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在管翼的牢籠前,聚集著大量的巴陵城百姓,連維護秩序的士兵都被擠到籠子周圍,滿臉無可奈何。

    用董文叢的話,乍一看還以為全景國的人都擠在這裡。

    在管翼籠子的前方,立著臨時建造的告示欄,許多衙役拚命保護才沒有被擠倒。

    告示欄上的告示講述了管翼願意接受這種懲罰,並且指出管翼叫囂要送出國土的行徑,最後求仁得仁,方運給了他三尺的地方。

    後面的告示上,列舉查抄管翼家所得,總估值超過千萬兩白銀,遠遠超出了正常進士的身價,若不算文寶神物,許多大學士之家的財富也就在三百萬兩白銀左右。

    根據董文叢的指使,抄寫吏員特地註明管翼家中一些財物的來源,大都是與慶江商行、慶國皇室與慶國大員有關。

    於是,不需要州衙門散布消息,各種小道消息流傳,很快全巴陵城乃至全象州人都知道,管翼拿著慶國的錢在辦事。

    隨後,各地的讀書人紛紛站出來,開始焚燒《象州邸報》增刊,許多人怕惹上麻煩,也主動焚燒。

    管翼在之前在象州造成的影響力,無聲無息消散。

    大多數象州人並不關心象州歸屬,只關心自己的生活,但是,即便再中立的人,也不屑於支持管翼這種人。

    花青娘與管翼本是反景的中堅力量,由於之前官府不作為,讓許多百姓寒心,現在兩人接連遭到如此嚴重的懲罰,象州百姓情緒高漲,各地茶樓酒館議論紛紛,無一不稱讚方運賢明。

    方運囚禁進士之事,在論榜掀起連綿不斷的戰火,十國讀書人全部捲入其中。

    一些他國讀書人認為方運做事太過,不應該如此對待管翼,應該給管翼留面子,畢竟大家都是讀書人。

    但是,也有人認為,若管翼只是小錯小罪,方運如此懲罰實屬過分,但身為景國官員,公然宣揚無償讓出國土,等於賣國行為,沒被活活打死,證明象州人太善良了。

    論榜上開闢各處戰場,有的文章下面討論「賣國言論是否算正當言論」,有的討論「公然支持送出重要領土算不算賣國言論」,有的討論「方虛聖的懲罰是否過度」,不一而足。

    象州之內,形勢複雜。

    百姓被慶國人欺壓了那麼多年,又被花青娘和管翼這種慶國走狗教訓,好不容易遇到如此大快人心之事,開始在各地歡慶,讓今夜變得猶如節日。

    尤其是因為歸屬景國后參加科舉高中的讀書人,自身前途已經和景國牢牢綁在一起,大力支持方運。

    象州的所有慶官表面上偃旗息鼓,徹底放棄在名面上跟方運作對,但是,他們紛紛上奏內閣和聖院,彈劾或舉報方運。

    自從方運當上虛聖,內閣已經很久沒有接到如此多的彈劾信。

    左相一黨有了這些彈劾信,在第二天的朝會上,對方運展開攻擊,但是,總督處罰右司正、大學士處罰進士、虛聖處罰象州五品官,在聖元大陸上,根本算不得過錯,甚至算不上失職,畢竟方運站在大義的一方。

    所以,無論左相一黨如何氣勢洶洶,最後都無法對方運造成任何傷害,甚至無法逼方運上一份請罪疏。

    方運一早就知道大量慶官彈劾自己,完全不予理會,而是與象州部分官員商定后,把《民報》的事務交由方氏藏書館開辦,由州衙和各司組成一個審查小組常駐《民報》辦公地,審查內容,避免出現不該出現的內容。

    方運親自製定了《民報》的式樣,完全拋棄書籍的模式,而是用後世報紙的形式。

    在《民報》的頭版和前幾版,放置人族或景國重要的新聞消息,然後分不同的版面,如象州新聞、景國時政、人族方針、聖院動向、科舉指導、各界趣聞等等等等。

    與方運一起制定《民報》的眾官看到樣報后,佩服得五體投地,董文叢最為激動,因為他可以肯定,這《民報》在各方面已經遠遠超過《文報》,若是在全人族發行,十年後恐怕能與《文報》一較長短。

    董文叢思來想去,平生第一次放下面子,懇求方運給他一個編審的地位,並且保證會對《民報》親力親為,盡最大可能為《民報》保駕護航。

    對於自己人,方運向來大方,不僅給董文叢一個編審的位置,還讓董文叢負責「科舉指導」版面的童生試分版,並聘用他當童生試分版的專欄教員,專門寫文章指點童生。

    董文叢接到任命后欣喜若狂,連連感謝方運,離開方運書房的時候太過激動,一不小心把鞋磕飛出去,惹得總督府的人大笑,州牧飛鞋的趣聞很快在象州的官員中流傳。

    董文叢完全不在乎出醜,撿起鞋穿上后,快步離開為第一期的《民報》準備。

    董文叢很清楚,《民報》之中,百姓最關心的是時政和本地新聞,但最有價值、地位最高的,必然是科舉指導版面。

    童生試、秀才試、舉人試與進士試四大分版中,難度最高的自然是進士試指導,一些天才舉人對進士試的理解,甚至超越那些老翰林老進士,稍有不慎,指導教員便可能文名有損,不是大學士絕不敢指導進士試。

    童生試是四個分版中最簡單的,看似不如指導進士試更有地位,但實際上,童生試的受眾更多,甚至可以說,若《民報》能在全人族發行,童生試分版將是面向人族一半男人群體的版面,是教化億萬學子的崗位。

    從此以後,那些讀過董文叢指導文章的年輕人,將來無論是什麼地位,即便成為半聖,見到董文叢,也得老老實實叫一聲董老師。

    教化億萬民眾的功勞,不下於大儒征戰四方。

    立功、立言、立德三不朽中,董文叢已經獲取通往「立功」的捷徑。

    無論多麼興奮,董文叢都守口如瓶,因為方運下令所有官員對《民報》的一切細節嚴格保密,否則以叛國論處。

    《民報》的準備悄無聲息。

    八月初一,人族聖院照常刊發《聖道》與《文報》。

    八月初二,人族歷史上第一份真正意義上的民辦報紙《民報》正式刊發,《民報》根本沒有任何宣傳,只是在清晨擺放到象州各城文院的書鋪,甚至連書販都不知情。

    《民報》的頭版頭條名為「我的第一封戰書」,作者署名是方運。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