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五個大學士氣得七竅生煙,遠處觀戰的宣武軍士兵更是憋著一肚子氣。

    無論如何,那位都是人族虛聖,在人族的實權可能不如慶國國君,但在讀書人中的實際地位遠超慶君,這些宣武軍將士即便有人是翰林,也不敢當眾罵方運。

    若是指責批評方運,方運不能動手,但若是張口就罵,那方運可以就地誅殺,禮殿與刑殿絕對不會上門找方運,反而會嚴懲被殺之人的一族。

    大部分宣武軍將士在生悶氣,但還有一部分人不僅沒有生氣,反而有些解脫。

    不是所有慶國人都想攻擊欺辱象州人,少數慶國人心中還有公正和公平,很清楚宣武軍不過雜家的工具,做了不應該做的事,甚至可以說,宣武軍做的一切都在丟兵家人的臉。

    這種通過欺辱平民打壓方運的行為,就和戰時驅趕平民攻城一樣下賤。

    礙於國法軍令,這些宣武軍人不得不去做,若是敗給方運,對那些無辜的百姓認罪,在這些真正的軍士看來是一件好事。

    以柴植為首的五個大學士,攻佔了三處妖蠻聚集地,但他們的軍功僅僅止於普通妖蠻,所有的妖王都是被方運斬殺,甚至連一些妖侯也被方運順手殺死。

    一頭妖王的戰功,比得上一座山上其餘所有普通妖蠻。

    連續戰鬥讓五個大學士才氣降到三成以下,五人不得不退回宣武軍大軍之中,休養並恢復才氣。

    遠處,方運懸停在半空,仔細讀書。

    五人屏退他人,坐於中軍大帳之中,愁眉不展。

    柴植掃了一眼垂頭喪氣的另外四人,心中有一些恨鐵不成鋼,自己雖然同樣被方運壓制,但心中並不氣餒,還在尋找取勝之道,但這四人明顯受到極大的影響。

    不過,柴植也沒有怪這幾人,畢竟這幾人還沒有達到正心之境,很容易被外物影響,更何況,即便是成為正心境大學士,一旦遭遇大事,也可能會心神動搖,難以正心。

    「諸位也看到了,我已誠心向他道歉,他不僅不誠心接受,反而倒打一耙,我也無可奈何。」柴植輕聲嘆息。

    其餘四人相互看了看,沒有說話,但心中都清楚,柴植哪裡是誠心道歉,根本是想用緩兵之計結果被方運識破。

    「我看,咱們乾脆退出此次比拼,就說他搶奪軍功,在回去的路上,向那些百姓道個歉,至少挽回一些面子。」

    「不錯,如此一來,丟面子的只是我們五人,而不是整個慶國。」

    「我們在撤退前,還可以製造一場衝突,來顯現方運的霸道,如此一來,各國的讀書人必然會聲援我等。」

    「不錯……」

    柴植沒想到四人竟然都已經打起退堂鼓,聽他們說夠了,道:「繼續出戰!」

    四個大學士一愣,默默跟著柴植出去。

    第四處、第五處、第六處……一直到第九處,方運始終搶他們的妖王,加上之前的,方運已經整整獵殺了四十頭妖王。

    此刻已近第二天凌晨,五個大學士帶著疲憊的身軀返回軍營。

    在從軍營上空降落的時候,許多將士突然歡呼起來。

    五個大學士愣了一剎那,隨後一起回頭望,就見方運腳踏平步青雲正向另一座山峰疾馳,似乎是放棄繼續搶軍功。

    五個大學士沒有和那些普通將士一樣放鬆警惕。

    「此番只是小懲,若再有下次,便不會如此輕易放過爾等。」方運舌綻春雷的聲音在天空炸響。

    五個大學士長長鬆了一口氣。

    回到中軍大帳,柴植冷哼一聲,道:「身為讀書人,每時每刻都要學習,都要自省。此戰,你們學到了什麼?」

    「不要得罪方虛聖……」那大學士脫口而出,但沒說完就閉嘴。

    其餘人略顯尷尬,這明顯是戰後檢討自省,張口就說這種誰都想說但不能說的大實話,實在丟臉。

    哪知柴植點點頭,道:「不錯,不成大儒,非人族豪門,永遠不要與方虛聖為敵,幸運的是,我們只要保持底線,方虛聖最多是懲罰我等,而不是誅殺。下一個。」

    「耳聽為虛,眼見為實,方虛聖比傳言中強很多,強很多很多!若是早就知道方虛聖的真實實力,此行之前,我必然會裝病。」

    包括柴植在內,所有人沉默,因為他們每個人都親身體會到方運的強大,至今為止,方運也只是使用唇槍舌劍,除了藏鋒詩與喚劍詩,其他什麼都沒用。

    「我們五人的文名雖然遠比不上方虛聖,但也算名聞十國,在慶國讀書人中可以說如雷貫耳。方虛聖是天才大學士,從我們手中搶到一個兩個妖王不難,難的是,僅憑唇槍舌劍全部搶光,一個不留。此地沒有聖廟,無法傳書,我這就書寫一封信,讓斥候帶回慶國,讓慶君和元帥府重新判斷方虛聖的實力。」

    「不錯,之前慶國得到的情報已經過時了,或者說,有關方虛聖的情報,永遠過時。」

    柴植一句話也沒有說,口中發苦,因為之前眾人私下討論的時候只提「方運」,而現在卻說「方虛聖」,這跟被方運寬恕有關,但更多的原因是這幾個人已經開始正視方運,心中越來越尊重這位人族虛聖。

    每一位大學士都學富五車,若沒有生死大仇,被遠超自己太多的人教訓后,自然會有所改變,若是親眼所見、親身經歷后依舊與之前一樣死不悔改,也不配當大學士。

    柴植心中充滿矛盾,一方面,自己實在不想與方運這種未來無可限量的天才作對,但另一方面,自己身為慶國重臣,若是不與方運為敵,那就等於失去在慶國的所有根基,慶君和其餘官員不可能無動於衷。

    最後,柴植無奈道:「休息幾個時辰,天亮後繼續屠妖,遠離方虛聖。」

    「謹諾!」四個大學士急忙應聲,四顆心終於穩穩放下,若是繼續與方運正面對抗,下場恐怕會無比凄慘。

    哪知柴植繼續道:「諸位,不要放棄!真正的危機還沒有爆發,一旦爆發,方運即便不是粉身碎骨,也會被迫離開摩妖山。一旦他離開,無論戰績如何,我們都可以宣布勝利,畢竟,他逃離了戰場。」

    「難道……」四位大學士立刻向大帳外望去。

    嗷……

    一聲洪亮的嚎叫聲傳遍擎天峰周邊數千里。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