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知錯能改?你們若真知錯能改,還用得著本聖親自下戰書?」方運對柴植的說法嗤之以鼻。

    和正心境的大學士不同,方運身為誠意境大學士,許多情況下並不掩飾自己的情緒和意圖。

    「國事私事,我等自然能分清。身為讀書人,柴某心中有愧,但身為慶國之將,柴某問心無愧。」柴植露出淡淡的輕蔑之色,似是認為方運說這種話太過幼稚,堂堂正心境大學士若是連這點道理都不知道,恐怕早在幾十年前就斷了大學士之路。

    「作為景國兩州總督,我的行為本質與你相似,但實際上,比你高那麼一點點,因為本官沒有去害那些本來就生活艱難的百姓。至於說到有辱虛聖之名,堂堂虛聖被人欺之而不敢言,遇怨而不敢報,那才叫有辱虛聖!至於國事私事,我不關心,我只知道,我的子民被害,我就要站出來為他們討回公道!或許有人已經死了,或許有人傷殘,或許很多事情已經無法挽回,我做不了太多,但,我至少能讓他們出一口氣!」

    方運的聲音淡然,但語氣卻斬釘截鐵。

    「方虛聖,您如此執迷不悟,小心百年無法正心!」柴植微微一笑。

    其餘四個大學士面露驚色,詫異地看了一眼柴植,但隨後一言不發,其中一人甚至皺眉,因為柴植的話太毒了,若非深仇大恨、不同戴天,很少有人會說出這種話。

    誠意境晉陞正心境,極為困難,情緒稍有波動或內心稍微出現問題,都會造成一生也無法解開的心結,最後導致永遠無法晉陞正心境。

    在人族歷史上,有很多誠意境大學士始終無法晉陞正心境,原因都是一些小事。

    方運啞然失笑,道:「柴大學士,你正心多年,卻始終無法跨入巔峰,無法觸摸聖道邊緣榮升大儒,難道還不明白嗎?是你正錯心!」

    其餘四個大學士急忙給柴植使眼色,方運的以毒攻毒太厲害,跟這種人打嘴仗有敗無勝,理當改變策略,柴植心領神會,文膽雖未動搖,但內心已經出現波動。

    柴植突然輕嘆一聲,突然向方運彎腰鞠躬,深深作揖,隨後挺起胸膛道:「柴某因為一己之私被蒙蔽,欲行不軌,強搶您的戰功,柴某再次鄭重道歉,請方虛聖諒解。」

    那四個慶國大學士看向柴植的目光隱隱多出敬重,不愧是正心境的大學士,只要遵從內心,只要認定自己的行為有利於慶國,無論做什麼都不會脫離正心,無論做什麼,都不會覺得丟臉。

    而且,一位成名已久的大學士向年輕大學士誠懇認錯,除非雙方有不共戴天的深仇大恨,否則年輕的一方都應該做出禮讓。

    身為虛聖,比尋常人更要注重這一點,否則,便在「禮」之一道上留下大污點,萬一這位柴植過於羞憤而當場自殺,那方運的文名便會大跌。

    那四個大學士鬆了口氣,姜還是老的辣,柴植不愧精通兵法,這一招以退為進用得不僅老辣,而且頗為果斷,徹底堵住方運所有的道路,只能逼方運後退。

    方運點點頭,道:「既然柴大學士誠懇認錯,那本聖接受道歉,不再追究你們暗算搶我軍功之事。」

    「多謝方虛聖……」柴植臉上露出一抹笑意,彷彿是勝利的笑容,但是,他的話卻被方運伸手打斷。

    「本聖原諒,但象州百姓不原諒!虛聖原諒,但兩州總督不原諒!若你真心道歉,那便中止此次比拼,你帶著宣武軍向被你們劫掠的百姓道歉,比向我這個虛聖道歉更有用!」方運毫不客氣反擊。

    柴植的笑容僵在臉上,其餘四個大學士心中思忖,不明白方運是真正一心為民才說得如此大義凜然,還是太過於能言善辯,輕輕鬆鬆找到柴植的弱點並一擊命中。

    方運乃是虛聖,即便兩國對立,柴植向方運認錯道歉也不算什麼污名,只要運作得當,甚至會成為英名,傳為一段佳話。但是,象州百姓不同,一旦向象州百姓認錯,那便等於慶國在向景國認錯,這是柴植絕對不可能做的。

    這時候,四個大學士心中再也不敢說薑是老的辣,反而暗道後生可畏。

    柴植左思右想,最後輕嘆一聲,道:「既然方虛聖不肯原諒在下,那在下無話可說。殺妖滅蠻,不分你我,都是為人族,即便您搶到我們的軍功,我們也不敢有怨言。不過,無論如何,我等五人都會繼續滅妖蠻、報國恩,至於向象州人道歉,對我來說很容易,要麼輸,要麼死!」

    「你倒是有骨氣,可惜,用錯了地方。」方運說完,閉目養神,重新坐回平步青雲上。

    柴植看著方運過了好一會兒,才轉身。

    「柴老哥,你看如何是好?你們看,方運還在後面慢慢跟著我等,似乎並不想放過我們。」

    「我看,他根本不是為了什麼象州百姓,純粹是看不順眼,所以出手教訓!他不過是運氣好成為虛聖,竟然如此看低我等,是可忍孰不可忍!」

    「換成別的大學士,我等可以用唇槍舌劍或戰詩詞強逼對方離開,但現在是方虛聖,這種手段一旦用出來,刑殿必然會馬上來抓人。」

    「我們總不能眼睜睜看著他搶走軍功。」

    柴植無奈搖頭,道:「方運的脾氣,向來與眾不同,平時的時候很平和,一旦發火,那便會有人遭殃。看來我等劫掠象州百姓之事,讓他十分惱火,在他看來此事應該比拜慶君和管翼的賣國言論更加重要。為今之計,我們只有一個字,穩!穩住方運,我們便收穫勝利。」

    「如何穩住他?如何讓他不搶你我的軍功?」

    「沒辦法,那就是主動認錯,他既然想搶我等的軍功,就讓他搶,我等只要一直道歉,一直認錯,他總會離開。除此之外,我也沒有任何辦法。」

    「好吧!」

    於是,宣武軍的五個大學士向下一座小山頭飛去,方運慢悠悠跟在後面。

    很快,五個大學士開始攻打狼守岩,即將殺死一頭妖王的時候,方運突然出現,輕鬆滅殺所有妖王,轉身就走,無比瀟洒。

    接下來,宣武軍簡直經歷了噩夢,每次快要殺死妖王時,方運都會快速出面收割,防不勝防。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