫,單就一個「聖元大陸」說明刑殿根本沒想真正懲罰方運,因為誰都知道,方運真正的財富都在血芒界。

    如果刑殿真想懲罰方運,必然會罰沒方運在血芒界的收益。

    人人都知道,方運扛著小鋤頭背著破麻袋去血芒界走一圈,隨便撿幾件神物,就能賣出上億兩白銀,遠超在聖元大陸的收入。

    更何況,即便方運沒了銀兩,去東海龍宮走一圈,就可以借來大量金銀珠寶,這是借款,不算是收入。

    第三罰,嚴令方運在晉陞大儒前,離開聖元大陸,前往一處古地開疆擴土。

    看到這一罰,眾多讀書人知道刑殿終究沒有一味袒護方運,這個懲罰,對大學士來說非常重。

    大學士晉陞大儒后,必須要離開聖元大陸磨礪,為人族建功立業,但建功立業的方式很多,比如守在兩界山也算是。

    在古地開疆擴土,極為困難,是更高層次的建功立業,一般只有文宗或文豪才能做到。

    讓一位大學士去古地開疆擴土,對其他人來說等於判處死刑。

    但是,許多讀書人仔細一想,這個懲罰只說在大儒前,又沒說具體時間,只要方運在巔峰大學士時去開疆擴土,那也算在大儒前,而且,方運的實力很強,等成為巔峰大學士后,絕對有實力對抗新晉大妖王,甚至面對更高一層的神相大妖王,也能從容面對。

    若是方運時間抓得巧,在進入古地后立刻晉陞大儒,哪個世家再借給他一件半聖衣冠,那便有足夠的自保之力。

    換言之,這第三罰對方運來說,不像是懲罰,倒像是激發方運的真正實力。

    除了針對方運的懲罰,那日跟在方運身後的所有官員也受到懲罰,五年內不得晉陞,不輕不重。

    刑殿三罰一出,少數讀書人在論榜上反對,妄圖攻擊方運文名,但大多數讀書人根本就懶得與他們爭論,方運畢竟是堂堂虛聖,這種懲罰恰到好處,若是重了,方運不給刑殿面子,直接動用虛聖特權免罪。

    不過,許多人也感到奇怪,因為這種程度的懲罰,方運完全可以動用虛聖特權免罪,但是,方運主動上書認罪,表示會承受刑殿的懲罰。

    第二天清晨,聖院的消息傳到人族各地,除了東聖閣,刑殿、禮殿、《文報》編修院等等聖院殿閣一致支持以象州為試點,開辦《民報》。

    隨後,大量雜家讀書人開始在論榜上攻擊方運,反對開辦《民報》。

    雜家用各種論據論述《民報》的害處,但許多有見地的讀書人一眼看出,雜家官員們恐懼民智大開,百姓只有生活在相對閉塞的環境中,才更容易管理,一旦民智大開,那麼百姓的需求會增多,官員管理百姓的成本將不斷增加。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