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畢源心中有千言萬語,但最終沒有反駁出來,因為自己的每一句反駁,都會跟第一次反駁一樣,成為方運蔑視他的理由。

    「百姓養你,不是讓你陷他們為亡國奴;國家委以重任,也不是讓你推景國入火坑。百姓養你,是為了讓我們景國人至少能與他國人平起平坐,不會被輕視;國家委以重任,是為了你幫助我大景國立於諸國之首,強盛富裕!你不想做?可以啊,滾出官衙,我可以保證沒有哪個百姓指著沒有官身的你大罵,罵你害了我們景國人。但你既然身在衙門,是象州文院的司業,那就要讓更多的象州學子科舉成材,就要讓更多的象州學子忠於景國,就要讓更多的象州學子分清敵我。的確,他們可以不成材,可以不忠於景國,可以不分敵我,但那是他們的事,你不去做,那便是你在瀆職!」

    畢源無言以對。

    「你,還想狡辯嗎?我給你機會。」方運看著畢源。

    畢源一咬牙,大聲道:「景國積弱,下不足以對抗慶國,中不足以安民富強,上不足以驅除妖蠻,這等國家之人,被象州學生景仰,難道不是咄咄怪事嗎?慶國雖是敵國,但他們強大富饒,若是我等能成為慶國人,不就會和慶國人一樣嗎?不用被強國欺辱、不被妖蠻屠殺、不參與官員內鬥,人人都安居樂業,難道不好嗎?」

    方運眨了眨眼,疑惑不解地問:「你說的是哪國?不如這樣吧,若你口中和心目中的慶國若是與現實中的慶國差別超過三成,你就自碎文膽,如何?」

    「我堅信,當慶國人比當景國人好!」畢源岔開方運提問。

    「我必須承認,慶國百姓的平均富裕程度,在我景國之上。不過,問題在於,你並不是慶國人,你是景國人!即便你去慶國當了慶國人,你也是『曾經是景國人的慶國人』。慶國每一個官位,每一個科舉名額,每一家店鋪甚至每一個地攤攤位都有人在競爭,他們為何要讓給你們這些外人?換成你是慶國人,若吞併了景國,你是把從景國得來的好處給自己人,還是給景國人?」

    「我……」畢源未等說話,便被方運打斷。

    「我來告訴你,慶國會把得自景國的好處分成三份。最大的那一份,由慶國的皇室、官員和世家瓜分。第二大的那一份,賞賜給你們這些為慶國賣命顛覆景國的奴才。最後剩的那一份,他們會隨手扔給原景國的億萬百姓,而且,還會有大量慶國人參與爭奪這一份好處。你們這些狗奴才找到主子,把我們絕大多數景國人賣了,自然會獲得好處,但那億萬景國人怎麼辦?你用你的文膽告訴我,就說那億萬景國人只要當上慶國人,便會和那些富裕的慶國人一模一樣,而不是和那些底層的慶國人一樣,更不可能不如那些底層的慶國人!只要你敢用文膽發誓,用文膽說出這些話,我方運就算背負著景國億萬人的罵名,也要助慶國吞併景國,讓景國百姓過上你用你那愚蠢無知的頭腦虛構出的幸福生活!」

    畢源看著方運,眼中露出恐慌之色,因為方運說中了他內心深處的想法,他從來不在乎那億萬景國百姓加入慶國后的情況,只認定自己一旦加入慶國,必然會獲得好處,必然會比現在官位高,比現在文位高。

    「這個世界沒有不勞而獲,真正能讓我們更進一步的,要麼出賣他人,要麼提高自己,與我們在哪個書院、哪個國度無關。你所謂加入慶國一切都會好,一開始是你無法更進一步為自己找的借口,而現在,是你出賣景國百姓的借口。」

    畢源看著方運,只覺自己的心臟被方運用手活活撕開,自己的文膽被方運生生碾碎。

    畢源的文宮震蕩起來。

    「你……我……」畢源身體一晃,坐回椅子,有氣無力地看著方運。

    「象州有許多官員在幫助慶國,在敵視反對景國,這些人統稱『慶官』,你知道我為什麼沒找這些人而是找你嗎?」方運發問。

    畢源無法回答,他看到的世界在一直晃動,眼前的方運十分模糊。

    「那我便告訴你,你一個人對象州和景國所造成的危害,比十個甚至一百個慶官更加嚴重!所以你,其心當誅,其罪當誅!」方運的聲音在畢源耳邊炸響。

    畢源面無血色,這才明白,方運要殺人!

    方運整了整衣衫,高高抬起頭,看向前方的畢源,道:「該說的話,我也說完了。念你是翰林,也算有功於人族,我只說最後一句,刑不上大夫。」

    說完,方運走出畢源的書房。

    畢源癱坐在椅子上,面如死灰。

    「刑不上大夫」乃是《禮記》之言,孔聖、鄭玄與賈誼都曾經解釋過,三人意思基本一致,若大夫等有地位的人犯了大罪,比如死罪,那就不應該公布真實的罪名,也不應該捆綁押到刑場,要給他們面子,讓他們在家裡自裁。

    但是,這句話還有另一種說法,認為「上」同「尊」,不尊即不優待,意為律法面前人人平等,不會優待大夫。

    至於有些人認為這句話是說「大夫等高官不應該受到刑罰」,純粹是在誤導他人,別有用心。

    畢源很清楚「刑不上大夫」只有兩種解釋,那麼方運到底想選哪一種說法?

    若畢源不想選第一種解釋,那麼方運便替他選第二種解釋。

    畢源坐在書房裡,發獃許久。

    第二日,一個消息傳遍象州和景慶兩國。

    象州州文院司業畢源於書房自殺,臨死前將才氣注入一件毛筆內,形成翰林文寶筆。

    畢源還留下遺書,讓兒女好好當景國人。

    各地官員與讀書人致信安慰畢源的妻兒,連方運也代表總督府向畢府致哀,並保證會妥當安置畢源的家人。

    同一天,方運前往州文院,行使州院君權力,全面制訂新的象州選讀書本,正本清源。

    時間離八月十二越來越近,董文叢越來越期待方運的第二封戰書。

    .
最近更新小說